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慌张(3更)
    萧月宸补充说:“张小美不仅没有对你生气,反而要在你面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同时心如刀割地面对你拙劣的谎言。你能稍微理解她的痛苦了吗?”

    萧月宸的话很有道理,以至于我根本想不出来反驳的话。我这个人不喜欢做意气之争。有些人不管是非黑白,什么事情都要争赢别人。而我不是这种人。

    如果萧月宸说的是真的,那张小美也太可怜了。

    萧月宸出现在我们小区的原因原来是这样的吗?她好像真的是在帮我。

    萧月宸说:“不过人心就是这样的,喜新厌旧。就算是张小美这样好看的姑娘也没办法改变人性。我在她家里的时候看到她的内衣晾在阳台上,真的是大胆呢,是你让她穿的吗?”

    “那也有可能是阿姨的内衣呀!”

    萧月宸自信地看着我:“你以为我目测不出张小美的三围吗?”

    萧月宸弄得我压迫感极强,脑门上都是汗。

    萧月宸这时候拍拍我的肩膀说:“算了,我就不去你家里坐了,你嫂子看我的眼神像是要吃人的那种。曹立,祝你和你的嫂子生活幸福哟。”

    “你……你……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萧月宸的话让我变得无比紧张起来,甚至连话语都说得结巴起来。

    之前我在萧月宸的面前虽然也处于劣势,但是从来没有如此方寸大乱过,这绝对是第一次。

    萧月宸的脸上有着属于胜利者的笑容,接着从我的身边从容离开。

    我回到家里依然像是被夺走了魂魄,脑子里面全都是萧月宸的话语。我现在算是理解了为什么会有杀人犯。我现在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将萧月宸从高楼上推下去的想法。

    嫂子在家里已经在做菜了。

    嫂子的手中拿着一个手机,已经系上了围裙,看嫂子紧张的样子,我总觉得太夸张了。而且嫂子为了研究做菜还特别买了一个电子秤,用来精确地称量食盐和各种材料,厨房里面弄得好像做化学实验一样。

    看到我回来之后嫂子连忙端了一份西红柿蛋汤上来。

    我奇怪地看着嫂子:“为什么你做菜要先做汤呢?”

    嫂子用夸张的语气回答我:“因为这个复杂呀,而且油和水发生反应的时候真的超级吓人……”

    只是做个西红柿蛋汤罢了,嫂子的形容简直是魔导实验。

    接着嫂子用一种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拿起勺子稍微试了一下口味,只是普通的家常菜而已。不过比我心里预期还是要好,我原本以为嫂子会做出来黑暗料理的。

    结果口味还算凑合。

    嫂子的表情非常紧张,好像等待老师裁决的小学生。我对嫂子露出微笑:“挺不错的。”

    嫂子这才长舒一口气,和我说这一锅西红柿蛋汤她花了多少心思,又查阅了多少微博,博采众家之长才做出来的杰作。

    其实口味也就是普通的家常菜而已,不过考虑嫂子过往的光辉战绩,能把西红柿蛋汤做成这样也算是可歌可泣了。

    剩下的菜就不劳烦嫂子了,我亲自动手下厨。不然以嫂子的进度,我们的晚饭至少要排到晚上九点以后去。

    晚饭我吃了很多,因为真的很饿。我就早上在山上吃了一点东西,接下来的一天什么都没吃,还嘿咻嘿咻地用了很多体力。

    吃过饭洗过碗,我终于要面对最不想面对的东西了——作业。

    我是很想和以前一样,假装忘记还有作业这回事。但是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作业本。

    今天不知道什么缘故,我一点都没有分心,一直写作业到了十一点半,期间只有嫂子进来给我倒了一杯茶,看我在认真写作业就没打扰我,轻声细气地走出去了。

    然而我的作业还是没写完,作业只剩下了数学。抄起来的话倒也容易。

    其实除了数学,我其余学科都还好,就是英语也还勉强说得过去,至少能混一个及格分。这还是我没怎么用心的情况下产生的结果。我觉得我要是用心的话,成绩至少还能往前爬十名。

    这么一想好像又有了一点动力。

    在准备睡觉之前我联系了一下俞蓉。俞蓉果然非常大方,将我没搞定的作业全部都拍成照片发过来了。我将图片放大之后,将作业全部抄完,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我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满足感来,虽然完成作业借助了俞蓉的力量。好像偶尔做个好学生这感觉也挺不错的。

    俞蓉那边已经准备睡觉了,和我说了一声晚安,这一声晚安俞蓉是特别发的语音。

    我突然心中生出来了一个灵感:我要不要给张小美也发一条晚安语音呢?

    我想到就做,给张小美发了一条晚安的语音过去。

    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回应,张小美应该已经睡觉了吧?我忍不住在心里嘲笑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

    可是,或许这个世界终究是有所谓奇迹的。

    就在我刚放下手机之后,手机振动了一下。张小美回答我了,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笑脸符号。然后又有一句话马上发了过来:我也正准备睡觉呢,能收到你的晚安真好。

    看着张小美发来文字我莫名地觉得张小美很卑微、可怜,我似乎看到张小美一个人坐在台灯下形单影只,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却在和俞蓉滚床单。这么一想的话,我自己觉得自己简直是渣男代表,就是下油锅都不为过。

    但也可能只是我脑补了一些不正常的东西吧,张小美是白富美,出身优越又长得漂亮,什么时候都用不着我来可怜。最好还是不要高高在上地看别人为好。

    第二天,我很早就等在张小美的家门口。

    等待张小美从家里出来的时间我很焦虑,莫名的焦虑。甚至突然很想抽烟,或许抽烟才能缓解我心中的焦虑。我明明知道张小美再过十分钟就会从我面前的防盗门里面出来,她一向非常守时,我到底还有什么好焦虑的呢?

    连我自己也弄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