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欲望先行(2更)
    苏菲迟疑了一阵子,才按照我的命令含住了我的手指,含住了我的手指之后她无所适从地看着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看来安安说的是真的,她对于sm完全没有经验,讨好男人的手段也很匮乏。

    这种时候就需要我更主动一些了,我将手指从她的口腔里面拿了出来,用命令的口吻说:“好好舔。”

    苏菲的脸上有略微迟疑,但是很快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将舌头伸了出来,慢慢地舔我的手指头。刚开始似乎还有些放不开,到了后来舌头不断地卷曲或者缠绕,已经非常进入状态了。

    我也在她的身体里面继续抽送起来,我的运动让她娇喘连连。

    我亲了她一下说:“你的样子好像一只母狗哟。”

    “人家才不是……”

    “区区一个奴儿还敢和主人顶嘴吗?”为了表示惩罚,我在她的屁股上很重地拍了几下,而且开始疯狂地抽送,她显然不能承受我这么激烈的进攻,嘴里一直说着不要,到后来连不要都说不出来了,变成完全无意义的哭音。

    这么激烈其实我自己也有些受不了,很快就到了发射的边缘。我也需要稍微缓冲一下,于是我慢慢停了下来,问她:“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

    苏菲被我干得有些**,开始说了一声是,后来被又改口说不是。看一个熟女被自己搞成这种样子其实挺有成就感的。

    苏菲过了一会儿总算回过神,用一种哀怨的语气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呀,人家的肚子都快被你顶穿了……”

    她和安安完全不同,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温柔气质,正常说话就已经像是撒娇,等到真正撒娇起来,真的有些叫人难以抵挡。

    我不断拍打她的屁股,并且问她:“你小时候有没有被你爸打过屁股?”

    “我才没有呢……不许你占我便宜。”

    我威胁她说:“你又顶嘴哦,是想要我再惩罚你一次吗?”

    “哎呀,你轻一点嘛,人家喜欢温柔的。”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大约恢复了一点力气,腰肢开始慢慢地摇摆起来,然后逐渐发出轻微的哼声。

    我的手指拂过她的脊背,十分光滑,就像是上好的绸缎。

    “你这么不听话我只好代表你的爸爸打你的屁股咯。”

    “怎么这样……”

    我的话总能激起她强烈的羞耻心,我喜欢在搞女人的时候看她无比羞耻的样子,算是我个人的恶趣味吧。

    “看来你还需要更厉害的调教哦。”我说完又抱着苏菲冲刺起来,没过多久就在她体内完成了发射。

    发射完了之后,我依然抱着她许久,她的身体不时轻轻颤动,似乎体力也到了某种极限。

    大概是从没搞得这么激烈过。

    看来她以前找的男人都没我厉害。

    我又抱着苏菲一会儿,然后亲了她好几下才慢慢将她放下来,旁边还有一个捆好的奴儿等着我呢。厚此薄彼总是不好的。

    苏菲对我的怀抱万分不舍,她甚至主动要和我舌吻,不过我还是将她放了下来,并且对她说了一声乖。

    她冲着我点点头,显得十分温顺,好像一匹母马已经被我驯服。

    我想起来一件事,苏菲的身上还有捆绑过后的痕迹,这些疤痕体质的女人就是麻烦,她以为我还要把她怎样,眼神有些害怕,但却没有逃离,在被我内射过之后似乎已经变成了我女人,看我的眼神都有一种宿命感。

    我将她抱进浴室,放进浴缸里面,然后开始放水。亲了她一下之后,对她说:“你要泡半个小时,不然身上捆绑的痕迹好几天才能消失。”

    热水能够活血,是最好的消除痕迹手段。这是我和张小美的战斗经验。

    我看着水放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

    但是苏菲勾住了我的脖子,似乎想和我在浴缸里面继续温存。

    我想要解开她的双手,她却追着我亲吻起来,还发出撒娇的哼声,看起来万分舍不得我。

    她现需要稍微休息一会儿,我正好利用这世间来对付安安。

    和她的嘴唇碰了一下,我又摸摸她的头说:“乖,听话。”

    于是苏菲睁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就算不说话,就已经让我很舍不得她了。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会撒娇的女人。

    同时也让我有一种强烈的倒错感——好像我才是三十多岁的大叔,她是十七岁的少女。

    十七岁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我才来一发而已,现在老二又翘得老高。

    我从浴室出来之后来到了沙发边上,叫了一声安安。

    她被捆绑了这么久,估计身体已经麻痹了。我先是亲了她一下,然后慢慢开始打开她的身体上的束缚。

    我没有完全解开红绳,仍然保留了一部分捆绑在她的身上。

    安安大概活动了一下身体,她的身上有触目惊心的红色痕迹,不过不用担心,她不是疤痕体质,只用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就差不多看不出来了。

    “薇薇安?”我用蛊惑的语气叫了她一声,被捆绑之后的身体无比敏感,加上塞入内裤的跳蛋不知疲倦的折磨。

    她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了,只是略微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将跳蛋从她的内裤里面扯出来她都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

    刚才被捆绑在这里,她不知道**了多少次。

    我将口枷解开,她的口水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流出来。整个人还是很没精神,弄得我有点担惊受怕,到底是不是玩的太过火出什么问题了。

    不过她的神智马上就恢复了,还扑到我的怀里热烈地抱住我,拼命地撒娇。

    我轻轻抚过安安的后背,那些捆绑后的痕迹真是我见犹怜。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一边哭一边说:“你刚才抱着苏菲出去的时候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你这么听话我怎么会被不要你呢。”我也抱住了她。她一只手则抓住了我的老二开始有意无意地套弄起来,虽然脸上还有残留的泪珠,但**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