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请你帮忙(3更)
    这钱真的太多了。

    要知道嫂子日夜加班、夙兴夜寐,一个月到手也就不到一万块。

    “她给你多少就是多少?你没稍微撒娇一下?”安安一边开车一边说,“刚才她对你喜欢的样子,你随便说个十几二十万我看她也要给你。”

    安安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但是转念一想又不是那么回事:“我的服务肯定不值十几二十万呀,如果拿了她这笔钱后面不和她来往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现在这样也好,拿这两万块钱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安安好笑地看着我:“你这人看来并不适合做生意。”

    “为什么呢?”

    “生意场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这么胆小生意肯定做不大。”

    我想安安说的是对的,我想要亲她一下,却被她避开了,“别!现在你身上都是别的女人的气息,我不想和你亲嘴。”

    看来安安还是吃醋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介绍给别的女人?”

    安安看着我:“你知道绿帽情节吗?”

    拜个人经历所赐,我最近看了不少黄文,其中就有接触到这个词语。大部分正常的男人都对戴绿帽子深恶痛绝,但是也有少部分变态对绿帽持欢迎态度,甚至会主动送自己的老婆或者女朋友给别人操。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这就叫做绿帽情节。

    我看着安安,“你该不会……”

    “我现在心里非常复杂,一方面很煎熬,一方面又很爽……”

    我一只手伸到了安安的双腿之间,她本来想要阻止我的,但是她正在开车根本没有办法。

    她的双腿之间一片濡湿,简直湿得吓人……

    “好啦,不要闹,我在开车呢!”

    我将手伸了回来。安安可能有些尴尬,于是转移话题说:“女人约炮的话一般都不会让男人射在身体里面的,你知道这里面的意义吗?”

    “什么意义?更爽一点?”

    “代表了想要交出子宫,你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交出灵魂。一个女人对男人最大的奉献不就是生孩子吗?”

    和安安谈话我总能学到很多知识,不够这次她的话让我恐慌起来,不是因为刚才被我干过三次的石姐姐,而是因为花瑶。

    花瑶也是拼了命也想让我射在她的身体里,该不会花瑶也是真的爱上我了吧……

    我听她说什么,你和张小美还没结婚就代表我有机会的话,还以为她是在赌气,可能我小看她了吧。

    这下真是要命!

    可能花瑶将她对哥哥的不正常感情转移到我的身上来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学校里面有小姑娘让你心烦?”安安的聪明程度超过我的想象,既然被看出来了我也只好承认了,大概讲了一下我和花瑶的关系。

    安安听之后无可奈何地看着我:“你呀,就不怕迟早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面吗?”

    “这种顾虑我不是没有……可是我这个人从小就没什么抵抗力。”我无奈地摊手。

    安安说:“根据我的经验来说,这个女孩可能对你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喜欢的也未必是真正的你,只要击碎这个幻想,她就不会痴迷你了,也就能做到你一脚喘开的目的了。”

    “这个……我也没有那么残忍,只是我们真的不适合。那我要怎么做呢?”

    安安白了我一眼:“你真是越来越渣男了,是不是每一个女人你上过之后才知道不适合?你呀,最好是和她说清楚比较好哦。”

    “你以为我没说过吗?也要她听我说的呀,她听到不如意的话马上就会和我翻脸。”我苦笑着说。

    “反正事情都是你几惹出来的,你自己收拾残局吧。”安安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撩拨小姑娘。”

    我看着车窗外的路灯慢慢退远,或许安安说的是对的吧,我的生活里面女人已经太多了,是时候稍微收收心了。

    花瑶是挺好的,但是我对花瑶真没什么感情。也更加不想和张小美分手。

    对于男人来说,不管什么女人都是一样的,只要上过一次之后价值就可以直接打对折了。我和花瑶只能算是在错误的时机里面打了一场错误的炮。

    然而星期一花瑶就特地跑来见我了,弄得我焦头烂额,张小美奇怪地看着我和花瑶在走廊里面说话。出于校花殿下的矜持,张小美没来阻止我们。

    我真的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花瑶倒也非常识趣,只是和我说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就离开了,弄得赵旭东也跟着莫名其妙。

    刚送走花瑶,秦诗诗又来了。

    秦诗诗和我很久没联系过了,这次来开口就是让我帮忙。

    上次是她老娘回来,我客串了一把男朋友,让她老娘放心,知道她过的幸福。我总觉得这种逻辑非常诡异,一个高中生找男朋友就会变得幸福?这什么鬼!难道不是学业为重吗?

    秦诗诗这次又不知道让我做什么。

    看到秦诗诗赵旭东有一种吃瘪的感觉。上次我和秦诗诗在学校食堂闹得不可开交,赵旭东还不知道后续发展,看到秦诗诗突然和我这么熟悉,顿时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秦诗诗基本都是给我命令的,我没什么反抗的余地,她决定好的事情说是商量,其实算是通知才对。

    等到秦诗诗走远了,赵旭东马上掐住了我的脖子,“你这个死鬼!什么时候又勾搭上高一学妹的!信不信我杀了你!”

    赵旭东掐住我的脖子一脸悲愤,我还以为他最近一段时间看百合漫画性情大变来着,看来完全是我多虑了。

    而秦诗诗突然去而复返,又出现在了我和赵旭东的面前。

    赵旭东立刻松开了我的脖子,装作好好先生地看着秦诗诗。

    秦诗诗说:“对了,曹立。为了避嫌你可以带朋友一起来,反正我们也只是朋友而已。”

    周旭东戳了我一下,看起来对秦诗诗很心动的样子,我认识他一来他就始终是这个鬼样子,只要是漂亮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会想要和这个漂亮姑娘展开泰坦尼克那样的倾世之恋。

    我勉强答应了秦诗诗,秦诗诗虽然有些不满意我敷衍的态度,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赵旭东始终处于春心萌动的状态之中,对秦诗诗的称呼也从高一学妹变成了秦诗诗,接着变成诗诗,最后变成我们家诗诗,听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