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张惠雯这种女人说白了就是外强中干,只要我强硬一点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张惠雯只剩下那么几句话:“你!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嫂子!你还只是一个高中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这几句话是那么没有力量,只能更加鲜明地凸显出她的窘迫和无助来。

    我托住了她的下巴,“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嫂子,要不叫她过来看看你?”

    我真的拿出来了手机,她急忙地抢夺我的手机,迫不及待地想要删掉我手机里面的照片。

    她真是傻瓜,现在她的人都我的手里,区区几张照片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是头脑好的女生早就想怎么脱身了。

    她戴在脖子上的是狗圈,当然也有狗链,我拉住了狗链,轻轻地摇晃起来:“母狗,你准备好了吗?”

    “你想做什么?”

    “做人说话要算数,我说了要奸你的,当然要奸你,不然岂不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怎么这样!”

    我说完之后,直接将她压倒在了沙发上,可能是有了之前的预演,又或者对于自己的命运已经有了实际的预期,她的反抗只有象征性的一点点。

    甚至脱掉她衣服露出胸罩的速度都超过了我的预期,原本我还以为她会激烈反抗的。

    这让我觉得情趣降低了不少。

    但我也不是那种以折磨女人为乐趣的变态。我慢慢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干,然后在她的脖子、耳朵等等敏感的地方亲吻、舔舐起来。她的呼吸不可避免地变得急促……

    非常非常急促……

    但是很明显,她想要克制住自己慢慢燃烧起来的**,只是她做不到。人的身体往往比意志要诚实许多,感受到了自己身体变化的张惠雯小姐又开始小声地啜泣起来。大约是觉得特别羞耻和难为情。

    女人认识自己的身体需要时间和过程。有的女人就算经历了三四个男人也未必搞得清楚自己最喜欢什么,我现在就是在帮张惠雯小姐重新认识自己和自己的身体。

    我将她的泪珠慢慢地舔舐干净,她的表情有些错愕,肯定没想到我会这么温柔。她多半以为自己会被按在沙发上蹂躏一次,痛过、屈辱过之后这件事就结束了。

    我将她的衣服推起来,慢慢分开她的双腿,她想要守住最后的防线,可是被我严厉地瞪了一眼,随后马上不敢和我抗争了。

    我分开她的双腿,将裤子褪下来之后,看到了粉红色的内裤,颜色我很喜欢,就是款式太老气了,她明明可以穿得更加性感一点,我问:“你们刚才仙人跳玩到什么程度了?”

    “啊?”张惠雯用了一点反应时间才说:“他亲了我,刚准备脱裤子就……”

    “这么说就是没真正地发生关系吗?”我的手指按在了粉红色的内裤上,内裤马上凹陷了下去。虽然隔着一层布料我还是感受到了一层让人觉得旖旎的美好和柔软。既然之前没被别人用过,那只好我来用了。

    “你这里好热哟……”

    “你不要再说了。“因为羞耻感的关系,她的脸变得很红,大约没有一个男人这么认真地看过她的这里。

    我将狗链拿在手中,在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地滑过,冰冷的金属和火烫的肌肤相映成趣,她轻微地抖动了几下,因为我的玩弄已经变得有感觉了。这不难发现,只需要看她的表情,还有将手指咬在嘴里的难过样子就能判断出来。

    或许我现在已经是玩弄女人身体的专家了。我知道用什么样的手段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刺激出女人的**。这东西其实没什么,就是熟能生巧罢了。不过我个人有个优点——总是喜欢询问伴侣舒不舒服,又有不少女人将身体交给我来施展,这样一来就能学到更多了。

    我的手指在她双腿之间最柔软的地方慢慢地挑逗,轻拢慢捻抹复挑,不一会儿,她的内裤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水痕而且这水痕还有继续扩大的迹象。身体也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我想她再也不会抗争我了。

    我好像又能多搞上一个女人了。有不少男人喜欢炫耀自己上过多少女人,我倒是对这种事情没多大趣味。我不喜欢集邮,女人还是对胃的最好。数量如果一多,那质量就没办法保证了。

    我和张惠雯对视了一眼,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应该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会这么诚实吧,居然被一个高中生玩弄到了这种程度。为了克服这种强烈的羞耻感,她用手臂遮住了眼睛,典型的鸵鸟逃避法,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将她的内裤轻轻地扯下来,她不仅没反抗,反而抬起屁股让我更轻易地脱掉她的内裤。看来她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一来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的手指慢慢捻住了豆蔻,她的全身僵硬了一下,崩得很直,然后瘫软了下来,好像一摊没有骨头的肉,暴露出来的皮肤也都变成了粉腻的红色。

    “刚才是不是到了?”

    她的双手遮住了脸的大部分,我只看得到她的红唇打开,在轻轻地喘息着。

    我慢慢地抖动狗链,项圈还套在她的脖子上呢。

    我强行掰开她的双手,她的力量远远不及我,可是这时候的力气却出奇的大,我用了很久才将她的双手按住。可能我这个人比较恶趣味吧,我就是喜欢看她羞耻的样子,如果不是为了打破这一份羞耻感,我才不会强行上她呢。

    她的脸偏过去,双眼紧闭,根本不看我。

    “把眼睛睁开,不然我生气了哦。你应该知道我生气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会拿刀子在你脸上划一刀哦。”

    我这话纯属扯淡,但是有了前面的事情之后,她对我已经非常害怕起来了。就算是如此荒诞的话也引发了她的恐慌。

    张惠雯小姐慢慢睁开了眼睛,好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儿:“我看你了,我看你了,你别毁容我。”

    我在心里检讨是不是把她欺负得太狠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妇女之友,但也从来不喜欢欺负女人,今天已经算很过分了。

    要不就这么结束吧?反正我之前也和两个熟女搞过了,现在也不是太有胃口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