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8更)
    “你!”李主任咬紧牙关非常羞耻的样子,“怎么老是这样?”

    “准备好了吗?马上要最激烈的时刻了!”

    说完之后我也不管李主任的感受,亲自捂住李主任的嘴巴,然后开始激烈地冲锋。

    很快在李主任的身上完成了发射。

    李主任死死地抱住我,在我的耳边喃喃地说:“要死了……要死了……”

    看来她爽到了极点,其实我还好。男人搞什么女人不是搞呢。

    过了许久李主任都躺在办公桌上不能动弹,只好我亲自来收拾残局。

    李主任的办公桌上有一盒抽纸,我将抽纸拿在手中,先把自己的下体擦拭干净了,然后认真地看李主任的秘处,正有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流出来。

    我帮李主任打扫干净之后,又帮她穿上内裤和裙子。这个过程里面李主任没说什么话,而且非常配合我,只是脸一直很红。

    弄完一切之后我在李主任的椅子上坐好。

    刚才算是激战一场,耗费了我很多体力,我现在居然独自都有些饿了。

    李主任也终于从办公桌上起来,勉强将头发整理好。我看着她的屁股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又有了一点**。但时机上好像不合适,因为我隐约听到了下课铃声。

    李主任看着我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惊恐,“你该不会又想要了吧?我不行了,下面都被你弄肿了。”

    她求饶害怕的眼神我觉得非常有趣,从背后抱住了李主任,然后在椅子上重新坐下来,李主任就这么坐在我的腿上,我亲了她好几下才说:“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

    “哼,你明明就已经强迫过我了。”她的话语不像是要和我吵架,倒像是撒娇。我的手在李主任的一对凶器上揉搓起来,刚才搞得太投入了,居然忘了玩这对东西。

    李主任坐在我的腿上,不断地整理裙子,面对我作怪的双手没有阻止,也没说什么。

    女人都是这样,没发生关系的时候各种不行,等到搞过之后就什么都行了。

    我摸了一会儿之后,李主任因为坐在我的腿上的关系,小心翼翼地问我:“你该不会还想要吧……”

    我放开了李主任:“你不想就算了,我回去上课了。”

    李主任明显长舒一口气的感觉,我拍了她的屁股一下,她立刻从我的腿上起来,而我也站了起来。

    看着这个刚被我搞到**的熟女,她的脸上依然有潮红色,不带黑框眼睛感觉至少年轻了七八岁,而且也没了那一股严肃感,我将这话告诉李主任,李主任马上又变得娇羞起来:“你要是喜欢,下次我就不戴眼镜了。”

    “原来还有下次?”我看着李主任,她又娇羞地别过头去,我上过的女人里面,她毫无疑问是最害羞的一个。

    在我准备出去之前,李主任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是又欲言又止的样子,或许是在担心我们之间的不伦关系被人发现。

    我直接抱住了李主任,和她缠绵地接吻起来。

    这个吻是离别之吻,我其实就是想意思一下,但是李主任吻得非常深情,几乎要将身子化入我的身体的感觉。

    这里也能看出男女的差别。男人都是搞之前深情款款,女人则是搞之后深情款款。

    这一吻弄得我口干舌燥,因为感觉嘴巴里面的唾液都快要被李主任吸光了。

    接吻之后,我摸摸李主任的脸蛋,就算再舍不得我也必须回去上课了。

    李主任站在原地看着我目送我离开。

    我不敢多看,我现在下面还是硬邦邦的,真怕自己看得多了忍不住又将李主任压在办公桌上……

    回到教室之后,我开始思索一个问题:李主任前后的巨大差别给了我一种强烈的反差感。难道通过肉欲上的满足,女真的能爱上一个人吗?

    这个问题我想了许久也没有一个答案。

    于是我询问起赵旭东来,赵旭东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一直都是自称情圣的。他理论知识只丰富我拍马也赶不上。

    我大约说了一下我和李主任之间的情形,当然了我只说这是我的一个构思。听我说完之后,赵旭东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露出过来人的表情:“你最近是不是日本av看多了?”

    “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日本av里面都是这种情节,这种事情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发生?老弟,我建议你上网买一个飞机杯,钱不够我可以稍微支援你一点。毕竟我们的幸福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赵旭东的话让我十分之无语:“你说这个女人有可能爱上我吗?你也知道这个是我的构思。”

    “你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可能。你知道一个名词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这个词我真是完全没听说过。

    赵旭东拿出手机,一边百度一边给我解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按照百科的说法:人质在被胁迫的时候反而会对加害人产生一种依赖的情愫,因为受害者和加害人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立场的。

    我和李主任的确需要共同保守秘密。

    而且所谓人性都是屈服于暴戾的。人是群居的动物,只要看狼群就知道了,头领都是最强壮的公狼。对于强者的恐惧很容易转为一种崇拜,这种崇拜甚至可以发展为根深蒂固的爱情。

    我看了许久,觉得这个综合征分明就是在说——人是可以被调教的,不论身心都是。

    在适当的范围内使用暴力,利用人性的弱点,很容易就得到想要的调教成果。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中似乎有一个魔鬼脱离囚笼被放了出来。我大约知道哪些挖地窖囚禁女人的变态,心中最初的想法是什么了。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心中魔鬼的想法,为此我打算转移注意力,于是我问赵旭东:“你最近有没有看上的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