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偷欢
    男人最怕女人说不行。

    我将萌萌推倒在床上,她发出咯咯咯的娇笑声,对于我的粗暴反而很受用的样子。我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她的衣服,不过短短几秒钟,她就在我的面前呈现出了赤身**的状态。

    我脱衣服的速度之快,连她自己都感到无比吃惊。

    她用手臂遮住重要的部位,欲说还休地看着我,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放肆,反而有些惊惶无措地看着我。

    我明白了,她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实际上她也怕得不得了。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好办了。

    怎么玩弄一个小女孩我可是太有经验了,我将她的双腿分开,她本来还有些抗拒,但是根本抵不过我的力气,最后只能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这样才能降服自己内心的羞耻感。

    我的手指在花丛间来来去去地穿梭,萌萌很快控制不住发出了压抑的呻吟声。

    我感觉她的肌肉逐渐紧绷,判断她差不多快要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停了下来。

    萌萌果然觉得非常空虚,甚至将手指打开,从指缝之间用一种茫然无措的眼神看着我:“你怎么不继续了?”

    “如果继续的话岂不是让你称心如意了,那就算不上惩罚了。”

    萌萌用弱弱的语气说:“我又没放错,你为什么要惩罚我?”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勾引我!”我看着她,“你这么坏的女孩子不应该替你的爸爸妈妈惩罚一下你吗?”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好玩就加了你的好友而已!谁知道你会强吻人家,还把人家带来开房间!你才是大色魔、大变态!”

    我觉得萌萌很有被调教的潜质,这种喜欢抗争又反抗不过的弱受设定我非常喜欢,张小美对我太顺从了,几乎是有求必应,少了这一层情趣之后整个**都显得生涩不少。

    我通过手指掌控住萌萌身体快感的阀门,不过几分钟她就变得屈服了。我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她的双腿很乖巧地缠住了我腰肢,然后用惊喜的语气说:“你有腹肌呀!”

    我从来都不做什么锻炼的,这腹肌基本都是靠**修炼出来的。

    萌萌笑看着我,看得出来她最近迫不及待了,可是我却将她的双腿卸了下来,我主动骑在她的身上,把玩少女的酥胸,然后将老二放在了她的嘴边。

    萌萌已经不是处女了,只是看我的动作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她撒娇地说了一声讨厌,然后还是很乖巧地将舌头伸了出来。

    她咬的技巧还算不错,只比张小美略逊一筹。看来没少和男人玩这种套路。

    既然知道了这一层,那我也用不着怜香惜玉了。我直接粗暴地进入她的口腔,看她皱眉又痛苦的样子,我喜欢女人这种样子,尤其是居高临下地观看女人这种样子。

    等到差不多之后我这才收手,萌萌被我弄得喘不上气,表情微微有些愠怒,可是还来不及发作,我就已经打开了她的双腿,爽快地进入了她的身体,接着是凶猛地冲刺。

    我上来就毫无保留地冲刺,弄得萌萌娇喘连连,一个劲地叫我轻一点。

    她的身体早就十分动情,我进入也十分顺滑,所以我根本没有怜香惜玉。而在这粗暴之中也开始酝酿出甜蜜来。

    她一开始是双手在抗拒我的身体,后来变成了紧紧夹住我的身体,恨不得和我毫无间歇,永不分离。

    我感觉差不多了之后又从她的身体里面退出来,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萌萌非常配合我在床上跪好。而我则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后入的好处是足够深。这种拳拳到肉的干法萌萌没几下就承受不住了,双腿发软跪都跪不住了。

    她趴在床上,我则骑在她的身上,我将她的头发抓在手中,好像缰绳。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骑士,在我的身下则是一匹母马。萌萌被我弄得只剩下娇喘的份了,我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太大了,于是和她缠绵地亲吻起来。

    萌萌被我干得有些神智都不太清楚了,接吻的时候有很多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毫不在乎,大声地说着:“我要被你干死了……干死了我也要!”

    我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我估计是张小美打过来的,但我现在正在冲刺的阶段哪里有空去理张小美。

    我一鼓作气地剧烈运动起来,连整张床都跟着晃动起来。

    萌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这么大的声音我觉得肯定传到了外面,太扰民总不是什么好事情,于是我将一个枕头地给她,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用枕头蒙住头,只发出沉闷的哼声。

    这一下我再也没什么顾忌了,用尽全力地冲刺起来。

    最后直接射在了萌萌的身体里面。

    我个人感觉这次喷射了许多东西出来……

    萌萌被我干得差点晕过去,我们两个人身体结合的地方一片泥泞,而且我发现在她的身下有一大摊水迹,可能刚才萌萌被我干得潮吹了,可惜刚才干得太过投入这一点都没注意到。

    我将两个人的下体擦干净,这才想到激情来得太快甚至忘记了避孕这回事。

    我们开的是三个小时的钟点房,时间上来说还早,甚至再来一发也有充盈时间。但萌萌似乎已经睡着了。她依偎在我的怀中,闭着眼睛,呼吸逐渐白的呢匀称。

    我将手机拿了过来,电话果然是张小美打过来的,我于是给张小美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张小美在电话里面撒娇问我什么时候过去。

    我正不知道怎么应付张小美,我怀中的萌萌居然恢复了精神,她朝着我狡黠地一笑,然后伸出舌头在我的咪咪上舔舐起来,男人的这里也非常敏感,我差点爽到发出呻吟,电话里面讲话的声音也变得非常奇怪起来。

    张小美在电话中怀疑地问我:“曹立!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讲话的语气这么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