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变态的感情(17更)
    我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嫂子绝对不是第一次在微信上面聊骚,说什么只有我一个主人,简直是放屁!

    我哥哥死了可有好几年了,就嫂子这么淫荡的身体,能忍住这么多年?

    根本就是鬼扯!

    嫂子看我的眼神果然变了,很明显是被我说中了,但是嫂子为自己辩解说:“微信上的都不算的,因为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删除微信好友……我也怕这种事情影响到现实生活……”

    “你以为我会信吗?”我看着嫂子,“我第一次命令你,你就帮我口了!你当我白痴?你随随便便就能做这种事情,还说自己没勾搭野男人?”

    “主人每次都会用奴儿的内衣打手枪,奴儿是知道的,有时候主人忘记洗了,放在洗衣篮里面,我都会半夜偷偷出来,舔主人打手枪留下的痕迹……”嫂子的脸变得越来也红了,看来她打算将更多阴暗的部分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每次看你内裤顶得老高,我……我就想被你的大jb操!我一定是一个变态的女人……我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你就百般虐待侮辱我?”我看着嫂子。她这个逻辑真的是太过诡异了。

    嫂子这下子突然变得非常愤怒:“谁叫你一直不操我!你要是操了我,我早就听你的话,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了!”

    我一拍自己的脑袋,这下用的力气太大,连嫂子都吓了一大跳。

    我觉得嫂子说的话真的是太他妈有道理了!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嫂子这种女人,外严内荡,只要操一顿就老实了呀!

    “我那个靠!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都给我一起坦白了!”我看着嫂子。

    嫂子接下来说的事情每一件都在我的预料之外,如果不是嫂子亲口说,我根本想不到嫂子是这样的女人,简直太过疯狂了。

    嫂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自慰,双腿要夹着一个枕头才能睡着。

    也曾经偷偷舔我换下来的内裤,我还以为这种事情只有我才会做呢。

    除此之外,嫂子还在微信上有过十几任主人,时间都不是很长,主要是用来聊骚。那些人虽然口口声声说sm,实际上目的非常简单粗暴,就是为了找女人操而已。

    在嫂子看来,这些庸俗的男人根本不懂什么叫sm,当然也不配得到嫂子的身体。

    嫂子告诉我,她每次都喜欢找一些少男系的黄片看,似乎对于男性**有非常大的**,而我又是她看着长大的,所以完全不一样,早就想要尝尝我的滋味了。

    微信主人的命令只是一个楔子,这个楔子足够让嫂子把灵魂交付给**……

    嫂子的话看起来天衣无缝,没什么纰漏。但是我和张小美交往了这么久,知道女人说的话越是没有纰漏,越是在掩盖什么。

    直觉告诉我嫂子一定隐瞒了什么!这是一定的,只是我还没找出来而已。

    随后我又问了几个问题,不论时间线还是各方面都对得上,似乎我的直觉是错的,但我依然在心底怀疑,嫂子是不是对我隐瞒了什么。

    我将嫂子从地上抱起来,她在地上跪了很久,连膝盖都变得红肿了。

    我将嫂子抱在沙发上,轻轻抚摸刚才被我打肿的屁股。这种怀柔政策在施暴之后会非常有效。这些都是安安教给我的,她不仅在sm,更在**上都是我的老师,有她的悉心传授,我现在对于女性心理的把握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

    至少李主任,我就已经搞定了。

    从完全厌恶到主动和我亲吻,也不过花了三十分钟左右。

    嫂子这边更是好对付,我的爱抚让嫂子发出小猫咪一样的轻哼声,我又主动吻干净了嫂子脸上的泪痕,顺便抱着嫂子到了房间里面,将她温柔地放下来。嫂子刚才应该消耗了很多体力,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嫂子被我哄得神魂颠倒,似乎对我刚才的怒火已经完全消失了,她腻歪地拉着我的手,久久都没有松开。看来安安说的是对的,纯粹的粗暴没什么意思,要刚柔并济才是王道。

    刚才折腾了这么久,我肚子饿得要命,想要离开嫂子却怎么都不松手,似乎已经被我征服,恨不得每一秒钟都看到我。

    张小美都没对我这么热情过呢!明明她几乎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拿的!

    嫂子在床上躺了一阵子,然后起来又跪在我的面前要给我道歉,还问我什么意思,到底要磕几个头才算原谅她。

    我真是服了我的哥哥,他到底当初怎么调教嫂子的?居然奴性这么强,动不动就磕头认错。

    我不喜欢别人给我磕头,准确地说是没这爱好。

    嫂子变得急切起来,似乎以为我不原谅她,其实我真没有这种想法,我想的很简单:既然大家都坦白了用彼此的内裤自慰,那干脆以后就睡在一起好了,省得这么麻烦。

    为了得到我的原谅,嫂子从床上爬下去,如同一条母狗的姿态,她直接爬到了客厅。

    刚才她打碎的一碗粥还在地上,嫂子愉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地上的粥……

    她的表情非常愉快,活脱脱就像是一条母狗。

    我看了之后真的想现在就干了嫂子,可惜她现在正在经期,如果搞了的话,可能遗患无穷。

    刚才我们斗争起来的导火索就是这一碗粥,嫂子用嘴卑贱的姿态舔弄落在地上粥,代表了对我的顺服。以后或许我们在家中的地位会对调了吧?

    这样也不错,在外面我们是小叔和嫂子,在家里我们完全可以做夫妻。

    这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在我的心中连张小美都不能和嫂子比。从小嫂子就是我的第一意淫对象。我曾经在心里发过誓,如果能操嫂子一次,我情愿少活十年。

    看来现在梦想终于能够实现了。

    嫂子的嘴角甚至都有米粒,我将嫂子的脸托起来,不顾一切地和嫂子接吻。那些白粥在我们的口腔内流转,变得又糯又稀,我贪婪地吮吸着,想要从嫂子那里得到一切。

    这些落在地上的米粥,嫂子不嫌弃,我也不嫌弃。坦白说我们两个人的行为都很变态。

    可这个女人的内裤我都拼命舔过,还有什么不能为她做的呢?

    我和嫂子两个人都是变态的人,或许正因为这样才是天生一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