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报酬(3更)
    很奇怪,我被打怎么不会有快感?我从小到大挨打的次数也不算少了,疼就是疼,从来没爽过。如果有可能我以后想在大学里面研究一下这方面的课题,关于快乐和痛觉。

    “主人……”石姐姐将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回头情意绵绵地看着我。

    “小**想要了?”我问。

    “想要了!呜呜……好大……”

    接下来的事情按部就班,她的口技虽然厉害,但其余的地方就很平常了。下面给我的刺激度也很一般,我基本正常水平发挥,干得她差点翻白眼,至少**了三次。

    来过第二发之后,我又接着来了第三发,在她的会客沙发上完成的。

    石姐姐本人基本上已经完全没力气了,躺在沙发上和尸体差不多,连呻吟声都是偶尔发出来,直到我第三发要出来的时候才双腿加紧我的的身体,让我把全部都给她。

    这一点我当然会满足她,全部都射在了她的身体里面。

    石姐姐被我干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过了半个小时才勉强从沙发上起来,收拾残局的工作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她满意地看着我:“你真的只是一个高中生吗?”

    “如假包换,我读高二。”

    “读高二就这么厉害了,你以后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人呢。”

    我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她又在我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显得非常温顺,

    我还要等安安来接我,所以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玩手机。而石姐姐则去换衣服了,去换衣服之前她给了我一个信封,信封里面装着一扎厚厚的人民币,我对这么多钱完全没概念,拿到之后差点傻眼。按照我的估计,这里面至少有一万多块。

    看来今天是大丰收,不仅干到了一个美熟女,还拿到了一大笔钱。

    石姐姐又去换衣服,顺便在洗手间里面刷牙、洗脸。

    她也真是厉害,在办公室里面居然放了七八套衣服。

    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又变成容光焕发的样子,脸上的妆容也像刚见面的时候,同时有一股高傲的感觉。

    一般人肯定看不出我们做过什么。

    但是她在看到我之后又马上迫不及待地缠上来和我接吻,似乎只是看到我就足够让她欲火焚身了。

    我丢了手机,本来手机游戏我就不太喜欢,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罢了。

    我直接抱住了她,呼唤道:“石姐姐……”

    她在我的耳边呢喃着,我没听清楚她说的什么话,似乎她还想和我来第四次……

    说实话,这么厉害又好看的熟女,我是愿意来一夜七次啦。可是我刚才射出来的想就很稀薄了,这是身体发出来的信号——你已经没什么存货了。

    可是当她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扭动,并且叫我主人的时候,我就又忍不住了。心想死就死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就当我下定了决心之后,却传来了敲门声。

    我们不得不分开各自整理衣装,打开门之后看到的却是安安。

    安安冲着我们笑:“你们完事了吗?”

    石姐姐笑着对安安说:“你今天介绍的小哥哥好厉害哦,我都舍不得放他走。”

    安安笑道:“那你们可以继续嘛。没干系,我在旁边看着就好。”

    安安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似乎完全没有吃醋,但是实际情况就未必如此了。

    我干脆地闭嘴不说话,免得犯什么错误让安安讨厌。

    安安的目光却转向我:“你还行吗?”

    “我当然可以。男人最怕女人说不行,你不知道吗?”我将手臂举起来,表示自己依然还有再战的实力。

    其实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安安要和我再战一场的话,我觉得自己未必能搞得定。

    “呵呵,可是人家心疼你嘛。”安安对我说,“今天就不要逞强了,你看你脸色都发白了,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找个地方吃晚饭了。”

    安安虽然来了,但是石姐姐完全无视了安安,一直腻在我的怀里,根本不愿意离开。安安笑着说我们是恋奸情热,其实我也有些受不了她的过分热情,但是看在钱的份上就忍了下来。

    石姐姐不断地将舌头伸出来和我接吻。直到离开办公室之前,我觉得自己的嘴巴都快要亲得脱皮了。

    晚饭还是吃的西餐,不过改吃意大利面,味道……十分一般。

    在临别之际,石姐姐恋恋不舍地抓住我的衣服,让我下个周末还来陪她,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离不开我了。

    安安在车上没有催促我们,等我上车之后才冲着我摇头:“真是不得了。看来她已经爱上你了。”

    “没这么夸张吧,见面这么短时间就爱上我了?”我看着安安,“那你有没有爱上我呢?”

    我说话其实有开玩笑的意思,但是安安的回答非常严肃:“女人爱上一个人呢与否和接触时间又没关系,这纯粹就是一种感觉而已,她刚才对你的样子你觉得正常吗?”

    “的确不正常。”

    安安笑起来,“你如果让她把公司送给你我看她都会同意。只要你给她一个宝宝。”

    “不会吧?我刚才全射在她的身体里面了。”我看着安安,“这个……你刚才说的都是开玩笑吧?”

    安安说:“我为什么要和你开玩笑?你们不带套吗?”

    “她没说我也就……”

    安安说:“知道你不喜欢戴套,但是你也未免太不谨慎了吧?你们不是陌生人吗。她要是有病怎么办?”

    “我这不是相信你吗?”我扶着车窗,被安安搅得有些心烦意乱,“射在她的身体里面也是她要求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她是出钱的老板呀。”

    安安说:“我觉得她好像看上你了,你以后毕业了就直接和她混吧,石巧这个女人身价可是轻松过五亿哦。”

    “这个……”我看着安安,“你真把我当小白脸了?”

    安安忧心忡忡地看着我:“早知道就不介绍你们认识了,现在我心里也很不好受,何况你才十几岁,正是发育的时候,过渡纵欲也不好,以后你们还是不要联系了。”

    我看着安安:“你都说她要生我的孩子了,这也太可怕了。”

    我将那个信封拿出来,大概轻点了一下,足足有两万块,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只是一个下午就赚到了两万块,这钱来得还真是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