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我觉得我似乎找到了萧月宸的某个关键点。这里或许是一把钥匙,足够打开萧月宸封闭的心门。

    但话题到这里也戛然而止了,萧月宸根本无意在我的面前展示自己更多的心意。

    那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萧月宸带着我到了小旅馆里面。最近小旅馆都在严打,我们这种身份证不满十八岁的,完全不给开房的机会。而且前台小姐看我的眼神非常警惕,好像萧月宸已经被我祸害了一样。

    这种眼神我差不多都已经习惯了,我和张小美上街的时候总能看到这样苦大仇深的眼神,这些人仿佛以为美女是不会拉屎的。

    接下来我们能做的似乎只有站在马路上发呆等待单柔重新出现了,但是萧月宸另外有办法,我似乎根本不用为这样的事情担心。

    有句话说的是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萧月宸果然是有本事的人。她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对前台小姐说:“我的姐姐在上面,我可以上去看一看吗?”

    前台小姐问:“小妹妹,你的姐姐是谁?”

    “就是刚才来开房的人,叫单柔。”萧月宸的样子实在可怜,就是我看了都想要呵护一番,虽然我明明知道萧月宸是演出来的。

    可长得好看,颜值高的人就是有这样的优势,可以轻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前台小姐顺理成章地放了我们上去,刚才前台小姐已经告诉了我们房间号码,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上楼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紧张,同时也兴奋起来。萧月宸说得对,我和她应该是同一类人。

    我应该继续追踪下去吗?

    何况我还有些捉摸不透萧月宸带着我上来干什么。我们要敲门进去吗?还是把门踹开看单柔和那个男人在里面做什么好事情?

    一切看萧月宸的主意。

    萧月宸找到了房间之后,将耳朵紧紧地贴住那个房间的房门。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来窃听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月宸示意我也可以窃听,反而把我弄得紧张起来,如果现在有个人上来,或者是里面的人将门打开,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在门上面,我听到里面有奇异的响声传来,似乎是钝器敲打的声音,难道单柔在里面杀人?

    不过接下来是女人娇喘的声音,然后男人也笑了起来。

    看来是我想多了,他们应该在里面正在交欢。

    杀人完全没什么可能。

    我看着萧月宸,心想自己真是想太多了,已经被萧月宸带到沟里去了。

    单柔根本不是什么杀人狂,只是单纯喜欢约炮而已。没法律规定长得好看就不能约炮吧?

    什么杀人狂全都是萧月宸一个人的臆测。

    我将耳朵从门上收了回来。

    我其实没有特别喜欢偷听别人**的习惯,萧月宸却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小声对萧月宸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离开了?因为我们在这里这样做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如果有人经过或者门打开,发现了我们这个鬼样子,我们应该怎么解释呢?”

    萧月宸说:“我根本就不必解释,谁会关心你在做什么呢,大家只在乎的只有自己而已。”

    或许萧月宸说的有道理,但我并不想在这里停留下去了,单柔在约炮,我又没得约。

    我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陪萧月宸发疯,然后紧紧因为萧月宸说她可能给我干一次,我就在这里了吗?

    或者萧月宸说她可能是处女?

    可我又没有处女情结,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我在遇到萧月宸的那一刻起判断力早就已经模糊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对萧月宸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我觉得有一点累。”

    我在心里检讨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成了一个舔狗。对萧月宸变得越来越没有底线。

    而萧月宸似乎从我的话语里面找到了什么特别的灵感,说:“对,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单柔的家里去!”

    “我们去单柔家里做什么?”

    “单柔在这里,那她家里不是很空虚?她家里应该隐藏着所有的秘密!”萧月宸变得兴奋起来,而且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兴奋。

    我其实很想说拒绝的话语,但是总话到了嘴边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萧月宸的脸上有着一股非常不正常的狂热,这股狂热能够将我和萧月宸都轻易摧毁,我们两个人都在做危险的游戏,这好像网就在玩火,玩火终究是会要***的。

    我心里明明知道不行,却是依然跟着萧月宸来到了单柔的家门口,单柔和那些师范生不一样,独自在外面租房子住。

    单柔租住的小区在我们学校的对面。是一个20年以上的老小区。

    里面的人龙蛇混杂,三教九流都有。

    我看到说萧月宸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钥匙,惊奇无比地问:“你该不会连单柔家里钥匙都有吧?”

    “那是当然!”

    “你怎么做到的?”

    萧月宸说:“我就是做了一个盒子,是用特殊材质做成的,将钥匙放在里面按压之后会保留下是钥匙的形状,单柔每一次上课的时候都有将钥匙放在讲台上的习惯,我趁着课间的时候,将钥匙偷偷地拓在了我的盒子里面,接着回到家之后用树脂材料倒入做了一把钥匙。”

    萧月宸手中的这把钥匙是乳白色的,略微有些透明的,的确不是金属的钥匙。

    可是这一把钥匙真的能行吗?我抱着疑惑的态度,

    萧月宸说:“行不行还不就要看试一试才能知道,如果不试怎么知道?”

    钥匙插入钥匙孔里面之后,我变得无比紧张起来,萧月宸也是一样。好像里面算一座神秘的乐园,有许多秘密等待我们去发掘。

    钥匙慢慢地转动,大门打开了!

    萧月宸果然是一个天才,我觉得这样的人物放在这里读高中简直就是浪费,他应该去做特务才对!

    屋子里面的陈设非常简单,甚至非常凌乱,还不如我家里整洁。桌子上甚至还放着一碗昨天晚上没吃完的泡面,同时空气里面有一股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气味。

    我和萧月宸现在确确实实地站在了单柔的家里,而单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