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不该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面转过好几个想法,同时我选择了其中一个最大胆的想法。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在这时候假装不认识安安,拉着张小美的小手扬长而去,这样做毫无疑问很稳妥。

    但是稳妥的处理方式有什么趣味呢?

    我喜欢的就是刺激,越刺激越好。

    于是我拉着张小美的手走向了安安的车边上,我甚至能看到安安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起来。

    我脸上的笑容倒是越来越舒展,顺带着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阿姨你来了。”我对着安安说。

    安安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我的和张小美十指紧扣的双手上。

    我对张小美解释说:“这一位是我们家里的亲戚哦,不过不常来往,你应该没见过吧?”

    听说是我家里的长辈之后,张小美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明明是一个喜欢被虐待的变态,现在却和一般少女一样慌乱起来,甚至马上松开了和我牵着的手。

    我又将张小美的手拿起来握住,“不要紧,我家阿姨很开明的,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做我的女朋友真是高兴都来不及。”

    张小美被我弄得很不好意思,几乎不敢看安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张小美这么紧张的表情。

    安安笑起来:“你女朋友好像很害羞呀。”

    “忘了和你说,我要跟着阿姨去吃饭。家里有点事情。家庭聚餐,小美你要一起去吗?”我问。

    张小美理所当然地说:“不了,不了,我回家有饭吃。”

    张小美惊慌无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张小美有这种模样。

    “没关系。”安安的表现倒显得落落大方,甚至还帮我打开车门,我还张小美挥手告别,顺便看张小美脸红到脖子根的样子。

    看来我真的赌对了,一切都按照我心里排好的剧本进行着。甚至安安的配合和张小美的惊慌都分毫不差。

    等我上了车,张小美又走远之后,安安才好笑又好气地看着我:“想不到你这个人这么没良心。”

    “啊?”

    “你把你的女朋友耍得团团转哦,你真是太坏了,要是真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她还会放过你吗?”

    我无奈地摊手:“她肯定会一刀杀了我的。”

    “你就没有负罪感吗?这么单纯还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真是看得都痴呆了。”安安说。

    看来安安对张小美有点误会,漂亮是对的,但单纯就真的未必了。只能说张小美的长相气质太有欺骗性了,我以前也以为她清纯可人来着。

    “她耍过我很多次了,我耍她一次不算过分吧?”

    “可是为了我舍弃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值得吗?我可是老太婆了。”安安笑着问。她的脸上有赢家的笑容,之前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了。

    “喂,你不是我女儿吗?亲情胜过一切!”

    “讨厌!”安安也被我弄得有些害羞,看来女儿和父亲的关系在她这里比较禁忌,禁忌的事情做起来会比较有快感,以后可以多试试。

    “那个……”安安突然转过头看我,“如果你女朋友愿意的话,我是不介意三人行的哟。反正都是便宜你。”

    “哈?”看来安安已经看上张小美了,这也难怪,二八年华的青春无敌美少女谁不喜欢?何况安安本来就有强烈的百合倾向。如果组成一个母女组合,那搞起来是什么感觉……

    只是想一想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种事情只是脑子过一遍都太刺激了。真刀实枪地干起来说不定还会因为情绪太激动而中风。

    安安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思绪,以至于红灯来临的时候差点撞上了前车。

    一个急刹车之后她朝着我吐了吐舌头,脸上表情十二分无辜。

    “好好开车,姐姐。”

    “你以后就叫我姐姐吧,不许叫阿姨,我才没有阿姨那么老!”安安说。

    “好吧,只要你高兴就好。”

    她开车的时候我多少有点顾忌,何况现在正是晚高峰,我也不想太过分地聊骚。

    安安说:“我今天再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不过那个地方对你来说或许太早了一点,所以我现在就要问清楚,你要去我就带你去,如果你不想去我就不带你去了,免得到了那里才发作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安安的话语非常平常,甚至眼睛都没看我。

    但是我知道这种故作平静往往是有大事要宣布的节奏。

    “是什么好玩的地方?”我笑着问。

    安安说:“是一个夫妻交流俱乐部。”

    “夫妻交流俱乐部?那是什么东西?”我有些茫然,我和安安还不至于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吧?

    她突然压低了声音,“也就是**俱乐部。”

    “哈?”

    我的脑子里面有点凌乱,准确地说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安安要带我去玩**,也就是说她今天做我的“老婆”,我们去参加**?

    安安看到了我的反应之后,轻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是老司机呢,什么都懂,到底是小朋友。”

    “你以前经常玩这种吗?”我看着安安,似乎看到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的情景,说实话我心里很难受,不只是嫉妒得要发狂,甚至有打她两巴掌的冲动,觉得她太不自爱了。明明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做这种自甘下贱的事情呢?

    不过——转念一想的话,如果她不爱做自甘下贱的事情的话,我们也不会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你表情好可怕……”安安说,“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我想是一般人这时候可能会装作大度的样子说没有生气,但是我选择了承认,“我是很生气,我第一次知道你居然还玩这种游戏,很有趣吗?”

    “那个……其实我只是想带你去稍微享受一下,你技术好,人又年轻讨巧。三十岁以上的女人肯定都喜欢你这种小鲜肉。”安安说,“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当我没说过这种话好了。”安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么生气的。”

    她诚恳道歉之后我也没那么生气了,只是觉得心里很压抑,问她说:“你知道潘多拉的魔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