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恰当好处(3更)
    我紧紧地抱住这个美熟女,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平时的工作一定很累、压力也很大吧,没关系,你可以哭出来,我帮你……”

    我顺便帮她解开了口枷,这样她就能说话表达自己真实的心意了。

    我这话真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话刚说出来,她就在我的怀里抽泣起来。幸好安安在这里,不然我想她会哭得更加肆无忌惮。

    安安在一边好笑地看着我们:“主人,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心灵鸡汤吗?”

    “多事。”我白了安安一眼,“如果你有需要我同样可以借一个肩膀给你,你一定也很不容易吧?”

    安安笑着回答我:“我没有不容易啦,主人好偏心哦,说是要惩罚,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这根本不算惩罚嘛。”

    “我用你教我怎么做事?”我看着安安。

    安安又在我的面前跪下来,“奴儿错了,主人也惩罚安安吧,就像惩罚石奴会这样惩罚安奴。”

    拐弯抹角地说来说去,还不是一样想要!

    “等一会。”

    我总不能将怀中的女人随便丢到一边吧,安慰女人是打开女人心门的第二好方法。

    你问我第一好的方法是什么?那当然是搞她一次。

    通向一个女人心灵最近的通道当然是**。

    石姐姐在我怀中哭了一阵子之后慢慢冷静下来,不过依然在抽泣着吗,这一点完全不受到控制。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平时不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一捆我我浑身就麻了……”

    “可能你是一个变态的恋童癖吧,一想到我未成年就特别兴奋。”

    “我哪有……我明明没有!”

    看着她争辩的神态,我皱眉说:“你又分不清楚谁是主人,谁是奴隶了?看来你的调教等级还远远不够。”

    石姐姐这次倒是学乖了,完全没有反驳我,而是选择了点头,并且轻声嗯了一声。

    我慢慢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干净,我现在其实很想将她直接推倒在办公桌上狠狠地搞一次,但安安还在旁边,如果直接提枪上马的话未免也显得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于是我将石姐姐放了下来。

    我依然坐在椅子上。而穿着ol套装的安安站在我的身边好像我的秘书。脚边还有一个熟女正在认真地舔我的手指头,她闭着眼睛无比享受的样子。

    这下石姐姐算是完全进入状态,将自己当做我的母狗了。

    我在想是不是要玩滴蜡烛什么的,刚才我在她的盒子里面也看到了蜡烛。sm用的蜡烛都是特质的,温度会比平常的蜡烛低,防止低温烫伤。

    当然,因为是专用的蜡烛,所以价格也不便宜,张小美都舍不得买。

    我还是一个年轻人,对于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如果有机会玩点新鲜的我当然不会拒绝。

    我托起石姐姐的脸庞,用手指将她的舌头夹了出来。她的舌头十分粉嫩,用一种恼人的神态看着我。

    我突然有和她接吻的冲动,不过强行忍住了,“奴儿去把鞭子拿过来,主人想要调教奴儿的屁股了。”

    这时候石姐姐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慢慢地朝着那个盒子爬过去……

    我单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看着这个美熟女在我面前爬行,屁股也跟着一起扭动,慢慢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些有钱的女人,不,或许全天下的女人都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被虐待的渴望吧?

    或许这一份**潜藏在心底,被压制得很好,就算在亲密爱人的面前也不会轻易显露出来。但即便如此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一旦被释放出来,就会变成我眼前看到的景象。

    正真是有趣,究竟什么是人性呢?

    一个骄傲的女人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变成这种样子呢,这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底线的谄媚。

    我突然对社会学有了兴趣,我们生活在一个父权的社会下,在这样的社会下,几乎社会精英都是男性构成,社会秩序也由男性来构建。作为女性实际上是依附于男性而生存着的。或许这就是一切**的源头?

    我也不是太确定,因为人心太过复杂了。再说了,我只是一个来赚钱的舞男而已,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

    把客户干爽了并且拿到钱才是我的目的。

    石姐姐用嘴巴将鞭子叼着过来,这样才符合她母狗的身份,插在屁股里面的尾巴也跟着屁股不断地摇动。她可能学过某种jazz舞蹈,屁股的扭动非常灵活,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条母狗在摇动尾巴,活灵活现。

    我将鞭子接过来,在她的背部、屁股上轻轻抽打起来。随着我的抽打,她露出苦闷的表情,并且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似乎不只是在被我抽打而已,更像是在被我搞。

    站在我身边的安安也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人家也想被主人这样啦。”

    但是没有我的吩咐,她依然只能站在我的身边,而不能跪在我的面前,接受鞭子的赞礼。

    我决定无视掉安安的请求,因为如果她一加入我就会变得很累。两个女人加在一起我或许会搞不定。

    “石姐姐,你喜欢我吗?”

    “最喜欢了!”她激烈地回答我。

    这时候安安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号码之后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电话里面说的什么事情我没听清楚,但是挂了电话之后安安明显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对我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这边你能自己搞定吗?”

    “当然。”石姐姐已经跪在我的面前被我捆起来了,这种场面我如果都搞不定的话我觉得可以将曹字倒过来写了。

    “你那边不要紧吗?”我问。

    安安说:“其实就是一点公事,但是没我又处理不好。我这边先走了,晚上再来接你。”

    “好。”

    安安迅速地离开了办公室,在离开之前还祝愿我们玩得开心。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之后,石姐姐果然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刚才安安在这里的时候她明显还有所顾虑,这个时候也似乎打算彻底地放飞自我了。

    她甚至主动舔我的鞋子,并且用讨好的眼神看着我。

    这么一看的话,安安的离开可以说是恰当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