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来访(6更)
    然后小萝莉又叫了一声妈妈,还说我们一家人总算团圆了。

    这个会所真是tmd要人老命。

    这样玩的话我感觉一个晚上来几次都不够,果然有钱才是最好的事情!

    难怪安安拼了命想要赚钱,如果没钱的话,哪里能想出这么好的服务?还来这里试钟!

    天哪,我觉得自己好像面前好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这扇大门打开之后,世界都变得不同了。

    我绝对不能对不起自己,人生得意须尽欢!

    我马不停蹄地解开了衣服的束缚,不仅有我自己的衣服,更有另外两个女人的衣服,然后左右开弓毒干着两个女人。

    这才还是先易后难。

    小萝莉很快去就被我干得娇喘连连,扮演母亲角色的女人则在后边推着我的屁股,方便我干她的女儿。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刺激了!好像梦中幻想的事情彻底变成了现实!

    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只要有钱,似乎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我一整个晚上都在干这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其实身体长相都只能打六分,如果满分十分的话。

    但是因为有了母女花这禁忌的快感,根本就不是六分加上六分,应该用乘法才对。

    而我也变得非常勇猛,几乎可以说是越战越勇。几乎干到凌晨三四点才休息,

    在休息之前,这一对母女又一起跪在我的面前,一起温柔的用舌头舔舐我的老二,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小萝莉还一个劲地说:“爸爸你好厉害哟,人家和妈妈都快被你干死了。”

    这让我产生强烈的冲动,差点又把她们两个人按在床上来一回。可是我知道已经实在射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小美女刚才被我干得梨花带雨,现在脸上还有一点啼痕,真是我见犹怜。

    看着一对母女并排跪在床上舔你的老二,真是一种特别强烈刺激的享受。即便知道所谓的母女不过是扮演的。

    等她们清理完了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躺在床上,女儿睡在中间,真的好像一对夫妻。

    tmd,我觉得自己已经爱上这个会所了,今天是母女花的话,那下一次是什么?

    我的心中完全地期待起来,我的手在少女那似乎还没完全发育的**上来回扫荡着,她马上因为太过疲惫马上陷入了梦乡,但是依然皱着眉头,说着一句含糊不清的话:“爸爸不要了。”

    简直让人受不了!

    安安是第二天中午开车来接我的。

    我说了不在外面随便过夜,但是还是食言了。果然所谓的坚守都是因为诱惑力不够。

    因为一直从昨天晚上八点一直折腾到了今天凌晨三四点。我醒来之后周身乏力,腰酸背痛……身边的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还在安睡。

    我被电话吵醒之后起来,看着床上的这一对母女花,下体还有些隐隐作痛。

    但同时心中居然又有了想要犯罪的念头,如果不是田经理敲门,我估计可能还要和她们再来一次。

    我穿上了衣服才给田经理开了门。田经理很有礼貌地问我:“昨天晚上怎么样。”

    “如果满分是十分的话,我想给十一分,简直是帝王级别的享受。”

    我的话语让田经理非常满意,“你开心就好,毕竟你是薇薇安的朋友,薇薇安已经在下面等你了,你要一起吃个饭吗?”

    我说:“也好。”

    田经理这么一说,我的肚子马上开始咕咕乱叫了。

    我下去的时候安安正在看杂志,看到我之后,愉快地笑着问我:“昨天晚上怎么样?”

    “昨天晚上真的是……我感觉这样下去迟早要精尽人亡。”

    安安放下杂志,摊手说:“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事情吗?”

    “我什么时候想要这样了……”我小声地嘟囔。

    饭菜非常可口,看来这里的厨师水平也很高。安安带我看了黄和赌,我也差不多知道了有钱人的享受是怎么一回事,不得不说,我真的增强了眼界。

    我们一起吃过饭之后,我终于能够回到家里。

    我的脚步非常虚浮,甚至上楼都没有力气。

    打开门之后,我发现嫂子好像也在家里,嫂子的房门没有关,而嫂子正在房间里面正在换衣服,嫂子的胸罩只穿了一半,在看到我之后尖叫了一声,你说奇不奇怪,嫂子的**我都看过多少次了,这有什么好尖叫的?

    嫂子连忙将房门重重地带上,这一下摔得很重,好像已经生气了。

    或许嫂子生气的不只是我突然出现,更有我夜不归宿的原因。

    过了好久之后嫂子才从房间里面出来,“你昨天晚上又死到哪里去了?”

    我有气无力地回答:“昨天晚上去同学家里了。”

    “你的样子怎么这么憔悴?”嫂子问。

    “昨天晚上没有好好休息,同学打呼噜的声音太大了,我现在感觉有点累,我想睡觉。”

    嫂子说:“你知道人家打呼噜还跑去和人家睡觉?你这不是笨?还有你也不要玩的太过分了,学习还是很重要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

    嫂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并且将电视打开又开始看湖南台的偶像剧。

    我坐在沙发的尾巴上,看到嫂子的脚趾头一直紧张地紧绷着,好像在防备着我什么,不过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有想法也不能对嫂子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睡了一个午觉,醒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天已经完全黑了。

    嫂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可大概去找她的闺蜜或者同学享受周末去了。醒来之后我一个人觉得冷冷清清,但日子总归要过下去,饭也是不吃不行的。

    我独自在家里做了晚饭,吃饭的时候张小美居然来敲门了。

    一般来说我家里有嫂子的时候,张小美是不会来找我的。

    看来张小美算准了时机。

    我打开门之后,张小美也说:“我刚才看到你的嫂子出门了,所以才来找你,现在绝对是安全的。”

    我其实觉得张小美的说法雨点夸张,她什么时候来找我都是安全的,嫂子对我的管理又不是很严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