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关系升级
    我和嫂子之间基本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这一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的原因只有一个:上个星期二是我哥哥的忌日。

    我的姑妈找了过来,还请我和嫂子还有八百年见不到一次的亲戚吃了一顿饭。

    在席间各路亲戚一起缅怀我的哥哥当初是多么有本事,多么勤劳,多么好的一个人,可惜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姑妈越说越动情,在席间就哭了起来,我一直都很崇拜我的哥哥,也记得小时候哥哥对我的好,控制了许久才不至于让眼泪落下来。

    吃了这顿饭回来之后我的心情依然沉重。

    如果没有这顿饭,我肯定早就和嫂子睡在一个房间了,因为很明显嫂子对我的感情已经发生了改变,甚至睡觉的时候连门都不锁,就开着房门,随时任君采撷。

    可我依然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一个人睡,就算是想女人也会去外面。

    只要想到哥死去的哥哥,我就有一种对哥哥有一种负罪感。只是看到嫂子,哥哥的音容笑貌就简直历历在目。

    根本提不起性趣来。

    我在心里反复问自己,如果真的和嫂子发生关系,等我死了以后,我该怎么面对自己在黄泉的哥哥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有这个问题在,我和嫂子关系没有更进一步,虽然嫂子已经摆明了不会反抗我的侵犯。

    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交给时间比较好,至少我现在心结还没有打开。

    我先将嫂子弄在锅里黑糊糊的东西全部倒进了垃圾桶,然后重新开始做菜,我喜欢做菜,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做菜的时候会让我觉得这边人特别纯粹,能将心里那些负面的东西全部都倒出来,放在油锅里面翻炒,这是一种非常爽快的感觉。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至少我是这样的,其他的家事我没什么感觉,只有做菜,我特别有成就感。

    就在我在厨房里面做菜的时候,嫂子悄悄地走了进来,从背后抱住了我,嫂子的身体和我身体贴得那么紧,柔软的胸部在我背后蹭来蹭去,让人心猿意马。

    这之后,嫂子还在我的身上贪婪的嗅着我的气味,似乎我已经成为了嫂子的毒品。

    嫂子紧紧地抱着我,“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晚上回来的好晚,有时候还夜不归宿。”

    我说:“同学那边有一点事要办,可能最近要介绍一个打工的地方给我。”

    “打工干嘛吗?你好好读书就好了,我又不是供养不起你!”嫂子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要是以前嫂子肯定求之不得。真是打一顿就老实了。

    我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嫂子的手也慢慢移动到了我的胯间硬邦邦的地方。

    嫂子说我:“肚子饿了哟。”

    他要吃的当然不是菜,而是我的生命精华。可我不是太有兴致,心里还是有哥哥的阴影。

    我将嫂子的手拿开,然后正面抱住了嫂子,“我觉得我们暂时还是维持正常的关系比较好,你觉得呢?不过你喜欢被虐待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正常的关系是……嫂嫂和小叔子吗?”嫂子的语气变得迟疑起来,嫂子一直都是一个大美人,可能从小到大都没有会对她说不的男人,何况她已经这么主动了。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我觉得我们不能发生那种超越原本关系的关系,如果我们在一起那是**。”

    听完我的话,嫂子的眼神里面出现了失望的神色。

    “其实我喜欢你,但心里有障碍。”我对嫂子吐露实话,嫂子的表情还不见好转。

    于是我放下了锅铲,牵着嫂子的手,到她的房间里面找出一条绳子来,顺便还有狗圈。

    我先给嫂子带上了一个狗圈,然后将嫂子的身子娴熟地缠绕捆绑。

    嫂子对于我捆绑的手艺非常惊诧,“你的技术怎么这么好?”

    我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嫂子的问题。

    我将狗链牵起来,嫂子在地上爬行,我领着嫂子到了客厅,将狗链的另外一端系在的餐桌上面,然后拿出一个碗,盛一碗水摆在地上,摸摸嫂子的头,嫂子在我的面前趴在地上,用舌头慢慢地舔碗里的水,就像真的是一条狗。

    被虐待的**被满足之后,嫂子马上就老实了下来。

    我觉得对付女人还是简单、粗暴的招数好用,没必要说那么多话,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我将饭菜全部端了出来。

    随便将一碗饭放在了地上。嫂子朝着我摇屁股,表情十分愉快,也很讨好,可惜没有装一条尾巴,不然会更加有趣。

    我对着嫂子微笑,然后一个人坐在餐桌上看手机。

    很快我发现因为没有筷子的关系,吃起饭来特别不方便,嫂子的脸上都是米饭,看了之后让人忍俊不禁,我帮嫂子擦干净脸庞。

    嫂子委屈地看着我,叫了我一声主人,我用了极大的定力才克制住了侵犯嫂子的思想,嫂子就像是熟透的红苹果,趴在地上那臀部饱满的曲线真的是太诱人了。

    在我成长的岁月里面,嫂子一直都是我的第一性幻想对象。

    我真的不是一个特别有定力的人,如果嫂子再诱惑我一点,我一定控制不住。

    叮咚叮咚。

    连续传来了门铃声,嫂子的眼神里面出现了慌乱。

    “别慌,也别怕。”我将嫂子脖子上的项圈打开,然后又将束缚嫂子身体的绳子打开,并且将这些东西收好,嫂子则在我的身边换起衣服来。

    嫂子换衣服的当口,我回应说:“来了,马上来开门了。”

    这时我注意到还有一个细节没完成,顺便将地上的水碗和菜碗放到桌上,然后我这才去过开门。

    嫂子的换装也差不多完成了,只是看脸部表情,完全不可能猜出来我们刚才在家里玩什么游戏。

    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妇女,是我的姑妈来了。姑妈其实这几年都没怎么联系过,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变得热络起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姑妈进来之后和嫂子坐在沙发上很开心地说话。

    我不是很有兴趣参与他们的话题,于是回到了房间里面,没过多久传来敲门声。

    打开门之后是嫂子,嫂子告诉我,姑妈想把我接过去住,现在问我的意见,嫂子的眼神里面,似乎有一些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