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安安用舌头在石巧的脊背上慢慢滑过,温柔的舔舐让石巧绷直了身体。我觉得她的身体现在应该充满了异样的感觉,看上去十分辛苦,甚至算得上苦闷。

    我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着两个女人的百合戏码。我安享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如同主宰一切的君王。

    匍匐在我脚下的两个女人则是我的宠物。

    这样的游戏足够让人觉得痴狂。

    我将酒杯放下来,觉得应该给她们加一点戏码,现在不够激烈。我将石巧脸上的口枷慢慢解开,我才打开口枷,安安就迫不及待地和石巧吻在了一起,两条舌头灵活地交缠在一起,显得无比动情,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淫糜起来。

    我总觉得安安对女人的兴趣是超过男人的,至少她就从没这么激烈地和我亲吻过。这种迫不及待的表情一般只有虐待游戏里面我才能看到。

    激烈的接吻是最能刺激**的行为。两个女人变得越来越动情,连我都看得也有些不能自已。

    但是她们接吻的时候是如此投入,我感觉都没有足够我插足的空间,或许在她们弄得精疲力竭之前我都只能端着酒杯做一个纯粹的观众了。

    两个女人的手不自觉地变成了十指紧扣,我觉得特别带感。我看av都特别喜欢看两个漂亮妹子舔来舔去的片子,总觉得比激烈的活塞运动更有美感。

    现在看现场直播,而且咫尺之遥。简直看得我血脉喷张。

    接吻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舌头不断地在口腔和空气中纠缠。

    接下来的变化我完全没想到,我一直以为安安才是攻,没想到石巧居然渐渐地占据了主动,安安居然被她反身压在了身下。而且安安的表现非常安分,根本就没有反抗过。看来她只是熟悉sm游戏的流程而已,实际上还是一个被虐狂。平时有理智的时候还可以稍微伪装一下,等到**如火的时候就再也克制不住奔腾的**了。

    **是火焰,足够将我们全部吞噬。

    我看着两个女人的**叠加在一起,私处则拼命在一起摩擦着。

    安安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我已经完全知道她的意思了——她已经十分渴望我的身体了,只是和石巧磨豆腐恐怕她很难体会到真正的满足。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两个女人的面前慢慢蹲下来,我将手指头伸出去,两个女人马上争先恐后地吸吮起我的手指头,舌头将我的手指缠绕,或直接吞入口腔之中慢慢地搅拌。

    **在这样谄媚的行为之中慢慢开始沸腾起来。

    安安用牙齿将我的裤链拉了下来,我露出笑容,这个游戏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等我将裤子脱下来,石巧迫不及待地将我的老二含到了嘴里,开始卖力地吞吐起来。

    在外面她是大老板、女强人,手下几百号人靠她吃饭,可在这房间里面她不过是用来取悦我的母狗而已。

    所谓的母狗并不需要什么尊严,只需要给予她变态的快感就足够了。得到满足的不仅仅是**而已,还有平时紧张工作而压抑的心灵。

    等我将鞭子拿起来,地上的两条母狗侍奉我的动作更加卖力了,似乎变成了一场比赛,比赛的内容是取悦我。

    只是稍微喘一口气,我的鞭子就已经毫不留情地落在了石巧的屁股和脊背上。鞭打带来的红色痕迹让她身体慢慢地发抖,不过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谄媚了。

    我感觉差不多要爆发出来的时候及时叫停了她们的行为。

    我一个人要对付两个熟女,必须要控制好节奏,不能这么轻易就将子弹给交出来。

    我在椅子上重新坐下来,石巧则在我的身上坐下来,将我的老二尽根吞入,随着她腰部的慢慢蠕动,从嘴角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我将桌子上的红酒拿了起来,全部都倒在了石巧的胸部上,冰凉的红酒在她的身体上慢慢地流淌,而我也则开始吸吮她身体上的红酒来。

    火热的舌头和冰冷的红酒让石巧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享受我的的这一份爱抚。安安则趴在我的脚边慢慢舔我的脚面。她可以说是最好的奴隶,总能找到最适合侍奉主人的位置。

    石巧腰肢的扭动慢慢加快,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也慢慢变大起来……她已经在忘我地享受这一份**了。

    我对安安说了一句话,安安立刻四脚着地爬到了桌子那边,看着这样一个美妇人扮作母狗在地上爬行,尤其是看的后背,爬行的时候她的屁股扭来扭去,真是难以言述的高级享受。

    我吩咐安安将桌子上的低温蜡烛拿过来。这种低温蜡烛比一般蜡烛要贵,本来就是开发出为了玩**的。

    蜡烛被点燃之后交到了我的手中,我将蜡烛稍微倾斜,燃烧产生的蜡烛油很快滴落在了石巧的胸部上。女人的胸部都是嫩肉。何况就算是低温蜡烛也同样刺激。只是低温蜡烛能减少灼伤的可能性而已。

    疼痛和折磨让石巧的下面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这一点我感受非常深刻,再加上她的腰乱扭。里面一波磨得我马上失去了控制力,直接发射在了她的身体里面……

    而石巧也在这个时刻到达了快乐的顶峰,我们两个人一起到达了所谓的快乐天国。

    石巧在达到快乐的顶峰之后迫不及待地抱住我,很多女人在最快乐的时候都是最软弱的时候,这时候最需要一个结实的怀抱。可是我的手里还拿着蜡烛,石巧突然袭击我手中的蜡烛差点掉在她的胸部上。

    她将我抱得很紧,以至于我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而且许久都没有松开我的打算。我已经在她的体内发射完毕了,我这才想到完全没有避孕措施。不过石巧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这种事情肯定用不着我来操心。

    我将这些无聊的想法全部从脑子里面赶出去,我现在需要的只是快乐,全心全意投入的快乐。

    而旁边还有一个我没摆平的熟女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