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母女花(6更)
    安安亲自开车来接的我,在车上还有一个女孩子,大约20多岁,一直在给安安汇报商业上的事情。

    安安一边开车一边倾听,多数时间都在点头,对于这些商业上的事情,安安一点都不避讳我,可说实话我听的非常不明白,而且我对这些事情有一点兴趣都没有。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已经出了市区很远,但是还没有到所谓的销金窟,我不免有些烦躁起来。

    刚好在这个时候终于到了,在一片幽深的竹林旁,还有一条小河,在竹林后面才是一座停车场,停车场里面有很多豪车,这样的地方招牌都没有,更显得低调。

    我只是看停车场的许多豪车,就不免对这会所产生兴趣。

    在安安的带领下,绕过竹林之后我看到一幢三层的古建筑。

    而在这一座建筑之后,还有连绵的建筑群,一直连绵到湖上。

    我说:“这里夏天一定很多蚊子。”

    安安笑起来,“靠水的地方本来就蚊子多。”

    随后她严肃地对我说:“这里其实是不接待外人,只接待会员,私密性非常好,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弄一张会员卡哟。”

    ’算了吧,不是我这个阶层能够消费的。“

    安安笑起来:“没关系,这个钱我可以帮你出,也不是多少多大的数目,只要你开心就好。”

    “还是算了吧,等今天之后再说以后的事情好吗?我都有点后悔答应你来这种地方了。””真的吗?“

    我实际上还是非常期待的。

    里面的布置非常奢华,和外表的古色古香完全不相搭,我们走进去之后,马上有一个穿着黑色套装的领班主动和我们打招呼。

    安安说,我们是来找田先生的。那个领班马上心领神会,带着我们进入了电梯之中,电梯运行得非常平稳,在二楼停下来。

    然后我们被带进了一个包厢里面,这个包厢里面的装潢非常豪华,比安安的那个会说要高档很多。

    我们才坐下来,马上就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小姐端着托盘走进了托盘里面,托盘里面放着一瓶人头马和两个杯子。

    小姐将托盘放在茶几上,然后问我:“是不是要打开?”

    安安说:“不必了,我是来找人的。”

    穿旗袍的小姐说:“可开酒就是田经理的意思。”

    “既然是他的意思,那就却之不恭了。”

    我对洋酒的味道没什么兴趣,甚至觉得比尿还要难喝,但这个开酒的小姐真的非常漂亮,如果是和她上床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抗拒,并且非常开心。

    开完酒之后旗袍小姐一直贴着我的身体坐着,似乎要陪我喝酒的样子,因为这样一个漂亮姑娘在身边,我也不好装作对洋酒毫无兴趣的样子。

    就算是假的,也必须要自己假装成一个很有逼格的人。

    安安在我旁边一直笑,因为安安的存在,这个小姐也不敢对我过分亲密,只是一直帮我倒酒,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不过就算只是职业化的微笑,依然很有杀伤力。

    “这里的花销一定很高吧?”我问。

    “在这里玩一个晚上人均消费至少超过5万。”安安灰回答我说。

    听到这个数目,我瞪大了眼睛,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会带你去低档次的地方吗?”安安拿手机打起电话来,她的事情一直很多,陪我都是抽空。

    安安出去打电话之后旗袍小姐才敢对我更加亲密了一点,我很想问她叫什么名字,但是话居然有些说不出口,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种玩女人的场所,紧张当然是难免的。

    安安出去之后有一段时间,那个田经理终于来了.

    田经理是一个中年胖子,还有一点秃顶,不过形象非常和蔼可亲,他说:“薇薇安将你交给我了,你就是曹先生吗?”

    “不要叫我曹先生,这样很生疏,你就叫我小曹吧。”

    “啊?”田经理说,“好好好,我就叫你小曹吧,小操你今天晚上只用好好享受就行,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说完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给自己倒了一杯洋酒,我们干杯喝下之后,我的头脑有些昏沉,这个洋酒的度数一定很高,我不能再喝了,再喝的话估计就会陷入神志不清的状态。

    而我身边的女孩站起来对我说:“你跟我来好了,曹先生。”

    我跟着旗袍女孩朝着门外走去,穿过了一排包厢,然后又进入了电梯,最后在三楼停下来,难道今天晚上就是和这个旗袍女孩吗?那也还不错,只是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旗袍女孩住三楼的前台那里拿到了房卡,拿到房卡之前,她小声地和前台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我没有听清楚,她们之间的交流都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

    拿到房卡之后旗袍女孩帮我打开了房门,然后说:“曹先生,请你好好享受这个夜晚。”

    看样子她不打算进去,我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已经有一对女人追着你坐在里面,其中一个大约30多岁的样子,还有一个年纪可能不超过20岁。两个人都穿着同款的卡通睡衣,看到我之后慢慢地站了出来,而旗袍女孩也适当地关上了房门。

    我有些瞠目结舌,难道这是要玩母女花吗?

    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调调:30多岁的女人和小萝莉都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但是眉宇之间非常相似,可能是妆容的问题。

    可是这样也不免让我变得激动起来,有钱人当然什么都玩得到,玩得到各种各样的美女之后,最后总归要挑战禁忌的快感,所谓的禁忌当然是搞别人的老婆和女儿。

    如果同时搞的话,一个叫你爸爸,一个叫你老公,那想一想都会血脉喷胀,这件事非常不道德,但是不道德、禁忌的事情,往往都伴随着强烈的快感。

    我这个人从来自制能力都不很不好,才在沙发上坐下来,两个女人就真的叫了我一声爸爸和一声老公。

    只是这一声爸爸就让我下面硬得发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