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流血事件
    我摸摸安安的手背,略有些凉,我慢声说:“你的过去也是潘多拉魔盒,我们一起把它锁住好不好,人生和开车一样,多朝前看。”

    “谢谢你。”安安的笑容略有一些不自然。

    于是我又说道:“我这个人真的是钢铁直男,我可以允许自己占有几个女人,但是我的女人和几个男人胡搞肯定不行的,说不定会拿刀砍死你的。你要多加小心哦,我这个人占有欲简直强到离谱。”

    “哈哈……”

    安安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那个,当然了,如果你一直听话,我也会温柔对待你的,我这个人一直都很讲道理的。”

    “不嘛,人家听话也希望主人打屁股,舔主人的脚。今天是奴儿不对,主人等会一定要狠狠惩罚奴儿。”说完她又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看来今天晚上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了。

    我连续两个晚上彻夜不归嫂子也没说什么,倒是我自己有点支撑不住了,白天在学校里都没什么精神,从早到晚打瞌睡。等到下午放学才总算来了一点精神。

    不过我今天怎么都没办法推脱张小美了。放学之后首先来到张小美的家里,麻利地系上围裙,看她家的冰箱有什么食材。他们家在家里吃饭的时间不多,囤积的菜也很少,早知道我们应该先出去买菜再回来的。

    不过考虑到张小美家里就她一个人再加上一个我吃晚饭,也不用弄得太丰盛了,不然多铺张浪费呀。

    我在厨房里面切蒜薹,张小美坐在客厅看电视,我恍惚之间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或许二十年后我和张小美会是这样的生活状态,或许还有一对读高中的儿女,儿女长相像张小美就好了,性格……我和张小美都有够差劲的,我可不想自己的儿女还没成年就已经尝到了禁果的滋味。

    我胡思乱想着,外面传来了一声张小美的惊呼,我连忙到了厨房外面,看到茶几上放着一把水果刀,以及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而张小美的左手食指上划了一个很深的口子,血已经流到手腕这里来了。

    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这个傻妞居然也不知道处理,就这么呆呆地看着。

    我只好冲了过去,暂时用纸巾帮张小美按住了伤口止血,张小美这才如梦初醒地看着我:“你看,流了好多血居然不疼耶!我只觉得凉飕飕的,你说这是为什么?”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我问张小美,“你家里总该有创口贴吧?”

    张小美摇摇头:“我家里没有那种东西。”

    我只好解开围裙,火急火燎地冲到楼下的便利店去买创口贴。

    等我满头大汗地将创口贴买回来,张小美还呆呆地坐在原地欣赏着她自己流出来的鲜血,看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她说:“我还以为你回自己家去拿创口贴了,原来你下楼了吗?难怪去这么久。”

    张小美的话算是提醒了我,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我家里就有创口贴呀。

    我也是彻底急昏头了,才会舍近求远。

    张小美还有闲心拿纸巾替我擦汗,一边擦汗还一边说瞧把你累的。我无语地帮张小美换好了创口贴,又顺便帮她削好了苹果这才重新回到厨房里面做饭。

    做好了一桌子饭菜,我又给张小美盛好了饭,张小美呆呆地看着我,居然连夹菜也不知道。

    今天的张小美真的很怪异,难道说我给她做了一顿饭就感动到无可附加了,张小美应该没这么肤浅吧?

    虽然她爸妈常年在外面奔波,但是他们一家人一周总会凑在一起吃一顿饭,应该不会这么夸张吧?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夸张。

    张小美咬着筷子,豆大的眼泪慢慢从清纯的脸庞上落到饭碗里面。

    好像张小美真的被我的这一顿饭感动了,这是不是代表张小美彻底被我拿住了呢?

    我不知道,说实话张小美这种反应我也彻底慌了。我过了很久才想起来给张小美递纸巾,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说一点柔情蜜意的话来哄张小美开心呢?

    我一边给张小美递着纸巾,一边在心里盘算怎么搞定张小美。

    张小美慢慢擦干泪,又勉强地对我笑起来:“不好意思,我想到一点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们家好像一直都是我一个人……”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做得菜太吓人你才这样的。”

    张小美轻轻锤了我一下,又哭又笑地说:“你,讨厌!”

    “好啦,不哭啦,你再哭下去就真的不美了。”

    张小美认真地看着我:“如果有一天我不漂亮了,你还会喜欢我吗?曹立。”

    “那个……我觉得你会一直漂亮下去的。美人靠的不是皮,而是骨。”

    “那我车祸毁容了呢?”张小美追问。

    “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就算毁容也可以成功恢复……”

    张小美露出恼怒的表情,并且威胁我说:“你信不信我撕掉创口贴,再切自己的手指一刀?”

    我慌乱地说:“姑奶奶,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没有错,我现在问你,如果我不漂亮了你会爱护我吗?”张小美问。

    “我爱你,护你,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千万别切自己的手指头了好不好?”

    张小美哼了一声,说:“你干嘛那么紧张,我又不会真的切自己的手指头,要切也是切你的。你要是敢说不爱我那我就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一定要这么决绝?”

    “对!没错!可惜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不怕告诉你,我张小美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有一天让我知道你和别的女人不明不白,我就在你的水里下安眠药,把你弄晕过去之后捆起来,用剪刀把你的下面给咔嚓了。”

    张小美说这话的表情非常认真,叫我很难分清楚是玩笑还是实话。

    而且我听得下面都凉飕飕的。

    “吃饭吧!我今天要吃三碗饭。”张小美高兴地宣布。

    “啊?你吃这么多?”张小美平时的食量都很小的,我今天也没放多少米,哪里想得到会有这种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