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逛街(1更)
    随着我捆绑的动作,张小美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人也变得非常顺服。

    张小美的身上有一股难以形容的痴态,本来就很漂亮的脸也变得白里透红,现在的张小美比在学校里面还要好看得多,不过这是我一个人独享的风景。

    我隔着衣服将张小美捆住,接着将她按在沙发上,张小美随后发出了嘤嘤的哭声。哭声似乎很委屈,但以我对她的了解来说,她正在释放心中的压力。

    随着皮鞭的抽打,张小美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 我怀疑她要再这么叫下去隔壁就要报警了,于是将她的内裤塞入了她的嘴里,并且威胁她:“你要是敢吐出来,我就杀了你!”

    忘了说,今天我和张小美玩的是角色扮演游戏,我是强盗,她是家庭主妇。

    我封住张小美的嘴巴之后,接着狠狠地侵犯她的身体。

    张小美的演技简直炸裂,哭得是那么伤心,要不是后半段她主动和我玩女上位我差点都信了。

    张小美总是这样,如果搞得够爽,是一定要哭一场的。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张小美抱在浴缸里面一起洗澡,张小美躺在我的怀里本来还听正常的,后来锤了我一下又开始嘤嘤嘤地哭。

    “到底怎么了嘛,我就觉得你今天不正常。”我捏住张小美的一只手问。

    张小美偏过头去,一副我不想说的样子。她也经常耍大小姐脾气,说实话我都习惯了。

    我连着哄了许久,张小美才抬起头看着我说:“你是一个负责的人吗?”

    这什么鬼话?

    “小美,我们现在年纪还小,谈婚论嫁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讨厌!”张小美又在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不过很轻,准确地说是以张小美的程度来说很轻,只留下了轻微的牙印。

    “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怀孕了……今天去堕胎了。我也很不好受。”张小美看着我说。

    我能说什么呢,这种话题。

    但是看我久久不说话,张小美的脸上出现了薄薄的怒气,我只好表态说:“那个……我会负责的。”

    “我发现你这个人最讨厌了!你拿什么负责!你有钱吗?你有房子吗?你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负责?”张小美似乎变得更加生气了。

    这种题目果然是送命题。我回答不负责更是不行,张小美当场就要和我翻脸。

    “你说得对……”我只好附和张小美。

    “我哪里说得对了,我说的一点都不对,你如果真的爱我,什么都不要就够了!”张小美对我的答案依然不满意。

    我正说不行,反说也不行,张小美到底要我怎么样呢。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于是我紧紧抱紧了张小美,随后和张小美激烈地拥吻。

    张小美一开始还很抗拒,后来却比我还主动,她在我的怀里扭来扭去,似乎想在浴缸里面和我来第二发。

    我们亲得气喘吁吁,张小美又问我:“我要是怀孕你会怎么办?”

    “生下来呀。你没看过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吗?”

    “去死!”张小美又锤了我一下。

    堕胎肯定也不对,我明白了张小美就是要找我的茬。

    我只好装作霸道总裁的样子,抓住了张小美的手,严肃地说:“好啦,别闹。不然打你屁股啊。”

    我原本以为张小美会反抗的,大家在浴缸里面打闹一阵,谁知道张小美居然很乖巧地躺在了我的怀里,“人家乖乖的嘛,老公。”

    我差点吐血,我算是涨知识了,以后只要张小美和我无理取闹我就变身霸道总裁!

    不过,在张小美的话语里面,我一下子升级成老公了。

    她以前都没见过我老公,当然我们做的时候我强迫她叫的不算。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叫我老公,是不是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呢。

    “老公,星期六你陪我逛逛街吧?”张小美认真地看着我。

    要命!我已经答应秦诗诗星期六和她见面了,现在张小美又来横插一脚,难道能把我劈成两半吗?

    这下真是送命题了,要怎么办?

    “不行吗?”

    “我嫂子未必放我呀……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一定给你打电话”

    听我这么说,张小美的眼眸里面失望的神色一闪即逝,随后又亲了我一下,“老公最好了。”

    我好个屁呀,现在张小美是很乖巧,但是如果她发现我拒绝她是为了和别的女孩子约会,她肯定会一刀砍死我的。

    张小美这个人生起气来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转眼星期六又到。

    我在家里磨磨蹭蹭地很久才去见秦诗诗。

    “曹立,你来啦,人家等你好久啦。”秦诗诗今天穿着纯白的长裙,显得非常清纯,但是听她自称“人家”我在总有一股强烈的违和感。

    我还没说话,秦诗诗又说道:“谢谢你能陪人家逛街,嘻嘻。你要喝奶茶吗?我给你去买。”

    秦诗诗突然对我这么好让我非常不适应。也让我心里非常慌。因为实在找不到她对我这么好的理由。

    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

    她表现得越是温柔我内心就越是慌,总觉得她在策划什么不好的事情。

    于是我对秦诗诗说:“别,你还是稍微正常一点说话吧,你这样太嗲了我受不了。”

    “我嗲吗?”

    我撸起袖子给秦诗诗看,“你看我的手背上全是鸡皮疙瘩,我们正常说话不好吗?”

    看到我的鸡皮疙瘩,秦诗诗终于变得正常起来,她的脸色变得微微红,冲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说话而已。”

    天呐!刚才她的样子叫好好说话?

    不过我无意和秦诗诗做这种口舌上的争执,第一我肯定说不过她,第二这么做纯属浪费大家的时间而已。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问秦诗诗,她找我出来总不会只是为了好玩而已,我又不是吴彦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一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你怎么知道……”她看着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不过她的脸皮也算厚,至少和我是一个档次的,居然面不改色地说:“我找你是为了请你吃鸡排喝奶茶,哼,怎么,你不喜欢吗?”

    “我不太喜欢油腻的东西……”

    听我这么说,秦诗诗马上就到要爆发的边缘了,她的脾气真是有够糟糕的,只要稍微不顺心就会大发雷霆,也不知道是谁把她宠成这个样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