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原来如此
    安安摇摇头:“我在学校里面学的东西早就还给老师了呢。”

    “潘多拉是希腊神话中众神合力制作出来的完美女人,是希腊女娲用黏土捏出来的人,随后又用了无数魔法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并且将她送给了人类。潘多拉作为最好看的女人,实际上是众神为了惩罚人类才送给人类的。”

    安安被我弄得迷糊起来:“既然是最好看的女人,为什么是为了惩罚才送给人类呢?”

    “玄机不在潘多拉的的身上,在于潘多拉保管的魔盒上面。潘多拉保管的魔盒里面装着人类全部的灾难与瘟疫。如果打开魔盒会有什么后果呢?”

    安安似乎已经完全被希腊神话故事吸引了,追问道:“众神为什么这么坏啊,为什么要这么对人类?”

    她问这问题的神态真的很像是我的女儿,让我觉得非常有趣:“因为普罗米修斯盗取了火种,赐给了人类,除此之外普罗米修斯还给了人类一种重要的特质——好奇心。在这之前人类并没有好奇心。无双的美女保管着众神赐予的魔盒,拥有好奇心的人类会怎么做呢?”

    “啊……”安安已经完全沉浸在故事里面了,“众神真的太坏了。”

    “你刚才和我说的夫妻交流俱乐部,我觉得就是潘多拉的魔盒。”我对安安说,“这种好奇心一旦满足了,肯定不会带给我什么好处,你觉得呢?”

    安安点点头,认真地说:“我今天才发现你这个人很睿智,以后一定很有前途的。”

    “哦,是吗?以后的事情我都不大愿意想。”我靠着车窗,不想继续这么严肃的话题了,我将话题错开,问她:“我还以为只有男人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呢。原来三十岁的小嫂子都是这种心态吗?”

    “如果有实现的条件,谁不贪恋年轻又充实的**?”

    我觉得安安用词非常准确,她对我身体的表现的确是贪恋。不过 我还没到这个年纪,不懂这种心态究竟是因何而发。

    “其实我的平板电脑里面也有一点视频,是关于那个俱乐部的,你要是想看的话……”

    我直接将车上的平板电脑拿了起来。

    “你刚才还说没兴趣的!”

    我冷静地回答:“我想看看你有没有被人拍片,你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要是这种事情被捅出去弄到人尽皆知你怎么办?”

    “不会的,这个俱乐部的人都……都和我差不多,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做。”

    我说:“如果有一天其中一个人生意失败欠了好几千万呢,谁知道他不会铤而走险?”

    安安于是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里面没有我的片子,但是有你魂牵梦萦的苏菲的片子。”

    “她那么知性的女人居然玩**?还任由别人拍视频?”我吃惊地问。

    安安吃醋地说:“反正上次和你睡过之后她就放松道德了,找了不少男人胡搞呢,你别看她长得清纯,实际骚的很……”

    “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上次我还看你们好得像是一个人一样。”

    安安很重地按了一下喇叭:“不要说那个贱人了,一说我就不开心。”

    “那我看她的视频你不会不开心吧?”

    “当然会!我比她好看你看我不就行了!”

    安安吃醋的样子非常有趣,我将平板电脑丢到了后排,顺便拉住了安安的一只手。

    我认真地说:“**游戏我觉得这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人的**不断升级,难道我以后还带女朋友去这种地方?”

    “你女朋友这么漂亮,年纪又小,那些人吃人不吐骨头,还是不要了。”安安也似乎很有疑虑的样子,“因为这件事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这话从何说起?”我奇怪地问。

    “我和你说这些,还邀请你去**俱乐部,你会不会觉得我一个贱货?”

    我当然会啦!但是实话真不能说,说了安安肯定又要扑到我的怀里哭半天,哄很久都哄不好。

    “不会,你其实也还好。”

    我这话自己听起来都没什么说服力,安安果然变得着急起来:“我……我就是今天有个朋友打了电话过来……我就是想讨好你,让你开心一下,你上次不是说喜欢玩别人老婆吗?”

    “我说过这种话?”

    “你昨天在浴室搞我的时候也说过呢!”安安急切地说。

    看来是真的说过了,不过这种话就是我胡乱说的骚话,可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但是我没说过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搞呀!这种事情我这种钢铁直男怎么可能接受?你是我的女人呀!”

    安安突然笑起来,脸红红地嗯了一声,看来已经心属于我的样子,可是没过多久又抬起头,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其实我以前也没怎么和他们那些人在一起玩过……我只是……”

    “以前的事情不要说了,我假装不知道就好了。”我对安安说。

    “可是……可是我真的……自从和你好了之后再也没让别的男人碰过我,我真的可以发誓的……”她着急地和我表忠心,叫人真的难以怀疑。

    不过……我知晓现实可能是另外一码事。但我又有什么立场去管她的私生活呢,说到底我们只是炮友而已。所谓主人和奴隶,也不过是简单的床上关系。

    “其实,我女朋友以前也有点黑暗,但是我从来不问,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和张小美是在微信上调教开始的,张小美的确是处女第一次给了我,但是在这之前她对于调教游戏已经如此纯属,鬼晓得她找过别的主人玩文字聊骚没有。

    但是这种事情我从来不问,问了只会让人觉得沉重和痛苦而已。这种求知欲只会让人痛苦。人生在世,难得糊涂。这种事情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只要张小美现在和将来都真心实意地对我,这些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要一个女孩一直完美无瑕,并且从初吻到一血全部都交给你,然后陪你共渡一生没有二心,这种未免太理想化,也太强迫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