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焦虑(6更)
    我觉得嫂子是真的很漂亮:“嫂子,你长得这么漂亮,应该有很多追求者吧?”

    嫂子的脸一红,然后眼神开始躲避起来:“这关你什么事?”

    嫂子娇羞的样子让我有些意外,就算有男人追,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为什么要害羞?

    我还想继续这个话题,但是嫂子马上就出门去了,根本不给我继续下去的机会。

    嫂子的害羞,我全看在眼里,我这才发现嫂子也很少女的一面。

    好死不死,安安又给我打电话了。

    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能承受了,于是和她说先稍微休息两天,不然身体真的吃不消。

    她笑着在电话里面说:“我不是想和你**,是想带你去见识一点好玩的东西,苏菲也会来,你们有兴趣吗?今天出现的可是都是本市的大人物哟。”

    不管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我都没有兴趣,因为我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我真的很累很累,累到一动都不想动。

    第二天去上学我都不是特别有精神,坐在教室的座位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总觉得我和这些同学好像已经隔了一个世界。

    尤其是赵旭东,我和他一直是无话不谈的,现在已经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层隔膜。还偏偏是我自己造出来的。

    课间的时候周娜还特别跑过来问了我两次到底身体怎么样?能不能坚持上课。

    弄得我有些尴尬,而赵旭东更是不知所措,问我:“什么时候灭绝师太对你这么好了?”

    周娜在班上一向冷漠,很少关心学生。就算关心也是对李雪那样学习好的学生。

    赵旭东怀疑地说:“你和灭绝师太是不是有一腿?”

    他这个怀疑是对的,但是就算我告诉她实情,他也未必会相信。因为老师和学生搞在一起,这种事情不管怎么说,都太惊世骇俗了一点。

    张小美还是一如往常,在学校里面看不出任何不对的端倪,和萧月宸的相处似乎有了一些进展,两个人偶尔也会说说笑话,看着两个大美女凑在一起说话,我的百合之魂熊熊燃烧起来,别说我了,就是赵旭东也都盼着她们快点百合。

    只要是好看的人凑在一起,怎么都特别有观赏性。

    自从上次我拒绝了安安之后,一个星期都平安无事,她没联系我,我也不敢主动联系她。

    上次的疯狂我可是有一些受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每个星期来一次,我觉得活到30岁,我的身体就会被完全透支。

    这一个星期我都在扮演好好先生的角色,和张小美双进双出,在家里帮嫂子做家务、做饭,上课也有认真听讲,学校的作业绝对按时交,好像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正轨。

    可是我的心又慢慢的躁动起来,或许人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吧,平静的时候想要刺激,刺激的时候想要平静,总是处于一种满足的状态里面。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菲居然约了我,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她和安安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所以我答应了。

    再次见她的时候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装,硕大的墨镜在看到我之后摘了下来,还冲着我愉快地招手。

    我坐下来之后她问:“我们之间的见面,你有没有对薇薇安说?“

    “当然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她?”

    “我觉得还以为你们正在那个呢……”苏菲说。

    “你说的那个难道是谈恋爱吗?”

    “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她反问我。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有些事情不用说的太明白,她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上次和我提过的那个**俱乐部,你还记得吗?”

    “嗯,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苏菲小声地说:“我已经退出了。”

    “你把我叫出来,就是特地和我说这种事情吗?”我又不是她的老公,这也太奇怪了。

    她说:“其实我还想见一见你。”

    “见我干什么?”我怀疑苏菲真的爱上我了,这种情况的概率虽然低,但不是没有可能性。

    “我想要一个孩子。”

    “啊?!什么情况?你不是有老公吗?怎么和我说这种话?”

    “我的老公他……”苏菲似乎有一些话难以启齿。

    她有些无奈地看着我,这里是一处咖啡厅,我们坐的地方靠着窗户,不是特别私密,总觉得不是什么说话的好地方。

    “不如我们换一个地方吧。”我提议说。

    她说:“没事,我早就已经开好房间了。”

    于是们坐电梯到了酒店顶楼,进入顶楼之后,她迫不及待地和我接吻,显得非常贪婪,一般情况下她不是这样的。

    苏菲今天很不正常,让我觉得非常奇怪,于是问:“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今天的我或许才是真正的我,我的心里一直都非常着急。”

    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着急的,养尊处优,并且拥有大家都羡慕的生活。

    刚才她说了什么要个孩子之类的话,对我来说也太惊悚了,我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打算,何况她还是别人的老婆,生一个孩子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后面的事情想一想都头疼,我要不要负责呢?

    如果我知道那个孩子是我的,我到底要不要看去看他,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生活下去呢?

    如果我选择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想肯定会有一种负罪感。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觉得无比麻烦,接下来的事情我甚至已经不想继续想下去了。

    我将苏菲推开:“你今天好像不是很在状态……”

    她说:“你是不是在嫌弃我,嫌弃我身体脏?”

    “我没有,但是生个孩子这种话题,对我说会不会觉得有一点太早了?”

    苏菲不再看我,而是在沙发上坐下来。

    坐在我面前的苏菲双眉紧锁,目光不断地游离,似乎在焦虑什么。

    一开始我根本没有在意,但是后来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她的手指开始无意识地颤抖起来,一开始还很轻微,后来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甚至后来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了。

    “药……我的药呢……”她的焦虑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而且有变得更加严重的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