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萧月宸的情况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萧月宸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听到单柔开始讲起电话来,似乎她正在约一个男人过来这边。

    可能是单柔那个同样变态的炮友吧,他们在这里做的事情,简直令人感到发指,如果发到网上的话,我想单柔一定会被人肉搜索的。

    那个男人很快就赶到了,我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但是从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和急色的感觉就能判断出这个男人很油腻。

    男人一来就迫不及待地扑到单柔的身上,开始一阵狂亲起来,亲吻弄得单柔非常不舒服。单柔说:“你怎么才来?”

    “我这不是在单位耽误了一阵子吗?”

    “单位的事情,你不是领导吗?还有什么好怕的?”单柔反问。

    “领导也要给大家做做样子呀,不然你以为没有人举报你吗?好了,好了,宝贝,快把裤子脱了,让我干你一次!”

    单柔痴痴地笑起来:“我刚才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干过,现在身体里面还有他射出来的东西。”

    这个被称为领导的男人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我听到一阵扣扣索索的声音,然后是非常大的吸溜的声音。

    难道这个男人正在吸单柔体内别的男人留下的精液吗?

    我靠!这都是一些什么极品?!

    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男人!而且有这样不可思议的爱好!

    别说是我了,就是萧月宸的脸上都充满了茫然和震惊,而单柔和这个男人的对话也证实了我们之间的猜想是对的,那个男人确实在做这样的事情。

    单柔又问他:“好吃吗?”

    “好吃,真的好吃!你的b里面那些东西真的是太好吃了!这次是个什么人?”

    “是一个小学的老师,和我约出来之后很害羞,还是我主动脱了他的裤子呢,他一开始要带套,后来我不同意,他就射在那里面了。他不射在里面,你怎么有饭吃?”

    变态男嘿嘿嘿地笑起来,“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鬼和你天生一对!”

    接着我又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个男的应该再脱他和单柔的衣服,

    吃过了东西之后,总算要进入正题了……

    萧月宸将手机拿了出来,提示我将手机调成静音,我直接将手机关了,我怕有人打电话过来,震动声吵到了他们。

    外面的男人和女人开始造爱,单柔说着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话语,各种脏话从她的口里不断地飞出来,而这个男人在她的身上卖力的干着。

    没过多久,男人说:“不行,我要走了……”

    她将男人推开,“你着急什么……”

    “我这不是……我老婆还在等我吗?我这边就二十分钟。”

    “你不是说你每次做的话,没有四十分钟拿不下来吗?怎么,二十分钟就够了?”

    “宝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真意的!”

    单柔对这话嗤之以鼻,“你要是真心真意的怎么不和我结婚?”

    “我家里那个黄脸婆,哎呀你也知道的,我们现在这些当官的都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如果那个黄脸婆去纪委举报我,我该怎么办?你也知道他那种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倒不如我们一起杀了她,你觉得呢?”单柔问。

    “你是不是疯了?她和那些猫猫狗狗就不一样的!”

    “杀人和杀猫杀狗有什么区别呢?不过都是一团会行走的肉罢了。”单柔的话语非常冷静,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你不是最喜欢让看我用脚踩死那些小猫吗?快舔我的脚。”

    接着我又听到了舔和吸溜的声音,这一对狗男女真的是太变态、太恶心了!

    男人一边舔着单柔的脚,一边说着讨好的话语。

    单柔说:“我要撒尿了。”

    男人则说:“嗯,宝宝,别浪费了……”

    我看到萧月宸的脸上有迷茫的表情,萧月宸不懂,我当然懂,这个男人是想要喝单柔的尿……

    喝尿在sm里面几又叫做圣水调教。他们居然玩得这么变态。

    单柔说:“不要在这里吧,弄地上了不好收拾,去卫生间吗?”

    随后他们离开房间,我和萧月宸都不由自主地叹息了一声,我们两个人略微放松了一点,不知道单柔和这个男人还要在这里折腾多久,只要他们还在这里,我和萧月宸就有暴露的危险。

    单柔和男人一起回来的时候,单柔抱地说:“你弄得我下面都是,好烦哦,我只能换一条裤子了。”

    男人则嘿嘿地笑着。

    我的内心开始强烈地恐慌起来。难道我已经被发现了吗?

    单柔正在朝我这边走过来。

    一步、两步……

    我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三米、二米、一米……

    她的手朝着衣柜伸过来,如果她要打开衣柜,那我就会暴露在她的面前。我该怎么面对单柔呢?她那些变态的事情都被我看到了,她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真是后悔为什么要听萧月宸的鬼话。我更恨的是自己耳根子软,萧月宸随便诱惑一下我就妥协。

    可是转念一想的话,单柔不过是一个女人,论体格和力量他都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我只要心一横,她能把我怎么样!那个男人也是领导,更不愿意以身犯险。

    应该是他们怕我才对,为什么会是我怕他们!

    只是这么一想,我的心中就有了一股狠厉之气,大不了和她来个鱼死网破,谁怕谁!

    可是……单柔伸向衣柜的手居然迟疑了,她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所以停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单柔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迅速地移动到了别处,接着声音传来:“喂?是王校长吗?”

    我完全没想到我一直最讨厌的死色鬼王校长会成为我的大救星。

    王校长这个电话打过来,简直对我们来说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场及时雨。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单柔就要打开衣柜。

    而那个男人也追继续在单柔的身上舔着,连我也听得到声音,不知道电话那边的王校长发现什么端倪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