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因为有振动棒帮忙的关系,我只是用了一次就让张小美爽到晕过去了。

    这样也好,射出来的东西现在对我来说就是子弹,我为自己至少节约了一发子弹。

    而萧月宸又在约我了。

    我一点都不想赴约,但是萧月宸这个人真的是有够恶劣的,居然在电话里面念我和周娜的聊天记录给我听,弄得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些羞耻度报表、如此肉麻的话真的都是我说的?

    为了萧月宸不再在电话里面对我念这些内容我不得不赴约。

    这次依然是在萧月宸的家里。

    今天是周末。但是萧月宸的家里和我的家里一样空荡,也不知道萧月宸的父母到底做什么去了,而且说实话我也比较好奇,究竟是如何神奇的父母组合才能生出萧月宸这样的绝世大变态来。

    萧月宸给我倒了一杯茶之后,单刀直入地问:“你难道对单柔没兴趣吗?”

    “我对单柔当然有兴趣,只是我的兴趣和你的兴趣完全不一样。”我看着萧月宸,“我是一个生理和心理都无比正常的男人,单柔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我很想和她打一炮,而你是想窥探她的**,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以后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单柔的秘密让我觉得恐慌,似乎已经不是乱搞男女关系这么简单了。从单柔的身上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我这个人从来都非常警惕,尽量不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可能这也和我的人生经历有关系吧。

    萧月宸真的好像狗皮膏药一样无奈我:“那你喜欢我吗?”

    “我当然喜欢你。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会想迫不及待地把你压在了桌面上,拼命地想要扒开你的衣服,感受那柔软的胸部……你应该知道吧,每一个猴急的男人都差不多一个样子,脸红耳赤,喘着粗气,恨不得将女人衣服一下子就彻底撕掉。”在萧月宸的面前,我真的是没什么隐瞒,也不需要什么隐瞒,我们对彼此的底细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萧月宸依然在笑着,“那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你没听过一个词汇吗?叫做有贼心没贼胆。”

    萧月宸看着我:“如果我说你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请求,我就让你上一次你怎么看?我说不定还是处女哦。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突然有了一点小小的勇气?”

    萧月宸的眼神非常认真,看得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是处女了,用一个鸡蛋自己把自己给……”

    我的话才说了一半,萧月宸就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非常轻,轻到我几乎听不清楚。

    难道萧月宸真的是处女?我觉得极有可能。我几乎没听过女孩子的处女膜是用自己的手指捅破的。就算是傻瓜,也应该知道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吧?

    如果能拿萧月宸的一血的话……何况就算萧月宸不是处女我也没什么能吃亏的,能搞她一次我想是我们班上大多数男生的人生梦想。说不定不少人意淫、打飞机的对象都是萧月宸。

    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庸俗的男人,只是听到有上萧月宸这个可能性,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躁动的内心了。

    “你说话算数吗?”

    萧月宸的脸上是神秘莫测的笑容,她按住我的头,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这是预付给你的利息哦,我可是第一次和男孩子亲吻,算是我的初吻吧。”

    “啊?”我看着萧月宸的脸有些不知所措,“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被弄得紧张兮兮的,她这么说似乎我要对她负责任一样。

    不过我完全错误地估计了萧月宸的心思,她的脸变得红扑扑的,认真无比地看着我:“你是同意继续和我合作了吗?”

    “那个……”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因为好像这种交易摆明了是我占萧月宸的便宜。我这个人平时脸皮很厚的,这种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扭捏了起来。

    好在萧月宸根本不在乎这一点,她只是需要我帮她一起破解单柔的秘密而已,其它的事情萧月宸全然不关心。

    “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萧月宸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要大干一场的表情。

    “这么快,我还没准备好呢……”

    不等我反应过来,萧月宸已经拉住了我的手,朝着家门口迈去。

    萧月宸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极快地找到了单柔的行踪。

    在这个星期天,单柔居然又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约会。单柔的脸上笑容是那么纯真,如果不是我被萧月宸拉着亲眼目睹了单柔这么多秘密,我也不会相信这么纯真可爱的笑容背后潜藏着的是一颗无比扭曲的内心。

    找到了单柔之后,接下来的内容都非常无聊,我和萧月宸一方面要盯着单柔,另外一方面还不能让单柔发现我们。单柔似乎没有什么警惕性,或许是想不到会有人在背地里跟踪她吧。

    大约四十多分钟之后,我和萧月宸看到单柔和那个男人结账离开咖啡厅。

    “他们要去开房了,这个死鬼……”萧月宸说,“上个星期天你没来,我也看到了差不多的流程,单柔会和这个男人去小旅馆,过两个小时之后则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独自离开。”

    “那男人呢?”

    “可能躺在行李箱里面吧。”萧月宸冷酷地说,“所以我才感到兴奋呀。单柔的秘密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没有那些让人倒胃口的鸡毛蒜皮。就好像完黑暗的深渊,只看一眼就足够让人沦陷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看来的了,“可是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不也在凝视你吗?”

    这话说出来之后我自己都有点毛骨悚然,可是却依然吓不到萧月宸。萧月宸可能天生就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她说:“可是这样我才会**。”

    “**?!”

    我麻木又茫然地看着萧月宸,她说的该不会是**吧?

    难道她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攫取快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