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杰出的投胎技术(3更)
    她看着我说:“我的肩膀好痛,能帮我按摩吗?如果你能把我按得舒服了一切皆有可能哟,小弟弟。”

    “你不用许诺这种空头支票,对我没用的。”这是标准的女人对备胎才会说的话,这种不是拒绝的拒绝,赵旭东一年至少能听二十次。连带着我都耳熟能详了。

    这种事情只存在我愿意和我不愿意两个选择,绝不存在模棱两可的一切皆有可能。换句话说就是不想把你拒绝得那么难看而已。

    我示意她在沙发上躺好,然后慢慢地找到了她背后的蝴蝶骨,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在她的背后没有胸罩的肩带,她可能用的是乳贴,或者干脆就是真空上阵。

    我在她的背部慢慢的揉捏着她的肌肉。她的肌肤感觉很好,非常富有弹性,皮肤也非常有光泽,摸着的手感就像感受丝绸一样,简直是上好的艺术品。

    这样的肌肤,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人间极品。

    如果能和这样的女人发生一点什么故事,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能够拒绝,我同样也不例外。

    但是她这样的女人明显也是矜持的,就算出来买春也会挑选自己钟意的男人,如果不是钟意的男人,恐怕连一个脚趾头都很难碰到她。

    我的双手在她的背后慢慢地揉捏着,她的肌肉状态其实算不错,只是有些僵硬而已,可能是坐太久的缘故,还有一种可能是因为胸部太大,加重了肩颈的负担,胸大的女人普遍普遍肩颈不太好。

    张小美和嫂子就日常颈椎痛,都是我给她活血拿捏的。

    胸大除了好看,同样也是沉重的负担。

    在我的按摩下,她慢慢的发出了一点点呻吟声,这呻吟声十分压抑,若有似无。

    我问:“怎么样?”

    “想不到你的手艺挺好。”

    我的手艺都是在嫂子和张小美身上实验来的,嫂子和她年纪差不多,嫂子觉得舒服的地方,我在她的身上都慢慢地来过。总能瞎猫撞见死耗子。

    她呻吟的声音慢慢大起来,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她逐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如果旁人只是听声音的话,可能还以为我在做另外一回事。反正我的下面早就已经变得硬邦邦了。说实话,我恨不得现在就将她的连衣裙完全撩起来,然后将老二甩在她的大腿上,慢慢贴着她的黑色网袜慢慢摩擦,就算不真刀真枪地插进去她的身体,我觉得这样也足够我爆发一轮了。

    我现在算是全身解数都使出来了,如果这还不能让她满意那我也无计可施了。不过我觉得倒也不用那么悲观,至少现在我们已经有身体接触了不是吗?

    上床估计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这个女人肯定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只要我继续给予她快乐的感觉,肯定一样是手到擒来。

    她漂亮的只是围标而已,并不包括灵魂。

    她一开始还和我闲聊几句,后来只剩下娇喘声,最后娇喘声都慢慢归于沉寂,等到我的手慢慢移动她的腰部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说实话,我很想在她身上多揩点油,但是内心又有另外一个想法,告诉我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这样只会让人家看低你。

    我的内心又处于天人交战的状态之中,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我将手从她的身上挪开,然后打开了另外一瓶矿泉水,刚才我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也已经累坏了,需要稍微休息一下才行。

    我才坐下没多久,安安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之间的状况之后,笑着问道:“怎么样?搞定了吗?”

    我也同样笑看着安安,“她喝了很多酒,应该能睡很久啊。再醒来恐怕是明天早上的事情了。”

    安安马上变得轻松了下来,不过说话的声音依然很小,看样子生怕惊醒了沙发上熟睡的女人,“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太能干了……”

    安安不对我毫不吝惜溢美之词,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这个女人我觉得还好呀,没有那么难摆平啊,怎么会你的员工说得太夸张了?”

    安安说:“那是她今天心情特别好,没对你发脾气,她要是对你发脾气的话,你早就爬着出去了。她这个人心里从来都没什么定数的,所以大家才会这么怕她。”

    “她到底是谁?”我觉得这么厉害的女人肯定来路一定不小,难道是什么大老板的小蜜或者情人之类的。

    不过安安的话推翻了我的猜想,她的来头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

    “她是市委书记的独生女,姓楼。”

    我的个天,这种人就天生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里有钱有势,长得还很漂亮,简直老天给予了一切能给与的东西。

    看我沉默许久不语,安安问道:“怎么了?害怕了?”

    “害怕倒不至于,我只是有些忌妒,你看她生得这么漂,有钱又有势,从一生下来开始就用不着努力就能活得比绝大多数人号。投胎技术简直是满分。你说我是不是投的技术很差劲,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说话的样子无比认真,说出来的内容却荒诞不经,安安被我的话逗笑,说:“等下请你吃宵夜,顺便,嘻嘻……”

    安安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玩调教游戏了。

    “这个俱乐部到底是干什么的?”我问。

    安安叹息一口气说:“这里其实我才拿下来,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分享,因为你是我现在最看重的人……这里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带你过来的。这里是达官贵人们寻找快乐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接受调教的地方。”

    气氛莫名变得凝重起来,安安的眼神里面有一些感伤,说:“我们不如现在就出去吃宵夜吧,边吃边聊。”

    “我正有此意呢。”

    而这个时候沙发上的那个女人,突然起了身,睁开眼睛看着我:“啊,你们要去哪里?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她说完之后又重新睡在了沙发上,我和安安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安安才说:“她刚才在说梦话。”

    “不会吧?”梦话居然能这么巧合地插入我们的谈话之中?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而接下来我看到沙发上的楼小姐,市委书记家的千金说完这两句话之后又陷入沉睡的状态之中。不知道她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