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醒酒(3更)
    女人心都是九曲十八弯的,没可能这么简单就知道人家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的不合作让她略微有些苦恼,不过无伤大雅,她站起身来,想要亲自出去结账。可能安安对我有什么期待,但是我想这一份期待百分之百要落空了。

    她站起来之后的身高甚至超过我,她的实际身高应该比我略矮一点,但是她的脚上蹬着的可是15公分的高跟鞋!

    这个女人的身高已经不算矮了,为什么还要穿这么夸张的高跟鞋呢?我怎么弄不明白。

    只是站在我的身边就给我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坦率说这一次接触不怎么愉快,我也想重新找安安,弄清楚到底她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着。

    她喝了很多酒,走路的时候脚步很虚浮,而脚上的这一双鞋又像是踩着高跷。我总担心她会突然崴脚。

    这么夸张的鞋子,又是醉酒状态,如果崴脚的话那一定会非常严重,必须提前做好防范才行。

    果不其然,在要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她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还好我扶住了她的手臂。

    她被我扶住之后差点吐出来,脸色很差的样子,看来刚才的酒液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刚才故作潇洒地喝酒,现在恶果已经开始呈现。

    所以说没有本事就不要装逼了,现在弄得不是很难看、很尴尬?

    如果是赵旭东,我肯不留面子地数落他一顿,但我眼前的是一个绝世大美女,还真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我问她是否还好,她指了指沙发,我领会了她的意思,扶住她又重新在沙发上坐下了。

    “你稍微醒一下酒再出去吧,你要喝水吗?我可以可以倒一杯水过来。”

    她朝着我点点头,看样子非常无力。

    这里房间里面并没有水,我等于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但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我也只好去房间外面找水。

    我拿着杯子出去之后找了许久也看不到一个人,终于在来到一楼后在休息间里面撞见了大堂经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请问哪里有水?能帮我倒一杯水吗?”

    得到的答复是:”这里没有白开水,只有矿泉水。“

    矿泉水其实也没差,我拿了两瓶矿泉水回到房间,这个女人居然在房间里面已经睡着了。

    昏暗的光线、白皙的肌肤还有略微起伏的胸膛,构筑成一幅无比诱人的画面。

    我觉得她简直就是仙女下凡,颜值高得好像一尊雕塑。简直让我想亲手确认一下,她的五官到底是不是纯粹天然的产品。

    或许我做什么她都不会知道吧?反正她现在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我的心中不断产生魔鬼的想法,让我想要跃跃欲试……

    同时又有一种想法告诉我:这种事情绝对是不可以的,曹立你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用不着座这么下作的事情。想要什么女人堂而皇之地去追就好了。根本犯不着做这么猥亵的事情。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这个时候,张小美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在电话里面,张小美问我:“曹立,你现在在家里吗?”

    “我现在不在家里。”我现在已经不敢骗张小美太多了。

    “哦?又出去了?这么晚你一个人吗?”蒋小美的语气里面略微有一些失望。看来张小美嘴上说可以忍受,其实心理一样会忍不了,这也难怪,张小美又不是什么圣人。

    “没有,事情恐怕和你想的略微有一点区别,而且现在的状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形容。”我看着躺在沙发上熟睡的女人,“好啦,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这敷衍的话语却将张小美哄得很开心:“那你现在在苦恼什么?你别不承认,我听你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你在苦恼什么事情。”

    “情况大约是这样的,有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喝醉睡着了,而我呢,现在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你说我一个要将一瓶水倒在她脸上叫她起床吗?”

    张小美警觉地说:“你现在在宾馆里面吗?”

    “你弄错了,是很多人在的场合。”我心虚地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概是这样吧……

    “既然是公共场合,总有人会帮忙的吧?”

    我回复张小美说:“问题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我觉得如果我不做好人的话,她肯定会被别的色狼吃掉。”

    “你自己就是最大的色狼好吗?曹立。”听语气张小美似乎要发飙了,我现在真是后悔和她说这么多,早知道就敷衍过去好啦。

    我还想和张小美解释什么,然而这个包厢里面手机信号不太好,再加上我的手机本来就已经老化严重,电话居然自己断了线。张小美再打电话过来,声音也断断续续,完全听不清楚。

    我索性挂了电话,明天再回去和张小美解释这个问题吧,也只能这样了。

    沙发上的女人皱着眉头慢慢醒了过来,问:“我睡了多久?”

    “大概十几分钟吧。”我将两瓶矿泉水中了一瓶递给她,“你应该回家休息了。”

    “回家休息?我来这里就是过夜的,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

    我只是隐约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但是毕竟安安没具体地告诉我,我也不好妄下定论。

    “嗯,安安的确没有对我说过。”

    “这里是有钱女人找快乐的地方,只要你有钱,各种各样变态的戏码都能找人来陪你玩,比如喝尿还有吃屎……不管多么重口味的东西,这个俱乐部都找得到陪你玩的人。”

    她这话说得我有些毛骨悚然。我虽然也涉猎了sm游戏,但是我一直都很排斥这种重口味,简直变态的游戏。所谓的调教都是渐进式的,后面当然会越来越重口味,但是我情愿停下来都不愿意玩这些变态的游戏。我身边的女人也很乖巧地没提过这方面过分的要求。

    我之所以这样,原因只有一个:我玩sm是为了找乐子,不是为了满足自己什么变态又离奇的嗜好,何况我根本没这么神经病的嗜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