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反抗(15更)
    嫂子居然让我跪在她的面前,舔洒在地上的粥。

    我又不是她养的一条狗,凭什么这样命令我!

    我曹立多少也是有尊严的,平时做你的佣人,被你打骂就算了!你现在居然变本加厉不把我当人看了!

    我去你妈的!

    我愤怒到了极点,反而笑出声来。

    嫂子看到我脸上的笑容还没反应过来我的有多么愤怒,可能在她的认知里面,她不管做多么过分的事情,我曹立都不敢反抗她。

    这次她真的错了!

    我的心中早就策划过了至少九十九次针对她的反抗。

    在真的要反抗嫂子之前,我先给自己想好了退路,我是这么构思的:实在不行我就去投奔安安和苏菲,这两个熟女都特别有钱,最多我不上学了,找一个餐厅做服务员,只要前三个月的房租她们愿意借给我就行了!

    这个破家,我真是他妈的受够了!

    我直接过去,扇了嫂子一个巴掌,冷笑着看她:“叶梓萱,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叶梓萱是嫂子的名字,我以前从来不敢当着她的面叫她的名字。

    既然大家准备彻底撕破脸了,也不用有那么多顾忌了。

    我冷冷看着嫂子,嫂子的皮肤非常娇贵,我这一巴掌算不上多重,还是在嫂子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的红色痕迹。嫂子用一只手捂住被我打过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她绝对想不到我会反抗。

    我冷笑了一声,“叶梓萱,今天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嫂子不明白我话语的意思,她的眼神里面分明有茫然。

    我直接将嫂子提了起来,我的力气不算大,主要是嫂子的体重不足百斤。

    我将嫂子提了起来,嫂子已经完全吓傻了,连反抗都不知道,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个每天被她打骂,并且被当做佣人的曹立在体魄上是远远超过她的。

    不管什么心智、社会地位这些东西,体魄是最直接的东西。

    至少我可以强暴嫂子!

    没错,这个构思在我的心中反复酝酿已经好几年了。我今天不仅要操了嫂子,更要干得嫂子翻白眼,要她知道我曹立有多厉害!

    至于她报警还是别的什么,我都不在乎了!

    我现在就要操她!操得她口吐白沫我才愿意放过她!

    她这几年怎么对我的,我等下就要怎么回报她。

    嫂子被我丢到了沙发上,等我一把扯开嫂子的衣服,露出胸罩之后,嫂子才变成如梦初醒的表情。

    她总算明白我要做什么了!

    她明白了才好,我就是要她拼劲全力反抗的样子!她越反抗我越觉得有趣。

    嫂子的手脚开始胡乱地踢起来,她的脚踢了我几下,手抓了我的脸几下,让我觉得火辣辣地疼。也更加激起了我的怒火,我又给了嫂子两巴掌,同时给了嫂子的小腹一拳。

    这一拳让嫂子马上老实了下来,她弓着身子再也不能反抗我。

    我先脱了嫂子的上衣,然后连裤子也扯了下来。嫂子的身上只剩下一套内衣。嫂子捂住肚子,拼命想要反抗我的侵犯:“你个臭**!还装什么贞洁烈女?以前我在微信上还是你的主人呢,命令你做的事情你不是都做了?”

    嫂子的眼神非常惊恐,她根本就想不到曾经在微信上面命令她的主人就是我。我又给了嫂子一巴掌:“你不是很喜欢被男人调教,自称贱奴吗?这不就是你的本性吗?”

    我骑在嫂子的身上,解开嫂子的胸衣,并且随手丢到一边,两只手开始揉搓起嫂子的胸部来。

    嫂子的胸型是完美的竹笋型,而且非常粉嫩。这么好的身体里面居然有如此下流的灵魂,真是让人想不透。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叶梓萱,你偷过不少男人吧?你和潘金莲有什么区别?”我一边揉搓嫂子的胸部,一边侮辱嫂子,“你这对**没少给不认识的男人啜对吧?”

    “我没有……”嫂子用双手遮住脸,嘤嘤嘤地哭起来,她已经完全意识到了我们之间体魄的差距,要反抗我的侵犯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我强行掰开嫂子的双手:“我现在打你,你是不是反而很爽?反正你不就是被人虐待就能产生快感的贱货?”

    嫂子泪流满面,根本不敢看我,看上去是如此可怜。

    我的心一横,她刚才可不是这么可怜的,而是非常耀武扬威!

    她早就该知道虐待我会有这种下场了,兔子急了都咬人呢!何况是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嫂子点头,“对不起,对不起。曹立,我错了,我以前不该那么对你的,我真的错了,以后家务都我做好不好,你能不能放过我,看在我是你嫂子的份上。”

    “说完了?”我冷酷地看着嫂子,“我还以为你会更坚强一些的,真是让人失望啊。你要说说完了我就准备干你了,你听好乐,叶梓萱,你要是不报警我就每天干你,干到你怀孕为止。怎么样,贱奴,满意主人的安排吧?”

    嫂子非常害怕地看着我:“你还是学生,不能这样,求求你了,就算看在你死去哥哥的面子上,放过我好不好?我……我给你钱……”

    “钱哪有嫂子你好?”我看着嫂子,“你之前帮我舔**不是特别开心吗?我就是喜欢你下贱的样子,我们来搞一搞吧,我这是替我死去的哥哥惩罚你,谁叫你不乖,到处找野男人调教你?”

    我接着伸手准备褪下嫂子的内裤,但是没想到里面放着一片卫生经,而且还有新鲜的血迹。

    嫂子今天大姨妈来了吗?难怪脾气这么暴躁。

    嫂子说:“我过几天给你行吗?这几天真的不行……”

    我也知道经期不适合行房,但就这么放过嫂子的话也未免太便宜她了,于是说:“那还不简单?我们走后门就行了。”

    听我这么说,嫂子的表情变得更加恐慌了:“我不要,我不要!”

    我直接给了嫂子一巴掌,“事到如今,你还没弄明白现在是谁说了算吗?”

    我随手将茶几上的水果刀拿起来,比在嫂子的脸蛋上,问嫂子:“你想要被毁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