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喝酒(3更)
    俞蓉回答我说:“我是总策划。从头到尾的流程都是我做好ppt之后发给大家,然后大家确认过之后再开展活动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股精明干练的感觉扑面而来,我突然觉得俞蓉很了不起。

    “忘了告诉你,黄薇薇也加入我们社团了。”俞蓉说,“只是她不能在外面过夜,所以就没有来。不然的话你还可以多见到一个同班同学。”

    还是不要了,黄薇薇要是看到我和俞蓉睡在一起可能会杀了我的。这次还好黄薇薇没来,不然就真的糗大了。

    他们又开始讨论一些动漫的话题,说的词语我基本上都听不懂,这个厨那个控的,根本让人不明所以。到了后来,他们又将白天拍的照片拿了出来,大家一起提意见。

    讨论的整体氛围很好,大家畅所欲言。

    说实话我挺羡慕的,谁不想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呢。

    讨论一直到了九点半,几个女孩子的脸上都明显有了倦意。俞蓉拍拍手说:“好,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辛苦大家了。”

    然后站起来对着大家鞠了一个躬,其余人也用鞠躬来回复俞蓉。这可能是和日本动漫学的吧。

    等到要散场的时候,真正的关键的问题来了:我今天晚上在哪里住呢?

    俞蓉这时候终于想起来了——她还在生我的气,让我自生自灭。

    我那个去……

    那个四眼仔摄影师倒是不介意和我挤一个晚上。我才不要和这个四眼仔睡在一张床上呢,他刚才讲一些腐向也就是搞基动画片的时候绘声绘色,我想想都觉得很可怕。

    我要是菊花不保了怎么办?

    我只好央求起俞蓉来,几个女孩子先后离开了,其实她们都挺有兴趣继续看我求俞蓉的,但是被俞蓉下了逐客令。俞蓉在这个小团体里面似乎很有威信,她让大家回去睡觉,大家就真的回去睡觉了。

    牙牙出去之前还对我吐了吐舌头。

    俞蓉也从这个房间里面出来,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我死皮赖脸地跟在俞蓉的身后,俞蓉板着脸。

    如果俞蓉不让我进房我也只能再多开一个房间睡觉了。

    等到走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之后,俞蓉忽然愉快地哼起歌来,然后转过身,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有些不明就里地问:“你不是在生气吗?”

    俞蓉说:“我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哈?”我是真的以为俞蓉生气了,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

    俞蓉说:“我还想喝酒,去买酒好不好?”

    俞蓉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我拉着她的手又从招待所出去,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和一点零食。俞蓉显得很开心的样子,我们又手拉手回到了房间里面。

    在外面的时候俞蓉可能还有点顾忌,回到了房间里面,她首先脱掉鞋子,然后主动抱起我接吻起来。

    我发现俞蓉的性格有一点外冷内热。

    接吻之后,我将零食和啤酒丢到床上。俞蓉也躺在床上,对我张开双手。

    我和俞蓉抱了一会儿,她才从床上起来,打开了一罐啤酒递给我,说:“你喂我喝酒。”

    我有点不理解俞蓉的话。

    俞蓉马上补充说:“是嘴对嘴地喂啦,笨蛋。”

    我马上喝了一点啤酒,酒液被我含在嘴里,俞蓉马上勾住我的脖子和我亲吻起来。她贪婪地吸食着我口中的酒液……

    因为酒精和俞蓉的双重刺激,我下面马上有了反应。

    没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玩……

    我将俞蓉扑倒在床上,撩起她的衣服,将一点啤酒倒在了她的小腹上,然后用嘴吮吸起来。

    “啊,好凉……好舒服……”俞蓉被我弄得神魂颠倒。

    啤酒的味道我其实不是太喜欢,但是有了**的刺激之后那就完全不同了。

    最后我脱掉俞蓉的内裤是如此轻而易举。

    我将俞蓉的双腿举起来,她对着我发出愉快的笑容,“你又要操我啦!”

    俞蓉说得对,我要操她了。

    没多久俞蓉就发出持续的娇喘声,并且说:“你怎么这么厉害,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为什么还这么硬?”

    “你只和年纪大的男人上过床,年纪大的哪里有年轻人有活力?”我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是吗……啊,好深!你别闹!”

    “我没闹呀,俞蓉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

    “升天。”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我一轮猛烈冲锋,按照俞蓉的形容就是,操得她感觉身心都要破碎了。

    这次我比较恶趣味地射在了俞蓉的脸上,随后俞蓉很温柔地含住了我的老二,帮我做了清理工作。她说过不喜欢精液味道的,能做这么做肯定是因为被我操爽了。

    我和俞蓉做的三次都是体外射精,体外射精其实并不保险,还是可能有漏网之鱼。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该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发生,你担心不担心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做完这一次之后,俞蓉去洗手间又洗了一把脸,然后回来床上,直接抱住了我说:“早点睡觉吧,明天早上还要六点起床。”

    明天的拍摄工作必须在中午之前完成,然后还要坐班车回到市区,然后大家就此解散。这是早就定好的计划。

    可是为什么连我也要六点起床呢,我又不是他们社团的人。我虽然腹诽,但却没对俞蓉说话。

    俞蓉躺在我的怀里很久都没睡着,因为她的眼睛始终睁开,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我们虽然关了灯,但房间里面还不至于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所以我看得见俞蓉的眼睛。

    “你说奇不奇怪,我们居然会上床……仔细想一想真是不可思议。你还记得吗?我们以前做过一个星期的同桌。”俞蓉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和俞蓉的确做过同桌,不过那是高一的时候了,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星期而已。

    俞蓉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微妙。突然想到了一个课题:在你学生时代遇到的那些认真学习的女孩是不是也在拼命地忍着**呢?

    想一想都觉得无比带感。

    而我怀中的俞蓉捶打了我的胸部以下,然后咬牙切齿地说:“你怎么又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