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宠溺(3更)
    比如现在的李主任,让她给我生个儿子,她都要点头哈腰地同意。

    我轻轻抚摸李主任的头发,问:“最近在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没有?”

    李主任说:“就没什么顺心的事情!都是破烂事情,简直让人焦头烂额!”

    “不要紧,我帮你好好发泄一下工作上的压力。”

    李主任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才说:“谢谢主人。”

    我看着她的屁股的轮廓心里已经变得很痒了,她的奴性比张小美要重得多,我还没怎么调教就已经这么听话了,真是让人舍不得责罚。

    李主任在得到我的允许之后,迫不及待地解开我裤子的皮带,然后将我的老二掏了出来,接着她的脸上出现了非常陶醉的神色,并且将舌头伸了出来,粉嫩的舌头在空气中极尽挑逗之能事。

    不知道在应付王校长的时候李主任有没有这么用心?

    这问题我肯定是不敢问的,问出来她肯定要生气,坦白说李主任对我真的很好,我还是不要伤她的心好了。

    老二接着又滑入了口腔之中。

    李主任费尽心思地讨好着我,她的动作非常卖力,几乎每次吞吐都想要逼迫出自己的极限,李主任几次干呕,连我裤子上也落了不少晶晶亮亮的口水,我感觉差不多之后,让李主任趴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我将裙子拔起来,丝袜褪下去,李主任的屁股是又白又大,我最喜欢这种白白的大屁股了。我直接进入了李主任的身体,接着一边进攻一边打她的屁股。

    打屁股是李主任的要求,而且一定要用力,要打到红肿才算合格。我挺怕打肿了之后李主任回去之后没法交差,毕竟她也是已婚女人。

    李主任的**一声高过一声。

    不过李主任最近换了门帘,还有窗户的缝隙都被她堵死了,这样一来声音很难传到外面去,就算里面吵翻天外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说是偷情的绝佳场所。

    李主任突然回过头来用撒娇的语气说:“主人,你叫我小宝贝,好不好?”

    她平时戴着黑框眼镜,穿着ol职业套装,无比正经,简直比灭绝师太还要灭绝师太,想不到居然会有这方面的需求,不过想来也是,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有被呵护和被宠的需求。

    李主任既然提出来这个要求,那也只好满足她,我叫了她好几声小宝贝,这几声小宝贝似乎有异样的魔力,李主任下面变得更加火热起来。弄得我差点缴枪。

    我差不多快要到了,李主任也翻着白眼说要死了要死了……

    看来她的**又一次在我这里得到了满足。

    李主任的体质其实算比较敏感的类型,所谓的敏感体质,就是说你随便一动就会出很多水,简直就和油井一样,只要你打钻,下面的水就会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李主任为了应付这种情况,特别准备了两套丝袜和内裤,在和我搞完后,当着我的面将泥泞的丝袜和内裤换掉,不过空气中依然弥漫着她和我体液的味道,这是**的味道。

    弄完之后,我坐在椅子上,李主任就坐在我的腿上,我们依然温存着,她将我的耳朵含入嘴外面,用舌头不断地搅动,李主任的皮肤很白,腰部略有些赘肉,这是熟女的普遍特征,因为年龄已经不再年轻的关系,肌肉也会略松弛,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她又白又肥的屁股。后入的时候每一下一下撞击,都是那么的刺激。

    温存了十来分钟,李主任突然嘤嘤嘤地哭起来,我以为她怎么了,她只是让我抱紧她,别的什么都不要问,接着她在我的怀中用力地哭起来。

    大概是在发泄心中累积的压力吧……

    看来她平时生活一定非常压抑,累积的压力也不小,能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人的心灵就像是木桶,总归是有承受极限的。

    哭完之后,她对我说:“你会不会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一个下贱的女人,毕竟我刚才的表现……”

    这问题张小美最爱问,周娜也是一样。我应付起来早就已经得心应手,先温柔地擦去李主任脸上的泪痕,然后亲吻她一下叫一声小可爱,说哭花了妆容就不好看了。

    然后转换一副严肃的面孔说:“我觉得有些人只是在**的时候放得开而已,其实穿上衣服之后未必不正经。这两者我觉得是要分开而论,因为你只在我的面前是这样,并不是在所有人面前是这样,对不对?”

    李主任轻轻嗯了一声,“是应该分开来看。”

    我又亲了她一下,对她说:“好了,小可爱我要回去了。”听我叫她小可爱,李主任的脸有些红:“那个……以后我们做的时候你才这样叫好不好?平时这么叫怪难为情的,我毕竟大你这么多。”

    我拍了她的屁股一下:“你敢对主人这么说话吗?”

    听到主人这两个字,她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只要明确了主奴关系,那么一切都好接受起来。

    因为既然是奴隶,那么当然要福重主人的命令。

    李主任嘟起嘴来撒娇地说:“奴儿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我以后就是主人的小可爱了。主人如果有什么经济上的需求……也可以尽管对奴儿开口。”

    我觉得真的有可能被李主任惯坏,她未免对我也太好了一下,上次我随便开口,就给了我一万块。

    我要真是一个坏人,那真的极有可能拿这钱去潇洒,然后接着找李主任要钱……最后大家肯定会一起坠入深渊。

    这种毫无道理可言的宠溺其实是最可怕的,也是毁掉一个人最简单的途径。

    我说:“我知道了,如果有需求,我一定会找你的,但是我一个高中生你一下子给我十万块,我恐怕也很难接受……还是有点限度比较好。”

    她在我的怀里玩弄着我的耳垂,似乎对这件事完全不上心,随意地说:“反正我都是奴儿了,全都听主人的。”

    算了,这件事我自己来把控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