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石巧赖在我的身上,享受着**之后的温存。她的眼睛闭着,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这一刻大家都非常安宁。我心中生出来了一种莫名的感觉,石桥好像我的女儿一样。

    石巧终于从我的身上撑起了身子,瞩目我们依然结合的部分,然后笑着说:“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我要是再不让位置某个人就要哭鼻子了。”

    顺着石巧的话,我这才看到一边坐在地上的安安,脸上全是小委屈的表情,就像是谁刚才欺负过她一样。很明显,安正在幽怨我忘记了她。

    真是太有趣了,我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女人居然还能有这么可爱的表情。

    石巧恋恋不舍地从我身上站起来。粘稠的体液被拉成了丝线,依然连接着我们的身体。看上去无比淫糜。

    石巧从我身上离开之后,安安依然坐在地上,我笑着说:“怎么,还要我去请你吗?”

    安安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那边石巧要将自己身体上的蜡烛油清理干净,根本没有空闲来理会我们。

    “你还能行吗?”安安小声地问我。

    “你说呢?”我的老二慢慢站了起来。我十七岁年轻气盛,和张小美玩的时候连续来两发都是常有的事情,问这种问题未免显得有些多余。

    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安安喜上眉梢。愉快地将我的老二吞入了自己的身体,连基本的清洁都不在乎了。

    我进入她的身体之后果然感到火热又濡湿。

    “刚才是不是憋坏了?”

    面对我的问题,安安虽然觉得有些害羞但还是点了头。看来刚才我和石巧的肉戏对她来说的确是煎熬。

    “看在你这么城诚实的份上,给你一点奖励好不好?”

    安安抬起头看着我,眼神无比清澈,但身体的动作却无比放荡,”主人要给人家什么奖励?”

    我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根本没想好什么奖励,现在她找我要奖励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略微构思了一下,然后说:“打屁股……”

    “怎么这样……”安安的脸变得很红,“不是说给奖励吗?怎么要打人家。”

    “你不是喜欢被我打屁股吗?”

    “我……没有!”安安说话的声线特别娇媚,和平时成熟的女人声线完全不同,连石巧都忍不住朝这边侧目。

    我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拍打了一下,清脆的声音和她妩媚的呻吟合在一起,她也终变得老实下来,说:“我还要。”

    “还要?还要什么?”

    “还要主人打普股。”

    我摸摸安安的屁股,光滑白嫩、手感极佳。

    “不如我们今天玩一个小游戏吧,你叫我爸爸,扮作我的女儿。”

    安安马上叫道:“爸爸,爸爸,女儿不乖,你快打女儿的屁股,操死你的女儿吧。”

    “等一下,都说做戏要做全套,那边的美女,你今天就是我的二女儿。”石巧刚将身上那些凌虐过的痕迹整理干净,一脸无语地看着我:“你们玩角色扮演为什么我也要加入?”

    “不许顶嘴,就我们两个人玩多没意思样啊,你也一定要加入进来。这样吧,你是我的二女儿。”

    石巧的表情变成了苦笑:“这个……我真是叫不出来,不如我演你老婆,薇薇安的妈妈吧?”

    石巧接触这种sm游戏还不深入,羞耻感还不能完全克服,不过正是这样才有调教的乐趣。

    我先不理会石巧,我身上的女人早就欲火焚身,叫我主人、爸爸也不过是为了倒错的欢愉罢了。我应该满足她。

    只是一个姿势是很难满足安安的,我们在椅子上做了一会儿之后,改为了后入式,她跪在地上承受我全部的攻击。因为是第二次的关系,身体的敏感度下降,而持久力上升。安安又是敏感体质,没多久就被我干得趴在地上了。

    她的身体是越干越软,虽然爽到快要翻白眼了,但是她还是依然不忘记我们正在玩角色扮演游戏。这个中年美妇人一边娇喘着,一边说快被爸爸你干死了这一类的话语。这些话语都更加刺激我的神经。

    石巧也终于整理好了身体,她跪在安安的面前,埋怨又羡慕地说:“你怎么这么猛,哎呀,速度这么快好像打桩机一样,女人怎么可能受得了……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怎么没这样对我?”

    她一方面说受不了,又希望我这样对待她,真是自相矛盾的逻辑。

    “如果你叫我爸爸,我也能把你干得摇摇欲坠、口吐白沫……”

    “切!吹牛!”石巧和我说完话之后,马上很温柔地将安安散乱的头发整理好,然后慢慢将安安的下巴托起来,两个女人又一次吻在了一起。石巧似乎也很喜欢这种同性之间的游戏,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安安脸上原本十分苦闷的表情终于变得享受起来。

    石巧对我说:“你呀,稍微慢一点,一直这么快真的要被你干出人命的。”

    我按照石巧的话,将速率慢了下来,换成了九浅一深的套路。这种套路我几个女同学是最喜欢的,刚才那么狂野的玩法她们只会喊痛而已。

    可是当我的速度慢了下来之后,安安反而不满了,她嘟起嘴:“爸爸,干嘛慢下来呀,我就是喜欢这种被爸爸蹂躏的感觉,就好像我是爸爸的玩具一样。我可以承受爸爸全部的疼爱。玩具的感受爸爸干嘛在乎?”

    安安可是被调教完成的身体,只是普通程度的**怎么可能满足她。一定要够激烈,激烈到能碾碎她的理智才行。

    我朝着石巧看了看,石巧的表情非常惊讶,“看来薇薇安的身心都被你征服了,你现在就是让她做你的痰盂她都会愿意……”

    “哦,是吗?”我看着石巧,“总有一天你也会这样的哟。”

    安安的那个会所里面的确有这种重口味的sm游戏,饮尿甚至吃屎。不过我对这种恶心的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不是那些身心变态的有钱人,喜欢吃美女的屎。甚至愿意花一千块来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