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西餐吃得非常愉快。

    我们没什么交谈,心情好纯粹是因为食物好吃。

    美食是能够让人心神荡漾的东西,酒饱饭足之后,石巧开始和意大利厨师用英语交谈。我有些羡慕,我的英语经常不及格,英语老师也是经常说什么现在是一个竞争激烈的时代,以后会英语会和开车一样成为通用技能。

    我以前都对这个观点不怎么在意,现在却觉得英语老师说的是对的,因为最好的例子就在眼前。石巧可以和外国人无障碍地叫交流,我却不能。

    我不喜欢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也讨厌喊口号。学习的真正目的应该是为了实用才对,反正我是不知道那些复杂的立体几何有什么作用的。特朗普连6*16都口算不出来,不一样沃顿商学院毕业还当了美国总统?

    吃过饭之后,安安接了一个电话,有事要先离开。

    我和石巧又回到了酒店的顶层。哦,对了,还有嫂子的那个闺蜜,她也一直跟着我。

    我们回到了套间里面,石巧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摸摸自己的小腹,夸张地说:“人家觉得肚子都变大了呢。”

    石巧这是在对我撒娇,看得嫂子的闺蜜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应该根本没想到我会和这里的女老板是这样的关系。我也不知道石巧为什么要来这么一出,不过既然她已经都这样了,那我也只能配合她了。

    我摸摸石巧的胸部,“你胡说,明明这里变大了才对。”

    “曹、曹立……你、你不是高中生吗?”嫂子的闺蜜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看她惊讶的样子,似乎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我一个高中生和一个女强人、霸道总裁搞在一起,说实话违和感挺强的。一般人肯定想不到这样的故事展开。最多以为我和石巧是亲戚关系,石巧是我的长辈。

    “对啊。”我搂着石巧亲了一个嘴,“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告诉我嫂子。”

    “啊?”

    “你也不想自己玩仙人跳的事情被嫂子知道吧?”既然双方都握有对方难以启齿的秘密,那我就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我继续在石巧的身上探索,旁边有一个观众之后石巧明显变得更加兴奋了。她该不会有暴露的癖好吧?

    我还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但是石巧的电话响了起来。石巧不情不愿地将电话拿了起来,随后皱眉说:“他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干嘛……”

    听石巧的语气似乎很不喜欢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又非常重要,以至于他的的电话不能不接。

    石巧接了电话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低沉的男声。说的都是商业上的事情,我也听不太懂。

    石巧接电话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揉搓她的胸部,她甚至将白衬衣的衣扣自己解开,方便我的作弄。

    石巧的呼吸变得急促,脸也变得很红。而旁边嫂子的闺蜜真的看呆了。她完全没想到我和石巧会这么大胆。

    这个电话一开始石巧还很放松,到了后面却峰回路转,直接从我的身上站了起来,连眉头都再一次紧蹙。我虽然听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别的还是听得明白的。

    石巧和电话里的男人约好了马上见面。

    等她挂了电话,我张开双手问:“你要抛弃我吗?”

    石巧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对我说;“这边不是还有一个小姐姐可以陪你吗?”

    我的目光落到了嫂子的闺蜜身上,石巧这说的也太荒诞不经了吧?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这样见面本来就已经很尴尬了,更别说上床了。

    “房卡我放在这里了。”

    “我要是想走了怎么办?”

    “你把卡放在一楼的前台就好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可是石巧似乎很忙的样子,连回答我的问题都来不及回答完就离开了。

    剩下我和嫂子的闺蜜面面相觑,气氛真是尴尬到爆炸。

    我觉得有必要打破这一份尴尬,于是我问:“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和我嫂子应该关系不错吧,那个……”

    “你和刚才的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弄得我更加尴尬了。

    “就是你看见的那么一回事。”

    “你们这算是什么,援助交际吗?现在连男高中生都出来卖了吗?”

    她这话说得我非常不爽,这个傻妞情商是负数吗?难道不知道刚才将她拯救的人是我吗,还有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

    我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是情人关系。什么援助交际,简直见鬼!

    “你是怎么勾搭上她的?她做你妈年纪都已经足够了吧?”

    看她一脸八卦的样子,我恨不得给她一拳。

    “你这么说话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我毫不示弱地盯着她,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太搞不清楚状况了?

    “你不是小孩子吗,我可是大人。小孩子不可以这么和大人说话。”

    我看她一脸认真的表情有些恍惚,她是认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吗?她真的将我当做了幼儿园的宝宝?

    我盯着这个搞不清状况的女人说:“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要是再说热我生气的话,我就只好强奸你了。”

    “你嫂子叶梓萱可是我的好朋友,要是我告诉她你在做援助交际,你就死定了哦,乖,听姐姐的话。你不是很怕你的嫂子吗?”原来她有恃无恐吃定我的原因就是这个吗?我以前的确是很怕我的嫂子,但是现在我们的家庭地位早就已经反转了。

    我说:“我没有做援助交际,你最好注意你的措辞。”

    她完全不理会我的心情,继续追问:“刚才一起吃饭还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该不会也被你……”

    我觉得和这个女人废话下去简直是折磨自己,我只需要确定一点: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对嫂子说出去。所以我问:“今天的事情你能保守秘密吗?我们大家都有秘密,对不对?”

    我觉得自己的意思已经非常浅显易懂了,但她依然搞不清楚状况:“你这么和大人说话可不对哟,而且你还是一个高中生,怎么可以做援交呢?”

    我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所以我决定做一个稍微冲动一点的举动。

    我将她直接压在了沙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