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驯服(3更)
    “你还能继续吗?”我手指指向一边的三角木马。

    安安的眼眸明显变得恐惧起来,但还是对我说:“如果主人一定要的话,奴儿不是不可以,只是能不能稍微时间短一点,那个真的很痛苦……反正我要证明,我比苏菲听话,主人就一定更喜欢我了。”

    “我怎么舍得你痛苦,傻瓜,我们是为了追求快乐才做这种事的呀。”我抱着她,同样是熟女,明显她的身材要更加丰腴。

    我轻轻谈她的裴蕾,想要找一个绝妙的主意出来,既能折磨她又能给她快感。

    而安安则执着于我的老二,手不断灵巧地套弄着,看得出来她很想讨好我,证明自己比苏菲更优秀。

    我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明,但女人攀比的心理无时无刻都是存在的,我也没办法控制。

    我抱着她温存了片刻,最终也想不出什么好玩的套路,决定还是以力破巧。

    我今天的状态真的很好,刚才苏菲就被我干得魂飞天外,现在第二发绝对是我最强的状态,安安至少要被我干得哭出来我才会放过她。

    就在我们准备开干的时候,苏菲从浴室里面来了,身上还围了一圈浴巾,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她走到那一排架子前面拿起了一样东西,好奇地问我和安安是什么东西。

    她手中拿着的是一对小小的砝码,还有一个小小的夹子连接着。我感受到怀里的美人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就算她不说我都知道她跃跃欲试了。

    “你拿过来,我用给你看。”我说道。

    苏菲将这两个东西递到了我的手上,我当然知道这两个东西是做什么的,我压低了声音问安安:“你要试试吗?”

    她没回答,只是说:“主人说了算,奴儿都听主人的。”

    这算是一种变相的说我想要。

    我将两个夹子打开,正好夹住了**,然后夹子所连接的小砝码直接垂了下来。

    只是看就已经觉得很痛了。

    安安也算厉害,居然只是深呼吸了几下,连娇喘的声音都没发出来。看来她对于疼痛的忍耐力非常了不起。

    我轻轻弹了一下砝码,她这才忍不住发出娇喘声,大约真的是很痛,我看到她的眼睛又变得红肿起来,似乎还有泪光。

    接着她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用撒娇的语气说:“主人,主人……”

    好像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疼痛。

    “如果痛的话我们就算了好不好?”我询问道。

    “没关系,我能忍住,以前比这更厉害的我都试过,人都差不多快要失去知觉了……”鬼知道她以前经历过什么。

    这种程度的调教普通女人肯定接受不了。

    我亲了她几下以示安慰,她很受用的样子,随后目光转向了苏菲:“怎么样,我的主人是不是很厉害?”

    她说话的语气好像五六岁的小女孩炫耀自己的爸爸有多厉害,我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安安和苏菲一样,好像在**里面智商会彻底下线,变成彻彻底底的小姑娘。

    苏菲的头发还是濡湿的,她撩动头发的动作风情万种,神圣的勒痕已经变成粉色了,过一夜之后肯定就会消失不见。

    苏菲问我:“这样应该很疼吧?”

    “当然痛,你要不要试试。”

    听我这么说,她连忙摆手,甚至退后了一步,看来她只能接受轻度的sm,这种程度的调教对她来说太超越界限了。

    我当然不会强求她,苏菲对我说:“我口渴了,打算去倒一杯酒,你们要喝酒吗?”

    我和安安都摇了摇头,我的酒量实在很烂,上次喝醉给我的体验也非常糟糕,能不喝酒我绝对不会再喝酒了。

    苏菲出去找红酒去了,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和安安。

    我开始用舌头舔她脸上的泪痕,用最温柔的方式来宠溺她。我觉得她不像是我的奴儿,反而像是我的宠物。

    我轻轻摸她的大腿,她开始慢慢动情起来,欲说还休地看着我,大约是想要了。

    我问过周娜和张小美,跳蛋这种东西只能带来生理上的满足,真的要身心全部**还得男人的那根东西。

    在我进入安安的身体之后,苏菲正好端了一杯红酒回来。

    知性美人和摇晃的红酒杯相映成趣。

    我原本觉得苏菲的耻度很高,谁知道她端着酒杯到了我们身边坐下来,随后含着一口红酒和安安肆无忌惮地接吻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女人热吻,不得不说这种并蒂花开的感觉很美!

    也非常能刺激我的**!

    她们接吻完了之后,安安又迫不及待地和我接吻。

    她的口腔里面还有刚才苏菲送来的红酒酒液,也被送入我的口中,酸酸甜甜的,味道格外有趣。

    有了第一次的接吻之后,我们三个人开始不停地拥吻。

    顺便我开始卖力地干安安。

    这个姿势我的敏感度很低,安安也不是很喜欢。于是我们改用了后入的方式。

    安安的**上,小小的砝码垂下来不停地摇晃。

    痛和快乐两种感觉在她大脑内交织,让她变得非常混乱。我能感受到她的混乱,连苏菲也看得一清二楚。

    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像精神已经变得不正常。

    我觉得她肯定有不正常的地方,正常人谁会喜欢这么重口味的sm调教?

    我们干得热火朝天,苏菲也忍受不了了,主动靠上来舔我的**,我没想到被舔这里居然这么舒服,甚至忍不住发出呻吟来。

    然后我让她也在沙发上趴好。

    我左边干一会儿,右边又干一会儿。

    真正体会到了双飞的好处。

    在干到差不多之后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这两个女人一左一右跪在我的身边,围绕着我的老二开始亲密地接吻起来。

    她们的嘴角有红酒的酒液流淌。

    看着两个大美人为自己做这么下流的口舌侍奉,抢着舔自己的老二,可谓是人间极乐的享受。

    我觉得远远超越机械的活塞运动。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跪在我的脚下,完美地执行我的命令,突然生出一股君临天下的感觉来。我喜欢这主宰一切的感觉。

    这个夜晚还很长,我们还能继续纵情玩下去。

    接下来一定会非常快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