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这些事情张小美从来都没对我说过,我听起来还感到非常新鲜。

    嗯,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张小美那纯白的身体,“小美,你想要的吗?”

    张小美点了一下头,“可是我们就在你撒尿的床上做吗?在书桌前面做,好不好?”

    张小美回说:“好了,你不要捉弄人家了,人家就是你的奴隶,好不好?你快操我好吗?”

    张小美无比的动情地看着我,既然愿意和我发生关系,那说明她的心结算是彻底打开了。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和表姐真的没有做过吗?”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周舟。”

    “好吧,我相信你。只要不是我的表姐就没事。“

    我忍不住问:“为什么你的表姐特殊一些呢?”

    “因为我们是亲戚啊,你这么坏,我可不希望你去祸害!”

    张小美说的话言之有理,所以我决定用老二贯穿她的身体来奖励她。张小美从床上站起来,站到那个桌面上,翘起屁股方便我的后入,

    但是没几下她的腿就软了,我重新将她放回床上,还是后入的方式,这样能够更加深入她的身体。

    张小美一直呜咽着,,然后到了后面一直要求我打她,张小美动情的时候总一直希望我打她,还说只要她发脾气,我就打她一顿,只要打一顿就好了。

    张小美她还真是一个受虐狂,受虐狂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被打就会快乐。

    我当然满足了张小美,在她的屁股上一阵抽打,但打完之后,又开始用舌头在屁股上舔起了被打得青紫的部分,经过舌头的舔舐之后又麻又痒,弄得张小美非常享受。

    撅着屁股,好像母狗一样摇来晃去。

    张小美这边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真是谢天谢地谢祖宗。

    被干过一次之后的张小美对我又恢复了以前的温柔,甚至躺在我怀里的时候还伸出舌头舔我的**。

    我一只手在张小美的股间玩弄着,我也想过张小美的菊花,那里非常敏感。

    但她始终拒绝我侵犯她这最后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张小美,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等

    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嘿嘿,张小美这里就要和她的处女说再见了。

    我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家里,嫂子今天下了一个早班,8点半就回来了,顺便还买了不少菜回来,我家嫂子买的菜切墩之后慢慢烹饪。

    我在厨房里面忙碌的时候,嫂子冲了起来从后面直接抱住了我的腰。

    嫂子问:“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我把你看作一个漂亮的女人。”

    “那你为什么还不要我?”

    “我心里还有一点障碍,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嫂子说:“那我还要给你多久时间?”

    “或许一个月或许两个月,其实我觉得自己快要走出来了,我能将你看做自己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再那个好不好?”

    “什么叫自己的东西?你把我当做什么呢?”嫂子抗议起来。

    “可是你不就是一个奴隶吗?”我用强硬的眼神看过去,嫂子的眼神马上转换柔和了下来,她说:“你和一个哥哥一个样,都不把人家当作人看!”

    嫂子说话的感觉很像撒娇,嫂子这边看来也搞定了,后面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我的心情变得非常好,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我所掌控的轨道之中,我喜欢这种感觉,任何时候脱轨的感觉都会让我觉得非常,厌烦。

    回到学校,赵旭东告诉我,他看上了另外一个姑娘,萧月宸这个难度太高了,所以赵旭东已经选择了放弃。

    我觉得,样其实挺好的,因为萧月宸的难度真的太大,对我来说都太高了,要降服萧月宸这样的女人,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男人才能做到,至少我觉得自己不行,赵旭东那就更加不行了。

    赵旭东看上的女人是谁?我很好奇,但是赵旭东一直对我神神秘秘的,说之前和你说的那么多姑娘都吹了,我觉得应该不是我的问题,问题可能是你这个人天生比较倒霉,我和你说了之后,导致我也跟着倒霉了。

    赵旭东这话说的简直毫无道理,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却来到了我的头上,但是我有什么办法,人一旦失败多了,就会变得迷信起来,我也只能在心里祝福赵旭东早日逃脱单身狗的宿命了。

    这个星期六,我本来说好了和张小美一起去逛街,但是事到临头我反悔了,我说嫂子有事情要派我去做,其实是假的。

    真实的原因是俞蓉约我去开房,我问俞蓉是不是早就受不了想要被操了。俞蓉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还说下面早就痒得不得了了,星期三的时候就恨不得被我猛干一顿了。

    我觉得俞蓉其实也还挺不错的。在这种事情上,俞蓉总是非常坦诚。

    来到宾馆之后,俞蓉今天带了电脑过来,她要进行cosplay的后期修图。

    但是进了房间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将裤子脱掉,然后把空调打开,就那么光溜溜的光溜溜**着下身,趴在床上修图。

    看来是工作放松两不误。

    她修图的手法非常生疏,而我则在俞蓉的身后耸动着,她偶尔用电脑和班上的同学聊天,我的同学个个都在做作业,在群里都是发着作业相关的问题,偶尔也会发一些搞笑的图片,她们根本不知道我和俞蓉现在是结合为一体的状态。

    一个下午,我在俞蓉的身体里来了三发,不带套是她坚持的事情。她喜欢拳拳到肉的感觉,说实话我也喜欢这种感觉,隔着一层薄膜,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但带套总是对女生有好处的,但俞蓉都不愿意那我就更加无所谓了。做完之后,我问俞蓉:“你现在还有没有和那些中年大叔联系?”

    她说:“没有,不是有你了吗?用你来做人肉自慰器,其实挺不错的,比那些大叔要好。”

    俞蓉的话有些让我汗颜,我问俞蓉:“女生被开苞之后是不是就堕落得特别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