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一刀(1更)
    第二天中午我是第一个醒过来的。

    我们三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我去厕所之前,她们还一左一右躺在我的身边,等我从厕所出来,她们已经从床上起来了。

    安安还有些萎靡不振,苏菲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头发了,给我一种非常干练的感觉。

    我走过去,搂住苏菲的腰肢,想要稍微温存一下,但是她却露出了有些厌烦的眼神。都说男人拔吊无情,女人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也不想自讨没趣,到了床上坐下来。

    安安凑了过来,大约是看出来了我的失落,叫了我一声小老公,又亲了我的脸颊一下。

    这种时刻,年龄的倒错感总算是还原了。

    安安问我:“你要去什么地方,用不用我送你?”

    她能送我回去当然是最好的。

    这时候苏菲拿起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沓人民币,至少有五千块的样子,放在了床上,她对我说:“这是给你的报酬,昨天发生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我有一种被人羞辱的感觉,我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无所欲为,凌驾在一切之上?”

    苏菲没有回答,反而是安安开始安慰我,她从后面抱住我,丰满的胸部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她也是好心,你何必拒绝她的好心呢?小老公。”

    我这个人一直吃软不吃硬,冲着安安叫我一声小老公的份上,我也没必要生气,大家既然不是一路人,以后就不要在一起玩好了。我害怕找不到女人上床吗?

    真是可笑。

    我解释说:“你所谓的报酬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男妓,我不是为了赚钱或者伺候你才坐在这里的。你要搞清楚,我虽然没有五千块,但是我们是平等的,这个钱我绝对不能要。”

    我这么一说,苏菲反而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大约是我的反应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她看着我有些着急地说:“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反正现在我非常不爽。

    不管苏菲怎么解释,我依然心情不大好,最后还是安安将我哄得开心起来,她哄人的手段真是高超,不过我想起来她有个读初中的女儿,一想也难怪……

    这五千块钱摊在床上,我是绝对不准备拿的。我当然喜欢钱,但是第一次拿了这个钱,下次我就不可能有这么硬气的立场了。

    比起钱我还是选择开心,何况我拿这五千块又能干嘛呢?有嫂子盯着我,我就是手机都不敢换,不然没办法解释来源。拿在手里反而是负担。

    本来我要安安送我回家的,为了表示我有骨气,我连这个主意都改变了,我决定自己打车回家。

    从别墅出来之后,很长一段路都看不到出租车。

    我一路走到了一间溜冰场的门口,口渴难耐。

    我于是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瓶可乐,然坐在溜冰场的门口喝起来。

    我刚才走了不少路,也能小小地休息一下。

    我打算喝完这一瓶可乐就回家去。溜冰场里面传来节奏感很强烈的音乐声,我看到不少我们学校的妹子进入溜冰场里面。

    如果溜冰技术很棒的话,我想应该很好泡妹子。

    可惜我不会溜冰,不仅不会溜冰,什么乐器也不会,根本没有所谓的才艺。

    青春这种东西大概和我真的没什么关系。

    就在我差不多要喝完一瓶可乐的时候,溜冰场的门口传来了吵架的声音,我看到两堆人乱哄哄地指着对方的鼻子,接着很快就打了起来。

    这种事情我很怕殃及池鱼,直接躲到了小卖部的柜台后面,和老板站在一块儿。

    老板大概四十多岁,是一个很油腻的中年男人,他对于这种斗殴是一种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样子。顺便还和我说起来,去年有一伙人打得有多么凶残。

    我本来在听老板吹牛逼,可接下来我看到了明晃晃的刀子。跟着是惨叫声传出来……

    “我靠!动刀了!”老板的惊呼声让我吓了一大跳。接着我看到血滴在地上,然后斗殴的人群一哄而散。参与斗殴的人差不多和我一般大,甚至我感觉不少比我年纪还小一点。

    “该不会闹出人命吧?”我问老板。

    老板回看我:“我怎么知道?”

    “那要不要报警呢?”

    我这么一问,老板马上拿出手机来拨打110和120。

    今天的事情可能真的闹大了。

    惨叫声之后,斗殴的少年们一哄而散,只留下一个人蜷缩躺在地上,这个人可能中了刀,血正从他的身上慢慢流出来。

    人群早就已经惊散,不仅有小卖部的老板,还有其余人也在拿电话报警。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而那个倒在地上被人插了一刀的人转过身来,脸上表情是那么痛苦。而我马上认出来了:他是我的同班同学魏小龙!

    魏小龙和严宽他们打群架被打断了一条腿应该在家里修养才对,怎么又会在这里和人打架?

    他也真是够倒霉的。先是被我推进小便池,然后又被严宽狠狠打断了腿,现在又被人在小腹上插了一刀。我要是他的话马上去找算命先生算一命。

    魏小龙捂住伤口,挣扎着想要从地上挣扎着起来,但是过了许久他都办不到。周围人因为他的动作而害怕,没人敢靠过去,只有几个好心人告诉他不要乱动。

    我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口袋里面还装着我没喝完的可乐,“魏小龙,你没事吧?”

    “我好疼……”这不是废话吗?肚子上插一刀谁不疼?

    魏小龙似乎想要把插进身体的刀子拔出来,但是被我阻止了,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抽出来会有一个二次伤害,我们这里有没有能处理的人,我连忙组织了魏小龙,我让魏小龙重新躺下来,帮他按住伤口,这样他才能好受一些。

    血已经越流越多了,我还是第一次看一个人流这么多血,我觉得非常恐怖。

    周围的人看热闹的不少,拿手机拍摄的也不少,但是能帮我的一个都没有。还好救护车来得早,我帮忙将魏小龙送上了救护车。

    在车上我还是十分惊恐。看着医护人员撩起魏小龙的衣服做简单的处理。

    人的血肉**裸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很是震惊,大概一个星期都不想吃肉类食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