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嘿咻嘿咻(3更)
    我最后是被人抬出酒吧的,谢天谢地,这里是安安的场子,她随随便便就能叫来几个腰宽体阔的壮汉。

    躺在安安车的后排我的脑子一片混沌。

    她今天晚上滴酒不沾,就是为了方便开车。苏菲坐在一边照顾我,顺便充当我的枕头。

    我头枕在苏菲的大腿上,感觉疼得快要炸开了。

    多亏了苏菲一直帮我做按摩,我这才好受一点,她抱怨地说:“杨琴她白酒都可以喝三斤,你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你真是有勇气,居然敢主动找她喝酒。你不知道生意场上那些人看到杨琴端起酒杯有多害怕。”

    这种恐惧我算是切实地体会了一次,下次她就算说破天窗我也不会和她喝酒了。

    这种行为和自杀性袭击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头脑一片混沌,而且在车上一颠簸差点直接吐出来。

    等下了车我才好受了一点,我看了一下下车的地点。是第一次我们双飞的别墅。

    至于一起去酒吧找乐子的人各是什么情况我已经顾不上了,我现在这种情况,能把自己整明白就很了不起了。

    我到了房子里面,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洗手间里面吐。

    胃里的东西吐空之后我终于好受了一点,精神也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只是我照镜子发现自己眼睛里面都是血丝,脸也红得可怕。

    我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之后终于觉得清醒了不少。

    我从洗手间里面出来之后,看到安安和苏菲两个人一头一尾坐在沙发上,都在玩手机。

    我回到客厅依然没什么精神,直接倒在了沙发上,就算躺在沙发上我也感觉天旋地转,甚至沙发似乎都是运动的。

    醉酒的感觉非常糟糕,我觉得今天晚上一定没精力做那回事了。除非苏菲能坐上来自己动。

    而苏菲也没辜负我的期望。马上靠了过来,先帮我倒了一杯水,喂我喝下去之后,又开始温柔地帮我按摩太阳穴起来。

    这样的亲昵让安安略有一些不满:“你们这么恩爱,我倒像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了。”

    她的语气似乎像是开玩笑,不过我知道安安私底下是很不喜欢苏菲的。这种半真半假的话是最让人难办的。

    我招招手让安安过来。

    她也不客气,直接躺在了我的身上,她的胸部挤压在我的胸口,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指被人含住。

    我这才看到客厅里面还有第三个女人。

    杨琴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是我在洗手间的那段世间吗?

    杨琴含住我的手指之后,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今天琴奴给主人灌了这么多酒水,主人可要狠狠地惩罚琴奴……”

    她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安安轻轻抚摸我的侧脸:“琴姐是我们圈子里面的老人了,什么花样都玩过,你今天有福了。”

    我有个屁的福……三个熟女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觉得今天晚上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就算是全盛状态我也没把我能应付得了,我又不是钢铁超人,何况铁杵也能磨成绣花针。

    今天晚上我还喝酒,等于给自己加了一个虚弱的buff。

    哎……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这种事情只能听天由命了。

    安安慢慢将舌头伸了出来……

    而我也只能永恒这样的方式回应她。

    两个人的舌头不断地纠缠在一起,我已经难以分辨方向,甚至忘记了这里是哪里,我又是谁。

    马上又有两条舌头不断地在我的耳廓内扫过,让我又酥又麻。

    接吻完之后我沉重地喘息着,但给我喘息的时间并不长,马上又有一条舌头伸了过来……

    昏昏沉沉的我这才想起来——我身边其实有三个女人。

    一个女人代表了一份快乐。

    三个女人加在一起,是一大份快乐。

    而且我本来就喝了很多酒,酒精让我头脑昏沉、难以思考,同时也陷入了一种毫无道理的奇妙快乐之中,我找不到理由,但是我就是很开心,就是想要搂着女人放肆地大笑、吵闹,挥洒自己的精力。

    这种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酒,甚至买醉。因为我现在真的很快乐,甚至好像能看到我的大脑在拼命在分泌多巴胺,这让人快乐的物质。

    安安找来了一条鞭子,并且亲自交到了我的手中,三个熟女并排趴在地毯上。

    我将三个熟女的裤裙粗暴地撕扯下来。三个人的臀型完全不同,杨琴的屁股最饱满,简直像一个成熟的蜜桃,安安的屁股翘得最高,腰臀之间的曲线最分明,而苏菲的屁股最有少女的感觉。

    我将鞭子拿起来,在三个女人的臀部上慢慢地抽打起来。

    杨琴的反应非常强烈,我打她也最用力,倒不是我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仇,我只是真的想看她到底能流多少骚水。

    她的骚水不仅将大腿内侧弄得亮晶晶的,甚至都流到了地毯上,简直像是开自来水厂一样。

    安安已经算敏感体质了,但是和杨琴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都不免佩服调教过杨琴的人。这个调教师的技术一定非常高超,才会将杨琴的身体塑造得这么妖媚。

    苏菲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杨琴发骚的样子,她接受调教的次数最少,连基本的羞耻心都还没克服,看到杨琴流了一地骚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将鞭子的把手慢慢插入杨琴的菊花,里面非常软,几乎不费力不润滑就插到了深处。

    果然,她这里早就被人调教过了,说不定鸡蛋都塞得进去。

    只是这么想的话,我不免觉得有些扫兴。比起已经调教完成的身体,我还是更喜欢苏菲这种开发未充分的。

    杨琴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给我磕头起来,还说什么感谢主人的赐予。

    更让我觉得非常没有趣味。

    如果一个女人连害羞都不知道了,那也真的是没什么搞头了。简直就像是别人吃剩下的骨头。

    我再看苏菲,不免觉得她更加可爱了。看来所谓可爱这种东西还是要对比一下的。

    不过,今天晚上就算将就也没办法了。

    唔……我的兴致已经来了,我要搞定这三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