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被我推倒在了沙发上之后,她过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接着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论力气她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呢,她的挣扎一点用处都没有。病急乱投医之下居然有嘴巴来咬我。

    我的肩膀被结结实实地咬中了,剧痛传来,我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她这才松口,红着眼睛委屈无比地看着我。

    看来她这下终于明白谁才是这里强势的一方了,我不喜欢这种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蠢女人。虽然嘴上也会说我喜欢笨笨的女人这类的话,但是实际上蠢女人只会让我抓狂而已。

    我从她的身上慢慢起来,说:“你现在开始最好不要惹我生气,不然你不会又好结果的。”

    她点点头,有点惊恐地看着我,后来居然小声地啜泣起来。

    我最烦女人哭哭啼啼了,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回答的声音很小,我没有听清楚。

    “既然来开房,你应该带身份证了吧?”

    她从包包里面将身份证拿了出来,递到了我的手上。我将她的身份证接起来,上面的名字是张惠雯,生日和嫂子只隔了一个月。虽然她来过我家里很多次,但是我们一直没什么说话的机会,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

    身份证落到我的手中之后她更加老实了下来。

    “仙人跳你们怎么玩?是不是你网上钓一个男人出来,然后开房的时候裤子脱到一半,给外面准备好的人发短信,接着他们冲进来抓奸?”我问。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这是二十年前的套路了,也亏你们想得出来。”

    被我训斥了一句之后,她的表情更加委屈了,简直像是一个小受气包。

    我最擅长的就是对付这种女人,看起来很坚强,也很有架子,其实这种女人只是表面坚强而已,你只需要让她感受到撞墙的坚硬感觉,那她马上就会屈服在你的手下。

    我将她的身份证丢到了茶几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说:“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希望有别人知道,好吗?”

    她迟疑了一下,才慢慢点头。

    我和各种聪明的女人打交道太多了,这次遇到一个这么迟钝的,终于有了一点点优越感。

    她想从沙发上起来,但是起身之后,脚下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一软,接着就跌坐在了地上。

    张惠雯小姐用鸭子坐的方式坐在地上,我扶她也不是,不扶她更不是。

    “你还好吗?”

    她没有回答我,勉强站了起来,似乎想要离开的样子。

    我也打算放她离开,强奸只是吓唬她的话,我并没打算真的这么做,而且她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我非要占据她的身体不可。

    但是她也真是厉害,居然开口问我:“你是不是和你嫂子也有不正常的关系?”

    “你在说什么?”我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有暴走的迹象。

    “难道不是吗?你这里这么多变态的东西……”

    她这么一说我这才意识到之前我们三人行疯狂的道具还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根本没有收拾。

    张惠雯小姐又补充说:“所以你不让我和你嫂子说你和别的女人也有关系,而且我知道的,你嫂子本来就喜欢这些变态调调,你们是不是早就上过床了……”

    我觉得我也是一个有脾气的男人,这种情况我也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我走到了张惠雯的面前,并且强行吻住了她的唇瓣,张惠雯一开始还在挣扎,但是后面慢慢软化了下来。不过最终她还是强行挣脱了我的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那我应该怎么样?”我歪着头邪恶地看着她。

    “我是大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到现在她还不忘记自己的设定,我真是不知道该夸她执着还是骂她太耿直。

    “大人?大人就应该喜欢带狗圈,被人像狗一样溜来溜去吧?”我将地上的狗圈捡了起来,“我觉得你需要好好的被调教一次哦,大人。”

    “你敢!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你的嫂子……”

    “好呀,那你玩仙人跳骗钱的事情也会被捅出去哦,我是无所谓,你要是被人当做骗子一定会很爽,对吧?”

    她紧张地看着我,“你、你……”

    如果她硬气一点的话,我肯定不敢怎么样,可是她的表情明显已经变得无比恐惧了,看来名声对她来说非常重要。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呢?

    我虽然没玩过什么胁迫游戏,但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大有可为。

    “你只要把这个项圈戴上在屋子里面走一圈,我就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你看怎么样?”

    张惠雯小姐无比紧张地看着我,最后终于咬牙说:“你是说真的吗?不做别的事情吗?”

    “当然,我只是想看看你戴上项圈的样子罢了。”我说的当然是鬼话,可就算是鬼话,只有她愿意相信就好了。

    “好,戴就戴,可是今天的事情你一定不能对你的嫂子说!”

    “成交!”我愉快地回答。

    可怜的张惠雯小姐还不知道已经陷入了我的圈套。真是奇怪,她也应该二十七岁了,怎么还这么天真的?

    我将项圈递给了她,她自己虽然迟疑,但还是缓慢地戴上了项圈。然后不耐烦地问我:“现在可以了吧?”

    “当然不行。”我将手机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了三张照片,“这才行了。”

    “你!你为什么要拍照?”

    “你傻瓜吗?当然是用来威胁你呀。要不要我把你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你公司的门口,让大家一起参观你淫荡的样子?反正你不是喜欢装母狗吗?”

    “你……”可怜的张惠雯小姐已经快要彻底抓狂了。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刚才已经证明过了,用暴力的话她一定不是我的对手。她并没没有什么好反抗我的好办法。

    张惠雯小姐就算再后知后觉也意识到了我是大恶狼,她是小绵羊。

    我早就说过了,我最擅长对付的就是她这种女人,这句话绝对不是吹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