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诱惑(3更)
    我还不知道她先前经历了什么,所以问道:“你已经被调教了多久?”

    “从早上到现在……”

    这个答案让我大吃一惊:“这么久?”

    “薇薇安主人说奴的修行还远远不够,所以需要狠一点的调教。”

    安安居然也有女奴了?那我算什么?她的主人的主人?真像是绕口令。

    我稍微检查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私处,其实也还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或者红肿。看来她的体质和耐力都算不错。

    “你很怕痛吗?”我问。

    “是的。”

    “怕痛的人居然玩什么sm?”我直接在她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这一下同样很重,她又一次发出了娇哼声。

    “可是又好舒服,主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奴儿只需要承受就是了。主人思考就好了,奴儿不用思考,只用被主人弄……弄到**就好了。”

    她这种心思张小美以前也有过,就是被操得浑然忘我,脑子里面什么都不用想就最好了。被调教成母狗之后就不用有人的烦恼了,不用考虑什么社交,不用考虑什么人际关系,只用想一件事就好了——怎么取悦自己的主人。

    这么一想的话,倒是非常纯粹简单。

    她又解释说:“被打的时候还是很疼,但是被打完之后,如果又莫名其妙的想要,不被打好像全身都在痒……”

    看来真是贱货这个词语就是用来形容这种人的。

    我在她的身边走了一圈,还没选定用什么东西调教她才好,她却一直盯着我的老二,目不转睛,看样子十分渴求。

    我想了想,她是安安的女奴,玩得太过分也不好,大家一回生二回熟,总要完整地操过一回才能知道对方的脾气和秉性。

    我将老二又塞入了她的身体里面,她马上哆嗦了一下,看样子身体也一样非常敏感。等我开始真正地进攻,她已经在地上瘫软如泥,淫声浪语不断。

    基本就是什么好深、好大、要死了之类的话,这种话听得多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等到做得差不多了,我才问她:“你也是这里的员工吗?”

    “不是的……我是这里的客人。”

    “客人?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出了钱请人来调教你?”

    “对啊,就是这样,这里的女王很厉害,想要女王调教的人很多,不一定排得上号呢……我都是用了关系才……啊……又顶在最里面了。”她被我这么一弄差点翻白眼。

    安安真是了不起,居然将调教做成一门生意了。这女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一身细皮嫩肉保养得非常好,看来也是养尊处优的主。

    真是不理解这些人……出了钱之后给别人磕头,让别人打自己……

    大概这就是所谓有钱人的恶趣味吧。

    我在椅子上坐下来,解开了她一部分绳子,给了她一部分自由。安安真是没一点轻重,绳子捆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绛紫色,看来捆绑的时间一定很长,这对身体是有伤害的。但是我没有选择说出来,因为这么直接说出来不是拆安安的台吗。

    我还不至于这么笨。

    不等我吩咐,她已经坐在了我的身上,开始自己摇摆起来。一开始她摇摆的幅度还不是很大,到了后来完全放飞了自我。呻吟声也渐渐没有顾忌起来。干到一半可能突然想到了我不许她叫的太大声的命令,又开始拼命忍耐起来。

    “好啦,你喜欢叫多大声就多大声,你不怕别人听见我当然也不怕。”我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有了我命令之后,她果然不再压抑自己,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下面的水也如同泉涌。

    我顺手拿了两个小乳夹夹住了她胸前的花蕾,她的声音变得更大了。顺带着在我身上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完全变成了为**而生的雌兽。

    没多久她就没了力气,我将她反推在了桌子上,从后面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我一轮猛干如惊风骤雨,弄得她连续泄了三次身子,弄得周身瘫软无力。

    而我也射在了避孕套里面,我才刚坐下来,她就迫不及待地将我老二上的避孕套取了下来,先将里面那些白色的液体喝的一干二净,然后还意犹未尽地在我的老二上舔起来。简直想要榨干我全部精力的样子。

    这个女人的**一定非常强烈,恐怕一般的正常**很难满足她,所以才会在这里被调教吧。这些道貌岸然的有钱人背后难道全都是男盗女娼?

    女人跪在地上,不断地舔着我的老二。没有我的命令她不敢停下来。

    我拍拍她的脸颊,“好啦,把屁股翘起来。”

    得到我的命令之后,她马上露出了喜滋滋的表情,然后迫不及待地在我面前翘起了屁股。她的那里黑色素沉降很厉害,是非常标准的黑木耳,不过胜在水多。看来刚才几次的**都没能完全满足她。这个女人真的是欲壑难填。

    屁股里面依然插着一根狐狸尾巴造型的肛塞,有这个肛塞,再加上秘壶附近泛滥的水光,给人一种无比淫糜的感觉。

    我将她后庭里面的尾巴拔了出来。这条狐狸尾巴不知道在菊花里面插了多久。反正我抽出来很久之后,菊花都久久不能合拢,一直都慢慢地吞吐着。给人一种非常淫糜的感觉。

    这个女人多半生育过,前面真的松弛,日起来实在没什么味道。我想倒不如试一下走后门是什么感觉。

    我才有这种想法,她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我、我在后面还没被人干过,还是不要了吧?而且安安主人说后面第一次是给我老公留着的。”

    “哦,那你去找你的老公爽吧。”我将手中的狗链丢开。她的脸上马上出现了无比失落的表情。

    我摸摸她的脸蛋:“这种事情我和你不说,你老公又怎么会知道不是第一次呢,你只用哄着他不就好了?男人本来就是要哄的呀。”

    我觉得自己说话的神态好像诱人堕落的魔鬼。但她本来就已经很堕落了,没过许久她就郑重地对我点头,“这里只有奴家和主人,主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包括给菊花开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