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承受不来(3更)
    “难道是用整只笔插进去吗?”我惊奇地问。

    “当然不是!人家的处女膜还不是你捅破的。是用这个笔帽弹小豆豆……”张小美说。

    “就像这样吗?”我将张小美的笔夺过去,杵在她的双腿之间,笔帽被按下去之后又轻轻地弹起来。张小美发出了一声沉重叹息,然后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她应该很爽才对。

    “原来高贵冷艳的校花殿下每天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自慰的吗?”

    “我……我没有!”张小美撒娇起来,“啊,好人,我们不说这个了好不好?”

    “当然不好,我就是要看你羞耻的样子,你现在这么羞耻才对我的胃口。”我绝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张小美,“除了你我们班上还有女生这么玩吗?”

    张小美看着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萧月宸会不会自慰!哼,我就知道你对萧月宸念念不忘!”

    我问:“你在吃醋?”

    张小美直接否认:“我没有!我只是说事实而已,连赵旭东都知道你们在眉来眼去,你自己行为不检点。”

    我将张小美的双腿分的很开,张小美脸上非常生气,身体却非常配合我。

    “好啦,写作业吧。”我将笔还给了张小美,张小美正在等待我的调教和侮辱,身心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时候我突然停下来,等于欲火刚刚点燃就被莫名地浇灭,顿时难受无比。

    “怎么有你这样的人嘛!”张小美对着我抗议说。

    “小美,你吃醋的样子也好可爱!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喝醋的样子,真心感谢萧月宸。”我的话又招来了张小美极大的不满,她直接坐到了我的腿上,命令我说:“亲我!”

    我吻住了张小美的唇瓣,好像只有亲吻才能洗刷她内心的羞耻。

    张小美的唾液很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反正我甘之如饴。亲吻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张小美媚眼流波地看着我,她的眼睛非常灵动,不用说话我已经知道她的意思。

    “可是刚才做完之后你不是说要好好学习的吗?如果再做一次的话我怕没时间学习了。”我看着张小美,我这个人真的没什么自制力,所以只能期望张小美主动从我的身上下去。

    张小美认真地问我:“曹立,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未来?”

    “这种事情我每天都在考虑好吗?”我看着张小美。

    “那你是怎么想的?”张小美的脸上出现了无比期待的表情,大概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但我觉得还是应该老实回答:“我觉得没什么未来可言。”

    “你怎么这么说!是因为萧月宸吗?”

    看来张小美对于萧月宸的执念真是深入到了骨髓里面去,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提一下萧月宸。

    “和萧月宸没什么关系,你家里很有钱,我没什么钱,连父母都不在了,你知道吧?”

    “那又怎么样?”张小美不理解地问着我。

    这也难怪,她才十八岁不到,正是憧憬风花雪月的年纪,根本不知道金钱有多么可怕的魔力。

    “因为钱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很难走到最后。”我老实回答,“不说房子、车子这些了,就是你的日常花销我都可能供养不起。现在一个正常的上班族可能一个月也就五千工资,很多还不到这个数。你一个月零花钱是多少?”

    张小美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因为用力过猛,甚至让我觉得不是太舒服,但我没说出来。

    “这和零花钱没有关系,能不能走到最后全看是不是真心,就算再有钱还不是很多人离婚?”张小美说,“你把物质看的太重了!哼,而且你这么说根本就是不了解我,我张小美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别以为我和俞蓉那种货色一样……”

    张小美的话似乎意有所指,难道她知道我和俞蓉上床的事情了?应该没可能才对,我不相信张小美能聪明到这种程度,而萧月宸也不应该告诉张小美这种事情。

    我相信萧月宸是站在我这边的。

    “俞蓉怎么了……”

    “她在校外做援交呀。”

    原来张小美说的是这件事。

    张小美说:“以我的样子,收费俞蓉的双倍都会有人来买春你信不信?”

    别说双倍了,就算是三倍,张小美也肯定卖得出去。只是她不愿意这么做罢了。张小美说:“曹立,我可以忍受你没有钱,但是不能忍受你不爱我知道吗?”

    “我们现在这个年纪说什么爱,是不是太装深沉了?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但张小美却非常肯定地对我说:“我对你,就是爱。不是爱的话,我干嘛在你的面前那么下贱呢?你觉得只是谈恋爱过家家的话,我会对你说那种秘密吗?我对你是全无保留的爱。”

    张小美认真的语气让我全身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女生对我表白,想不到这么刺激。

    但我总觉得张小美所谓的爱是不正常,是一种非常病态的爱。可究竟哪里病态我现在还是说不出来。

    “那我让你现在退学给我怀孕你愿意吗?”我问张小美。

    “我愿意。”张小美说出这三个字根本没有丝毫迟疑。我这才发现张小美所谓的爱是完全没有底线的溺爱,就算我不管怎么胡来她都会宠着我。

    这样一来,萧月宸对我说的那些话也就完全说得通了。

    我突然有种后脊背发凉的感觉,张小美现在对我的确是爱得发狂,就像是被施加了咒语一般。

    但这天底下从来就没有好无缘无故的爱。当这一份爱在转变为毁灭的情绪之后又会怎样呢?只是做这样一个设想我就觉得全身凉飕飕的,甚至感到一股强烈阴冷从尾椎骨上生出来。

    就算拿刀亲自把我的肌肤切开也是正常的吧?

    “小美,你听我说,你这样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正常的情侣之间我想是不可能有这种性质对话的,大家都恨不得对方多爱自己一点才好。

    可张小美的爱实在太浓烈了,我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