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这下我算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

    我觉得女人一旦胡搅蛮缠起来都差不多一个样子,不过我一直说话还算比较清晰,有条理,没有给张小美糊搅蛮缠的机会。

    张小美陷入苦思冥想之中,随后问我:“你和那些女人都是怎么上床的?她们在床上都是什么表现。”

    “表现……表现不如你呀……”

    “少来,你跟我说具体点,她们是怎么**的?你是怎么看她们呢?从开头到结尾,我要一五一十最详细的。”,张小美的脸上依然还有泪痕,但是明显已经出现了兴奋的表情。

    赵旭东最近在迷恋绿帽小说,传说中的ntr类别:简单说就是我的老婆被别人搞了。

    这种小说的快感在哪里我是完全不懂的,但是赵旭东跟我解释说,很多男人都有绿帽情节,偶尔看看陶冶一下情操也不错,难道张小美也有这方面的心情吗?

    她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不应该这样才对,难道自信的背后是自卑?

    这东西就像八卦一样有着黑白阴阳两面,强大的自,背后居然是强烈的自卑,这么一想我就释然了。

    我添油加醋地将我的3p经历说出来。张小美果然是越听越兴奋,我说到后来和安安怎么搞的,张小美忍不住说:“你真是不要脸,就和那么大的女人搞,你有没有叫她妈妈?”

    “当然有!”

    “你好变态呀,和我说话,就让我觉得恶心!”张小美双腿开始扭动起来,她的反应非常奇怪,好像真的动情了。

    我的手不由分说地深入了张小美的双腿之间,原来张小美的那里早就已经湿润了。

    我将手抽出来,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她的下体分泌出来的液体,几乎没有什么气味,身体肯定非常健康。

    认真算起来的话,我和张小美已经有一两个星期没有做过了,她的**一直都比较强烈,这一段时间估计一直都在忍耐。

    也是经过了刚才的刺激之后,恐怕身体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只是刚才还冲我哭闹、发过脾气,所以不好意思将自己的**全部展示出来,现在就算被我发现了她的**正在升腾,张小美也非常害羞,假装没有这回事。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张小美。

    “不知道!”

    “那我手上的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张小美依然在抵抗我。

    我用命令的口吻说:“舔我的手指头。”

    张小美别过头去,根本不理会我。

    “你今天长本事了,是不是?”

    “那也比你好就要和40岁的女人**,我想想都恶心!”

    “呵呵,恶心,你是很久没被人捆起来操过皮痒了,对不对?”

    “我不!我才不管!我才一点都不想被你捆起来,,捆起来我特别痛,一点都不舒服,反正我再也不想被你捆起来,要捆就捆你的40岁妈妈去!”

    她最后一句话激怒了我,我将她又重重地压在了床上,她开始挣扎起来,挣扎的力气非常大,可能是用了全力,不过她依然不是我对手,我先按住她的双手,然后坐着她的身体上,将我的老二掏了出来,在张小美的嘴巴上甩来甩去。

    张小美最后被我弄得实在没有办法,才哭哭啼啼地喊住了我的老二,没含两下就吐了出来,说:“你对别的女人很温柔,凭什么对我这么粗暴?”

    “你不是喜欢粗暴吗?”

    “我没有喜欢!”张小美依然在嘴硬。

    我干脆不理会张小美,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她下面的毛发处理得一干二净,就是为了发展方便我的品鉴。我最讨厌品尝下面的时候弄得一嘴都是毛,那感觉真是非常恶心。

    “你在做什么?”、

    我将张小美的肉蚌拨开,吐了一口热乎的气息在上面,张小美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看你的身体多么老实。比人性格要好多了!”

    张小美已经不做声了。

    而我也开始认真地吸吮起来。可以说是非常贪婪。

    “你干嘛用这么大力气?”

    “因为我喜欢吃你的下面呀!”

    “那你给别的女人吃过没有?”

    “怎么可能吃她们的下面,她们吃我的差不多!”

    “我不信!”张小美依然在闹别扭。

    “你要我怎么样你才会相信我,我真的不是不跟你坦白了吗?”

    “你肯定还有没坦白的!”

    我的确还有没坦白的事情,但是我并不打算什么事情都跟张小美说。这样一来我在她面前岂不是就像没穿衣服的婴儿一样?

    人多少都是需要一定**的,不是么?

    张小美被我舔得一阵哆嗦了,没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她的体质本来就很敏感。

    “我今天要把你捆起来才行,你不老实。”

    “你做坏事!我没有原谅你,你在外面胡搞和那么多女人发生关系,我想一想都恶心,我以后要去外面和别的男人胡搞,说不定就和赵旭东搞在一起,给你带大大的绿帽子!”

    张小美的话让我额头青筋都站起来了,这个妞儿也真是太难搞定了。

    “你敢!”

    “我凭什么不敢?你在外面胡搞,我也来!”

    我气急败坏地在张小美的脸上拍了一下,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呼吸起伏也变得剧烈起来。我还以为她又生气了,没想到她说:“为什么会这样?你明明在打我侮辱我,我却觉得好舒服……我真的好丢脸。”

    我将张小美的裙子掀起来,在她的床上已经有了明显的一滩水迹,可能是刚才我的一巴掌让她潮喷了。

    “你应该认清自己,你就是一个被虐狂,只要被我虐了就会特别快乐,而我最喜欢的女人就是你,我会认真地虐待、呵护你一辈子,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你这样算是求婚吗?”

    “你看看自己,已经被我干得是在床上撒尿了,还好意思和我说这种话吗?等下丈母娘不在,要怎么办?”

    “我会自己洗掉的!”张小美对我说,“每次我们做过之后床单都很糟糕,都是我自己洗的,我妈还以为我最近变得勤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