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临时反悔(3更)
    上次我们欢愉的时候,花瑶快到**的时候就改口叫了我好几声哥哥大人,她是兄控这件事我也和她稍微谈过了。她一开始非常抵触,但是后来发现我没有歧视她之后,也就不那么害羞、紧张了。只是不大愿意和我谈论这个话题。

    “你!我不叫!”

    “是吗?”我的手又覆盖在了花瑶的胸口,她的心脏跳得很快,给人一种年轻又鲜活的感觉。

    我又说:“你越是顶嘴就越是勾起我的**知道吗?小瑶瑶。”

    “你不许这么叫我!”花瑶突然变得激烈起来,想要将我推开。可是只论力量她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她完全不能撼动我的身体,甚至我还彻底压在了她的身体上,然后抱住花瑶开始接吻起来。

    她似乎很喜欢接吻,不管什么情况和我接吻都会闭上眼睛全情投入,我觉得这一点非常有趣,也非常动人。

    我的手穿过花瑶的发丝,她的头发非常顺滑,手感非常舒服,花瑶喘息着看我:“你这个人好坏,每次都这么粗暴!你对张小美才不会这样对不对?”

    “不,你错了。对付张小美我都是用强暴的。”

    “你才不敢这样呢,你就知道吹牛,谁不知道你怕张小美怕得要死。”花瑶反驳我说。

    “不怕告诉你哦,张小美是抖m,喜欢我粗暴一点呢。”

    花瑶哼了一声,“我不喜欢粗暴,你要温柔一点,刚才在电影院,你就摸得人家很舒服。”

    我听到花瑶的话之后无比感动,我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的女人了,这个女人不会因为男人的粗暴对待而产生快感,并且直接说自己更喜欢被温柔对待。

    只是遇到一个正常女人,我都差点感动到哭出来。

    花瑶根本不理解我的心路历程,她奇怪地看着我:“你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不!你没有!我喜欢你!”我紧紧地抱住花瑶,反而弄得花瑶有些不知所措。少女身体充满了弹性,我贪婪地呼吸着花瑶身上的少女气息。

    “你能不能稍微起来一下,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花瑶说。

    我慢慢从花瑶的身上起来,花瑶也从床上起来,衣服被我弄得十分凌乱,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用苦闷的表情看着我:“说到底,曹立你是不是单纯想和我上床而已?你们男人都这样……”

    “我刚才不是说过喜欢你了吗?”

    “那我让你和张小美分手你同意吗?”花瑶看着我,“只要你同意,我现在马上就随便你怎么样,只要你高兴就好。”

    怎么突然话题就变成这个了呢?刚才不都还是好好的,我真是该死,没事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这下把自己的好事都搅黄了。

    现在要怎么圆回来呢?我现在老二硬邦邦的,迫不及待想要找一个发泄口,但花瑶现在摆明了要和我闹,我总不能强暴她吧?

    花瑶用鸭子坐的方式坐在床上,就这么看着我,显得有些愠怒的样子:“你要是答应我和张小美分手,我就马上给你。只要你喜欢的,我都能做到。”

    看来花瑶很了解男人嘛。男人忙活来忙活去,说让自己都觉得恶心的情话、请客吃饭看电影,不就是为了最后一秒钟的发射吗?

    这么一想还真是觉得索然无味,连我自己都觉得男人有够低级了。生为一个低级动物当然要追求低级的快感。

    我正要走上去安慰花瑶,花瑶直接将枕头扔了过来,我接住了花瑶扔过来的枕头,花瑶依然不死心,“你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缠着人家?”

    “等等……今天看电影是你约我的吧?”我看着花瑶,“这种事情一定要弄清楚,我是挺喜欢你的,但是我绝对没有缠着你。”

    我这么一说花瑶就不干了,大骂我是直男癌。

    我说的话全都是事实,我真不知道哪里直男癌了,可能直男癌等于不顺着她说话吧。

    我看花瑶坐在床上依然很生气的样子。我明白她在等着我去哄她,这种时候男女双方总要有一方不要脸地靠近,不然肯定会陷入僵局之中。

    开房的钱我都已经出了,我这么穷的人总不能白出这钱吧?就算是钟点房,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花销呀。我曹立和什么过不去都行,总归不会和钱闹别扭的。

    所以我恬不知耻地凑到了花瑶的面前,花瑶将嘴巴嘟起来,“滚!你过来干嘛!”

    她的态度真是有够操蛋的,我在心中暗暗发誓,等下一定要把她操到摇摇欲坠、口吐白沫为止。下定了决心之后,我也不觉得那么尴尬了,更加凑近到了花瑶的身边。

    花瑶坐在床上,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我直接抱住了花瑶,从后面亲吻她的头发,一遍又一遍。这种时候不能上来就亲嘴,这样的话就显得太没诚意,而且**表达得也太**了。等于给花瑶一种强烈的信号:我要操你。

    小女生一般都不喜欢这种太过直接的信号,小女生迷恋的是豆瓣或者知乎描写的那些风花雪月,至于**的交合反而不如那些飘渺的风花雪月重要。

    其实到最后都是两个字:操逼。

    但没办法,小女生就是喜欢这种复杂的调调,还美其名曰情趣。

    熟女就**得多了,脱了裤子就是干,喜欢就是一顿猛舔,简直直白到触目惊心。

    我一遍遍地亲吻着花瑶的头发,轻声在她的耳边叹息:“你的头发好香呀。”

    我说话的气息全都钻入了花瑶的耳朵里面,花瑶一个激灵,用软绵绵的语气回答我:“我出门之前才洗过头发。”

    “我喜欢这洗发水的味道,嗯,让人心旷神怡。”

    花瑶被两句话弄得神魂颠倒,刚才的愠怒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反而变成了我怀中慌乱不知所措的小白兔。

    我不客气地说一句话:花瑶虽然也有男朋友,并且已经做过了。但是对于花瑶身体的开发完全不足够。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叫**。

    我举得自己完全可以做花瑶的指导老师,告诉她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女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