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歪理邪说(3更)
    因为是女上位的关系,节奏全是俞蓉在控制。她的节奏一直都这么快,我想除非是天赋异凛的金枪不倒,不然真没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高强度、长时间的压榨。

    就在我完成了最后的喷射之后,俞蓉依然在忘情地运动着,过了十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你居然射了?”

    “嗯?”我看着俞蓉那欲求不满的表情,有微妙的错位感,我也上过不少女人了,好像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嫌弃能力不行,不能满足她的。四十岁的熟女我都能双飞,一个俞蓉我居然都搞不定了吗?

    俞蓉马上从我的身上下来,慢慢将那些乳白色的液体从身体里面抠出来,“你全射在里面了!曹立,你要死了吗?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怀孕?”

    俞蓉急忙地冲到浴室里面,很快传来一片水声。应该是俞蓉正在用花洒清洗下面。但是现在清洗又有什么用呢,该怀孕还是怀孕的。

    过了十几分钟,俞蓉才从浴室里面出来,指着我余怒未消地说:“要是真的怀孕了怎么办?我们昨天不都是射在外面的吗?”

    “你以为射在外面就保险吗?你真是太天真了。”我看着俞蓉,“连戴套都做不到百分之百呢。等下我们还是买药吃吧。”

    我展开怀抱,俞蓉又扑到了我的怀里。她的身上裹着一层浴巾,被我随意一扯就光溜溜了。俞蓉滚到被子里面和我肌肤相贴,双手又很主动地握住了我的老二。

    “刚才没满足?”我问俞蓉。

    “我刚才**了两次,你不知道吗?”俞蓉奇怪地看着我,“不过最后的大**快要来的时候你居然射了!”

    我搂住俞蓉的脖子,“那我是不是应该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不然以后都要被你看扁了。”

    “你现在还行吗?”俞蓉的眼睛放着亮光看着我。

    我一只手夹住了俞蓉粉嫩的花蕾,“你不知道吗,男人最怕女人说不行了。”

    这次我主动出击,先是一轮猛烈进攻,然后调整节奏,接着又是一轮猛烈进攻。

    射过一次之后本来敏感度就会下降,加上我刻意地控制节奏,俞蓉基本上只剩下娇喘的份了。她被我干得星眸散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哭音。

    干到一半的时候换了后入式。这次我拿出来了对付张小美的方法,狠狠地打屁股,加上语言上的侮辱。

    身体的撞击和语言的侮辱果然是通用的招式,俞蓉也被我弄得完全没了还手之力,只能连跪在床上都做不到了,只能趴在床上,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打算放过她,依然狠狠地压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惩罚着这个坏女孩。

    最后我问俞蓉:“我能射在你的里面吗?”

    俞蓉带着哭腔回答:“啊?”

    大约她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分辨能力,我现在就算射进去她也不能反抗,但这样就不好玩了。

    我干脆地停了下来。在我停下来之后,俞蓉马上又疑惑地啊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我。她果然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或者就算听清楚了也没分辨能力。

    “我可以射在你的里面吗?坏女孩。”

    “随便你,你喜欢射在哪里就射在哪里。”

    “可是会怀孕哟?怀孕了你要退学在家里养胎吗?”

    “我不要……”俞蓉的话音刚落,我就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拍打了一下。

    我压低了声音说:“你还敢顶嘴?”

    “我……我错了,你别打我了,我屁股好痛。”

    我继续问:“那我应该射在哪里?”

    俞蓉屈服地回答:“射在我的身体里。”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我开始迅速地运动起来,俞蓉又开始娇喘起来,我甚至看到口水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大约她也到了某种崩溃的边缘。

    接着我将全部种子播撒在了俞蓉的肚子里面。

    这次做完之后我和俞蓉都完全没了力气,我才在床上倒下来,俞蓉就迫不及待地紧紧抱住了我。她的眼睛很红,似乎刚才好像还流了一点眼泪,不过刚才我根本就没注意到。

    但女人流眼泪不一定是因为伤心,只要刺激程度到了女人就会流眼泪,只是一种生理反应罢了。

    我简单地用浴巾帮俞蓉擦拭了一下泥泞不堪的下体。俞蓉躺在我的怀中懒洋洋的,居然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舔起来,弄得我又麻又痒。

    “你是小狗吗?”我无奈地看着俞蓉。

    俞蓉根本不理会我,这时候略微起身,咬住了我的下唇,逼我把舌头吐出来之后我们两个人的舌头交缠起来。

    难道俞蓉刚才还没有满足?

    我觉得我可是真的不行了。而且这种活塞运动做多了可是会磨破皮的,不开玩笑。

    亲吻过后,俞蓉愉快地盯着我笑,笑得我有些毛骨悚然,她该不会还想要吧?

    俞蓉终于开口说话了,还好说的不是我担心的内容,她说:“我总算知道张小美为什么找你做男朋友了,原来你这么厉害的吗?”

    我和俞蓉四目相对,她说这话肯定是认真的,而且我们独处的时候俞蓉非常也非常坦率,应该不是说谎。但是这么说我就觉得不太爽了,我又不是出卖色相的男妓,对不对?

    我解释说:“我和小美是有真感情的。”

    俞蓉说:“我知道你们所谓的真感情也肯定是搞出来的,我要是这么被你搞一个星期,估计也要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

    “为什么?女人真的可以通过被搞喜欢上一个男人吗?”我和俞蓉的距离很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呼吸,“我觉得后这个流程是不是反了,不是因为喜欢一个男人才会和他上床吗?”

    “你这理解太肤浅了,你不知道距离一个女人心灵最近的通道就是**吗?女人为什么喜欢孩子,因为孩子是从**里面出来的。”

    俞蓉的解释简直是歪理邪说。但是我又觉得有点难以反驳,可能这歪理邪说的确是有点道理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