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叫爸爸(3更)
    花瑶爽快地叫了我爸爸,我当然也要好好地表扬她一下,我又再次莅临花瑶的身体里面。

    在进入并且顶到最深处的那一刹那,花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并且说:“唔……还是爸爸最厉害。”

    看来花瑶的男朋友性能力比我差太远了,这么人比花娇的女朋友居然被他玩成性冷淡了,真是有够失败的。不过大多数小男生大约都是这样不解风情。

    这次我没有玩很激烈的戏码,只是温和地花瑶玩着**的游戏,花瑶闭着眼睛非常享受,我感觉她抱着枕头的样子倒像是在做按摩或者spa,而不像是**。

    我本来感觉一般,可是突然之间花瑶又哭起来:“爸爸快亲我……”

    我知道花瑶快要到了,我本来不是太有感觉的,花瑶啊啊地叫了几声,又讨好地叫了几声爸爸,小屁股再用力一夹,我也跟着发射在了她的身体里面。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

    做完之后,花瑶转过身抱住我的身体,她的头发很散乱,眼神十分柔和,莫名有一种母性的光辉。

    她亲了我一下:“你好坏哦,居然让我叫你爸爸,明明比人家还要小,哥哥都不能满足吗?”

    “当然,我是什么人!”

    花瑶又拿住了我的老二,“咦,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小了,还软软的好有弹性哦。”

    她的指甲很长,刮过马眼的时候没轻没重,疼得我一阵吃呀咧嘴,她急忙地松开我的老二:“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大度地说:“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就算了。”

    “你真想当我爸爸呀?”花瑶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

    “现在很多谈恋爱的小年轻女方不都是叫男方爸爸吗?你要是不能接受就算了,我不强求你的。你今天尿床的事情我也不会对别人说的。”

    “讨厌!”花瑶的小粉拳在我胸口捶打了几下,“还不是因为你乱来!而且……我以前、以前都不会这样的……”

    花瑶的脸又变得很红了,看来刚才的潮吹对于她的羞耻感打击很大。

    “你刚才说到了女朋友对不对?你觉得我好还是张小美好?”花瑶的一只手在我胸口画着圈,巧笑倩兮地看着我。

    这个……当然是张小美比较好啦!

    一血给了我,对我也好得不得了,恨不得一辈子就和我谈一次恋爱。而且也是张小美长得比较漂亮。我想只要是个男人都会选张小美,何况我和张小美之间感情羁绊还更加深厚。

    我正在构思是不是要随便骗一下花瑶,先把这边唬弄过去再说,这边花瑶已经慢慢进入暴走状态了。

    “曹立!你喜欢的还是张小美对不对!那我算什么?”说话之间她的五指的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我皮肤里面。真是说翻脸就翻脸!我干!

    花瑶狠狠地瞪着我:“你对我果然就是玩玩而已,对吧?”

    我的心咯噔一下,不过脸上还是堆着笑容说:“谈恋爱这个事情嘛要从长计议,你不是都快要高考了吗?我还怕自己影响你呢。”

    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脸皮厚了。以前在电视里面经常看到这样的情节,没想到我自己的身上也来了这么一回。我是渣男,花瑶当然也是勾引别人男朋友的小三。

    “现在才十一月份出头,你跟我说高考,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想和我谈恋爱,只是玩玩而已?”花瑶开始质疑我。

    我的手依然在花瑶的大腿上滑来滑去,她的大腿真是让人爱不释手,比最好的白玉都更顺滑。这样的大腿我觉得随随便便都可以玩三年。

    “你大腿用过脱毛膏吗?”我问花瑶。

    “你才用过脱毛膏呢!你全家都用脱毛膏!”花瑶锤了我一下,对于我的手摸来摸去也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

    看来对我刚才敷衍的答案很不满意。

    但是我总是不想和张小美分手的。说直接一点,就是为了花瑶和张小美分手非常不值得。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又不敢对花瑶说出来。她的脾气比张小美只大不小,也是需要别人好好哄着她的小公主。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想和我玩玩而已?”

    “这话从何说起?”我看着花瑶,其实我也词穷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口才特别好的人。

    “那你不是想着不用负责?”

    我很想说是的,但我这么一说花瑶肯定马上要暴走,说不定马上就联系张小美要摊牌。

    花瑶的话让我脑袋都疼起来,看她的打扮非常新潮,原来思想还是这么老旧?我原本还以为大家搞过一次之后,花瑶会洒脱地对我说:“大家只是一对狗男女所以凑在一起搞,搞过之后谁也不用对谁负责。”

    谁知道等来的居然是这种要我负责的戏码。

    “这个……负责从何说起呢?刚才大家不都是很开心,都有爽到吗?”我试探地问。

    我这个问题才出口,花瑶就彻底愤怒了,推了我一把,几乎是吼着对我说:“你是不是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了?曹立!你可不要以为世界上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花瑶已经陷入了巨大的愤怒中,这种时候我就算说什么都没有用,反而可能落下画话柄,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早知道我就不和花瑶上床了,现在弄得大家都下不来台真是不知道怎么才好。

    花瑶又咆哮了几句,连枕头也被她丢到床下去了,幸好这里没什么能让她砸的东西,不然我看她一定会狠狠发泄一番。

    女人在吵架的时候大约都是这种情况。

    我沉默地看着花瑶,并不和她争执什么。

    吵架本身就是一种互动。我如果不回应,互动也就不存在互动了,反正这个房间里面就我们两个人而已。

    我不理花瑶,花瑶果然马上就安静下来了,但情绪还是很糟糕就是了。

    我们刚才上床的时候,她的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我只好床头床尾帮花瑶找内衣内裤。当我找到了内裤和胸罩放到花瑶的面前,她又耍脾气扔到了床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