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肛塞(3更)
    安安其实是可攻可受的类型,听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也明显变得兴奋起来。她从盒子里面找出来一个带尾巴的肛塞,石姐姐明显露出了不情愿的表情。

    如果是刚才也就算了,可现在她的脖子上已经戴上了项圈,那就是我的母狗,根本没有她反抗的余地了。

    我将她牵了回去,在她要说话之前先给她戴上一个口枷,这样就算她有什么意见也说不出来了。

    面对安安手里的肛塞,她只是拼命地摇头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托住了她的下巴,用玩味的口吻说:“小母狗的意见可是一点都不重要哟。”

    说完之后我按住了她的身子,接着将她的裤子扒了下来,在她身后的安安早就迫不及待。先是在手上涂抹了一圈润滑剂,迫不及待地进入石姐姐的后庭,慢慢地旋转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一个女人玩另外一个女人的菊花,不得不说非常淫糜。

    石姐姐想要反抗,但是被我打了两下屁股并且压住身体之后就彻底老实了。

    戴好项圈之后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牵着石姐姐在房间里面遛狗,她非常顺从地在地上爬着。我期间也没对她动手。

    溜了一圈之后,我突然又有了主意:“安安,石姐姐连尾巴都没有,算什么母狗,你明白吧?”

    在安安将肛塞插进去的一瞬间,石姐姐突然弓起身子,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之后,她又马上放松下来,并且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为什么这么好的女人要做一个被虐狂呢?”我看着石姐姐说,“或许你天生就是一个变态吧,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家人吗?和一个高中小男生玩sm,还是被调教的一方。”

    石姐姐喘着粗气,连眼睛都变得很红了,看来我的问题让她非常受不了。

    我托起她的下巴,用命令的口吻说:“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变态、**的女人?”

    安安在身后亲了我一下才说:“你下手轻一点啦,小石她才进入我们的圈子,口味没那么重的。”

    我反身看安安:“你是这么和主人说话的吗?”

    安安被我一瞪,马上浑身没有了力气:“奴儿知错了,主人饶恕奴儿不敬。”

    “只是说一句知错就算了?”我冷笑着问。

    安安果然非常懂事,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后,马上迫不及待地跪在了我的面前,再次说:“奴儿知道错了。”

    在她趴下去磕头的瞬间,我将脚垫在了她的背上,这样一来安安就变成了我的垫脚凳子。

    石姐姐变得有些惊恐,我看着她,玩味地说:“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知道吗?你大叫的话外面的人就会知道我们在玩sm游戏了,这里可是你的公司,你想要当众出丑吗?”

    她看着我拼命地摇头。

    “那你就必须配合我哟,现在我是你的主人,明白吗?”

    石姐姐看着我,眼神变得有些迟疑,我马上一巴掌招呼在了她的脸上。

    在被我扇了一巴掌之后,石姐姐的脸上表情变得非常错愕,我敢肯定在生活里面没一个人敢这么对她。不过既然是找人调教,这种时候还说什么自尊心,简直是愚蠢至极。

    从进入这个办公室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了,不拿报酬也就这么回事。我一定要干这个高傲的女强人一次,不对,是狠狠地干她一次!

    刚才她的员工在和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她简直是用鼻孔看人,显得高傲异常。

    我最喜欢将这种高傲的女人踩在脚下狠狠地蹂躏的感觉,不然的话我玩什么sm呢。

    “现在我才是这里唯一的主人哟。”

    我再次从沙发上起来,顺便让安安也抬起头来,安安的表情非常虔诚,相比之下石姐姐就差的远了,满脸委屈和不情愿。

    不过正是如此才有调教的必要。

    安安是已经调教完成的成品,而石姐姐是才入门的新手。我想或许可以将她变成我的作品。

    调教一个女人就像雕塑一块大理石,是非常富与技巧性的工作。

    我从沙发边上离开,然后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接着招呼两个女人:“爬过来,爬到主人这里来。后到的那个人要受到处罚哟。”

    我的话音还没落下,安安已经世家着地地朝着我爬过来,她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相比之下石姐姐就显得顾虑重重。

    看来要她爬到我的面前来已经是屈辱度的极限了。

    石姐姐理所当然地输掉了,安安舔着我的手指,用好奇地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她在询问我打算怎么惩罚对面的女人。

    石姐姐也是四脚着地的姿势。

    我让安安站起来,顺便招呼石姐姐过来。在她过来之后,我直接说:“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她的目光十分游离,几乎不敢和我对视。

    我从那个盒子里面找来了一段红绳。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好,这个绳子的质地非常好,可能是进口的货色。

    我将绳子拿到了石姐姐的面前,她明显透露出惊恐。看来绳子曾经给过她非常不好的回忆。

    我首先将绳子从她的股间穿过,然后则是胸部,接着是脖子……

    绳子慢慢地缠绕,我没有太过用力,几次还询问她是否舒适。甚至在捆绑的时候还亲吻了她几下,安慰地说:“如果哭出来脸上的妆就花了,就不好看了哟。”

    她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我的温柔,所以非常不知所措。大约她没遇到过我这样的男人。

    这是当然的,如果什么事情都在她的预期之内我还调教个屁。只有超出预期的温柔才算是惊喜,不是么?

    石姐姐被我的温柔弄得脸很红。温柔归温柔,但绳子的捆绑还是一定完成的。

    不然我岂不是食言而肥。

    我将她捆绑之后,连安安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好性感。

    捆绑完之后将她抱住,然后在老板椅上坐下来,她坐在我的怀里,因为双手被反绑着,根本不能有什么动作。

    不过我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到一点渴望,似乎想要激烈地拥抱我。

    既然她做不到,就我来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