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绿帽情节
    面对我的话语,安安的脸上是委屈却很动情的表情,这种表情非常复杂,但似乎她又非常乐在其中。

    看来只是这种单方面的侮辱就让她产生源源不断的快感。这是从人类心里最阴暗的角落生出来的想法,人的天性就是自私的,就算我们在玩三人行,她和苏菲亲密地接吻的时候,内心也会有攀比的想法,甚至会怀疑否定自己的魅力不及对方。

    我只是顺着安安她的想法侮辱她就行了,只是这样她就已经非常入戏了。

    那委屈的表情让人心疼不已,如果我不是对她无比了解,恐怕就要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地温存一番了。

    她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往往是最爽的时候。这时候打断她反而不美。

    于是我继续说:“你看我和苏菲搞的时候其实很嫉妒吧?其实最想上的是她,至于你的话,我只能算是勉为其难。你想知道我上苏菲的感觉吗?你要是像知道的话我就仔细地说给你听。”

    安安抬起头看着我,除了委屈,眼神里面居然有期待。她该不会有绿帽情节吧?我知道有些心理变态,有喜欢看别人搞自己老婆这种恶趣味。安安该不会也是这样吧?

    看来她身体沦陷于此,沉迷于sm游戏还是从心理开始的。人的阴暗**一旦被满足,就会马上变得停不下来。

    想到这里我甚至有些惶恐,我以后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

    “主人你快说嘛。”安安似乎已经变得迫不及待起来,“你和苏菲之间的细节。我……我觉得好伤心哦……”

    安安的这种感觉恐怕就像是舔刀口,一边享受嗜血的快感,一边又因为失血而感到痛苦。

    快感和痛苦混合在一起难道竟然这么有趣吗?

    我示意她起来,跪了这么久,她的膝盖已经红肿了。我帮她稍微揉了揉,然后在沙发上搂住她。安安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面,大眼睛一直盯着我。

    我只好说:“你还记得吗?那天你被我绑起来之后戴了眼罩。”

    “然后呢?”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追问我。

    “我们一边接吻一边嘲笑你是傻瓜哦,我的手慢慢摸她的身体,她的腰好细又软,真是手感一流,皮肤滑而不腻……你自己也试过了,她皮肤好不好?”

    安安好像嫉妒得要发狂了,但还是说:“是很好。然后呢?”

    “我们都在嘲笑你呢,真是蠢。”我说。

    “我哪里蠢了?还不是希望你开心……奴儿……”

    我的手伸到了安安的双腿之间,发现内裤已经湿透了,连丝袜的根部都一片滑腻,这动情的程度简直可以说是洪水泛滥。

    这种动情的程度甚至超过了跳蛋加皮鞭。只是几句话居然就有这样大的魔力吗?

    果然是攻心为上吗?

    我将**的手指放在安安的面前,我们之间已经算非常熟悉了,不用说话她就知道我的意思。她将舌头伸出来慢慢地舔舐我的手指头,然后将我的手指含进嘴里,直到那些自己下体分泌出来的液体都被自己吃干净。

    她的眼睛柔情似水,温柔到让我有些受不了。

    “主人说这些话是为了刺激奴儿的,对不对?”她的声音很小,眼睛却一直追逐着我的眼睛。

    “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

    “啊?怎么这样!”

    我拍拍她的屁股,顺便将她套裙的拉链慢慢地拉下来。

    安安很认真地看着我,表情又变得非常委屈起来,“那个**就这么吸引主人吗?”

    如果比骚的话,我觉得苏菲一定不是她的对手。

    安安的骚气简直到了骨头里面,让我恨不得敲骨吸髓来得到她的全部。

    套裙解开之后,我又粗暴地将黑色丝袜撕开,她对着我发出不满的哼声,但是依然没有反抗我。被调教成熟的**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把屁股撅起来。”

    她略微迟疑了一下,我给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并不重,只是为了羞辱她,并且让她搞清楚我和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奴儿、奴儿……”她似乎快要哭出来了,但还是在沙发上乖乖地趴好,并且将屁股翘向了我这边。

    我严厉地询问:“还说自己不是臭**,下面流了这么多骚水,这种臭**还配我打你吗?”

    “奴儿不配……”

    “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吧?”我一边玩弄她的屁股一边问。

    安安倒也干脆,开始自己抽自己耳光,大约十几个耳光之后呜咽了一声,接着趴在沙发上嘤嘤哭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自己玩得太过分了,但是抽耳光并不是我具体要求的,是她自己选择的。

    我小声问:“怎么了?”

    “呜呜……主人,奴儿**了。”

    “……”我有些无语,原来她的身体还有这种机制吗?调教完全的身体还真是可怕。

    安安这个答案我真是没想到,我才靠近一点,她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我。她的力量很大,直接将我压倒在了沙发上,并且在我的怀中依然嘤嘤地哭着。

    白色衬衣的扣子已经散开了两颗,能看到里面紫色的胸衣,有着漂亮的镂空花纹。胸型也堪称完美。

    张小美也有安安现在这种表现的时候,不过是在被打屁股打得太厉害了之后。

    安安扑到我的怀里嘤嘤地哭算是撒娇的一种,大约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摧毁,现在需要一个重建的恢复期,这个时候就适合用温柔的手段了。

    很多人单纯地以为sm就是把一方捆起来打,打完了搞一场就罢了。这只是最肤浅的看法。

    其实sm是非常精巧的游戏,游戏当然要讲究进退和平衡,现在就是我退一步的时候了。

    “其实刚才我说的话是为了调教你,苏菲哪里比得上你。”

    “真的吗?”她略微抬头,这一瞬间小心翼翼的表情真的很像张小美,是甚至有一股错位感,或许二十年后的张小美就会变成今天的安安。

    我觉得这纯粹是荒诞无稽的想法,谁又能预言二十年后的事情呢,根本没道理想这种未必会发生的事情来折磨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