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桀骜不驯的女人(3更)
    我们就这么对视着,我根本没想到居然会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等着我。

    看我沉默不语,她主动问:“怎么,你害怕我?”

    我过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对我说话,嗯……的的确确是在对我说话。

    这样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女生,居然一个人坐在这里,她在等待什么呢……

    安安没有直接对我说明这个俱乐部到底是做什么的,但我也判断得出这里是女人找快乐的地方。男人可以去找快乐,女人当然也行。这世界本来就是相对公平的——只要有钱就能买来一切你想要飞服务。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她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要在这种地方找快乐吗?

    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她只要稍微勾一勾手指头,我保证追她的男生从东门街一直排到西门街。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现实中还是第一回遇到。

    张小美长相并不输给这个女人,但是气质似乎并不如。可张小美毕竟才十七岁而已,这种还青涩的年纪,脸都没有完全长开,谈气质未免有些太早。

    她神情懒散地看着我,手中的酒杯酒液慢慢地摇晃起来,如同一切的主宰。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用俾睨的眼神查看,这让我觉得非常新奇,我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如果只是一个卖菜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有如此桀骜的气质。

    “这个小弟弟是高中生吗?”她开口的嗓音带着一点沙哑,如同磨砂的质感,听得人痒痒的。我见过不少漂亮姑娘一开口就让人崩溃的,不仅声音难听,就连说话的语调也带着一股土气。好在这个女人没有让我失望,不论外型还是声线她都是如此完美。

    “你说对了。”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的背后闪了出来。

    沙发上的女人慢慢直起身子来,似乎对安安有些尊敬的样子。安安对这个女人露出亲切的笑容:“他可是我的干弟弟哟。”

    明明刚才还是亲弟弟来着,现在又变成干的了。

    不过这些细枝末节也没人会去追究。

    “干弟弟又怎么样?看上去很无趣呀。”沙发上的女人喝了一口酒看着我,目光充满了挑衅的意味,“他能让我快乐吗?”

    她的怀疑我觉得是有道理的,我的样子看上去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如果按照一般的逻辑俩推算的话,十几岁的小屁孩正是要撒娇的年纪,又怎么能哄得她开心呢?

    但是我却有完全另外的想法,我喜欢这个女人桀骜不驯的眼神,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猛虎,依然野性难驯。真是太带感了!

    我甚至知道了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张小美,除了张小美长得漂亮之外,在张小美的脸上偶尔也会出现同样高傲的表情。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将仙女扯落凡尘更让人快乐的吗?

    恐怕没有。

    就算安安不说什么,我都已经动心了。

    我很想吃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让我产生了致命的饥渴感。如果能和这样的女人上床一次,我觉得少活十年我也愿意。

    但我马上又冷静了下来,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只是要找男人上床的话,她不必特别跑到这种地方来,我还是没弄明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机关,她说的快乐又具体是什么意思。

    如果搞不清楚这其中的含义,恐怕我很难进入她的身体。

    安安对着她说:“你好像最近又不快乐。”

    她说:“我的确不快乐。”

    “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安安问。

    “从国外回来之后就没有遇到一件顺心的事情,你该换个问法,比如最近有什么稍微让人觉得不那么绝望的事情?”

    安安没有接她的话,反而说:“你需要稍微放松一下。”

    她耸耸肩,对着安安举杯:“所以我来了。”

    说完之后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看到她杯中酒呈现琥珀色,绝对是洋酒,甚至可能是威士忌。威士忌的度数不输给白酒,将一口纯度这么高的威士忌一口闷,那她的酒量一定很好。

    安安先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又安排我在她身边坐下来,我却没有按照安安的话来不做。

    因为我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而且安安的举动让我感觉特别奇怪,我又不是她的员工,难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做一个舞男吗?

    安安可不管这么多,同样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介绍说:“我身边这一位是最近最让我快乐的男人。”

    “所谓的快乐你真的明白吗?”女人看着我,表情依然充满了怀疑。看来她天生就是一个怀疑主义者,这样的女人是很难被摆平的。

    “他真的这么有本事?”她问安安。

    “当然,他特别特别厉害,我喜欢的男人里面他是排在第一位,如果我年轻20岁,说什么都一定要跟着他。”安安的话几乎可以算是表白,由此沙发上的女人也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有些脸红地看着安安的话,知道她是在特别帮我说话。

    “你既然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为他生一个孩子呢?”她又一次举起了酒杯,可是酒杯已经空了,她举起来才意识到这件事。她可能已经喝醉了,反应已经不可避免地变得迟钝起来。

    安安的脸抽动了一下,安安这个人的涵养非常好,做出这样的表情应该是生气了,但是安安居然将这份怒气强行忍了下来,甚至脸上还挂着笑容,笑容依然是那么和煦,叫人如沐春风。

    对面的女人也冲着安安笑起来,两个女人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对视着。

    我觉得气氛莫名诡异。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和安安介入之后会发生什么故事?

    这些都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在我的满腹疑惑之中,安安说:“要不你们聊一聊吧,我出去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