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潮吹(3更)
    我看着花瑶,努力不在她的面前提张小美。在一个女人面前说另外一个女人,不管是好话还是坏话总归都是不讨巧的。

    “你们以前怎么做的?”我问花瑶,“开房然后脱了衣服压在你的身上耸动五分钟,然后结束?”

    “你的总结很到位,看来你也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你偏偏要这么欺负我呢?”

    看来我的猜测完全是正确的,花瑶根本不理解**是什么回事。

    “我要是这样没能力的话,张小美早就一脚把我踢开了,你今天就好好享受吧。”我对花瑶说。

    花瑶傲娇地回应我:“你少得意了!曹立,老娘什么a片没看过,还用你说教?”

    “我没有说教的打算,我喜欢用身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说完之后我将花瑶推倒在了床上,将她的双腿大大地分开。让她的私处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花瑶想用并拢双腿,但是我的手早就伸进去了,她想要阻止也不行。

    有一部分女人是有g点**的,引发的特征就是所谓的潮吹。不过我认识的女人里面没人是这种体质。

    日本av里面的潮吹表演多半是假的,多数是尿。为了尿得多一点,在表演潮吹之前女优还会大量喝水,以此来达到导演想要的效果。

    不过就算不能潮吹,被这么直接刺激玩弄也很爽就是了。

    我的手在花瑶的身体里激烈地运动起来,是一开始就很烈,根本没给花瑶喘息的时间。

    只是过了十五秒钟花瑶就完全受不了了,她的双手死死地抵住我的手,想要我停止这么激烈的运动,而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苦闷。

    “不要……曹立!你做什么!我……我不行了……”她发出的语言断断续续,双眉渐渐变得紧锁起来。

    花瑶抵抗的力气越来越大,她已经越来越受不了了,可我知道她已经快要到达快乐的巅峰了。

    只是一分多钟之后,我看到一股清澈的水箭从花瑶的双腿之间射出来,居然潮吹了!

    这一股水箭让花瑶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羞耻感在这一瞬间到达了极限,同时生理上的控制力也到达了极限,随后又有一股涓涓水流从花瑶的身体里面涌出来,好像喷泉一样。

    我的手从手指到胳膊肘完全被打湿,她的双腿之间也有清澈的水露渐渐滑动,显得淫糜无比,更要命的是床单上形成了一大块湿痕,就像是尿床了一般。

    我没想到花瑶的**来得这么强烈,与其说我的手法好,倒不如说她的体质很特别。

    花瑶双手捂住脸,小声地哭出来。

    我想以后她都没脸面和我说她是性冷淡,**只是对自己的男朋友尽义务这种话了。

    花瑶被我重新在床上放好,她的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我笑看着她:“干嘛这么害羞,我又不会嫌弃你。”

    为了表示不会嫌弃花瑶,甚至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湿润的手掌,上面全是花瑶的体液。

    “那么脏的,你不要……”

    我挑起花瑶的下巴来:“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你还不明白吗?”

    “啊?”

    花瑶被我重新推倒在床上,她正面朝下,我将她的小屁股慢慢分开,花瑶又小声说了一声不要,显得非常害羞,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我的能力。

    我压在花瑶的身体上,慢慢进入了花瑶的身体。因为刚才**过的关系,花瑶的里面还在慢慢地抽搐,肌肉无意识地蠕动让我爽得发出叹息声来。

    因为是躺俯卧在床上了,不用四目相对,花瑶的羞耻感相对也不会那么强烈。

    我运动得不那么激烈,而且一直咬着花瑶的耳垂不放,花瑶慢慢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这下你还能说自己对性其实没什么**吗?”

    花瑶嘟起嘴来并不回答,到了这种时候依然在逞强。

    为了表示小小的惩罚,我直接从花瑶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莫名袭来的空虚让花瑶没有办法承受,她睁开眼睛反身看我:“你怎么这样欺负人家!”

    “那你现在想要吗?”我笑问花瑶。

    “我不要!哼!”

    “你刚才可是在我的面前尿床了哦,花瑶小姐。”

    “那……那明明不是尿……你知道的,而且还不是你弄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花瑶几乎要哭出来了。

    看来在今天之前她对自己的了解完全不足够,“那小花瑶想要哥哥大人继续侵犯吗?”

    本来花瑶是绝对不会屈服的,在听到“哥哥大人”这四个字之后马上就软化了态度,露出认命的眼神,“只要是哥哥大人,随便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花瑶是哥哥大人的玩具吗?”

    “才不是……花瑶是哥哥大人最喜欢的人,哥哥大人要和花瑶结婚。”花瑶抬起头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我接吻,只有接吻才能缓解她心中强烈的空虚。

    我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满足她,我伸出一根手指头直接放进了花瑶的口腔里面,并且慢慢地搅动起来。

    顺便问她:“自己下面的味道好吃吗?”

    花瑶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用含混不清的语气回答:“哥哥大人就会欺负人家。”

    她的“哥哥大人”的称呼其实让我有些不爽,总觉得自己像是某人的替代品。

    在将一个枕头垫在花瑶的胯部下面之后,我顺便说道:“你不要叫我哥哥大人了,违和感太强,不如叫我爸爸如何?”

    “你占人家便宜,曹立!”

    啪!

    花瑶话音还没落下,我就在她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不听话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那我凭什么叫你爸爸嘛,你明明比我还小。”

    “凭什么?凭我知道你在自慰的时候会想着你自己的亲生哥哥。你这变态女叫我爸爸我还吃亏了呢!”

    花瑶听完我的话之后惊讶无比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说完这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不过这下她的嚣张气焰也总算消失了,说:“人家都已经被你弄成这个样子了,爸爸就爸爸咯,不过爸爸以后一定要疼爱人家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