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张小美对于赵旭东的事情倒是很支持的样子,她认为喜欢一个女孩子就应该放手去追,得到了张小美的鼓励之后,赵旭东几乎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明明同样的话,我都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赵旭东一次都没感动过。如果碰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对我破口大骂,恨不得要和我拼命的样子。

    没想到张小美只说一句话,他居然就这么感动,这个家伙真是的!

    以后找到女朋友了,赵旭东不知道会多么重色轻友!

    张小美给赵旭东出了不少主意,其实我也出了不少主意,但是赵旭东看不上我的主意,觉得我的想法特别露骨。反正他就是看不上我这个人,就算同样的话,张小美说出来的,他也会觉得更加有道理。

    张小美给赵旭东出的主意无外乎就是那些老方法,一个个的试一遍:什么送花送礼物,陪她上学放学,然后用纸写情书这一类。

    连我都觉得非常果实。这看法我才说出来,就被张小美狠狠的瞪了一眼。

    “你追我的时候我似乎没给你吃过苦头,对吧?你是不是觉得一切得来太容易了,所以现在很嚣张?”

    我赶紧收声闭嘴,不敢和张小美在这样的问题上纠缠下去,女人一一旦要在这样的问题上和你较劲起来啦,你的生活就永无宁日了。

    但不管怎么说,赵旭东追求秦诗诗这件事算是排上了日程,作为朋友,我有必要帮他。

    不过秦诗诗之前似乎对我有一点点朦胧的好感,不然的话给他们老妈选礼物用不着我帮忙,更不用找我陪她着去机场接她老妈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因为我和秦诗诗也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

    不过我和秦诗诗的相遇倒是有一点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那种套。

    或许,秦诗诗其实是就是野蛮女友那样的女孩吧。

    赵旭东应该会喜欢这种调调,我就是不行了,我这个人比较大男子主义,需要女孩子偶尔也哄哄我,而不是我整天去哄着女孩子。反正秦诗诗这样的,我是完全受不了的。

    合适或者不合适,其实就是接触的前一分钟就能决定的事情,如果前一分钟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那以后就算在一起也极有可能告吹。

    赵旭东后来果然选择了送花,对于高中生来说,送花直接送到教室还是比较夸张的新闻。

    当赵旭东捧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秦诗诗教室门口的时候,立刻引发了巨大的围观,赵旭东这人脸皮也是真够厚的,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赵旭东将鲜花送到了秦诗诗的面前,然后看着一脸错愕的秦诗诗说:“祝你今天心情愉快。”

    然后就潇洒地走了,头也不回。

    赵旭东走之后,秦诗诗的班上顿时沸腾了起来。

    因为高中生就算早恋,也是暗地里偷偷摸摸地进行的,敢这么正大光明玩的人实在很少,赵旭东这样的人毫无疑问是勇士,值得大家去钦佩。

    可是秦诗诗的脸完全红成了猪肝色,捧着花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后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样发展的,因为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我根本就看不清楚秦诗诗的脸,甚至后来连凑都凑不进去了。

    这件事乎闹得有一点大了,第二天去学校里面就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传言,说高一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然后有人在疯狂追求之类的话,也有人专门跑到秦诗诗的教室门口去看秦诗诗到底长什么样。

    秦诗诗长得还算对得起观众。但是和传言里那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赵旭东信心百倍,还以为已经大功告成了。

    我想赵旭东完全搞错了,女孩子是喜欢被人关注,但恐怕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被人当猴子看。

    赵旭东毫无疑问给秦诗诗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赵旭东的行为的确是造成了轰动,但是效果明显是负面大于正面的,我觉得秦诗诗现在就是杀了赵旭东的心都有了。

    赵旭东居然还幻想秦诗诗被他感动。甚至构思是不是再送一次花。

    好在有张小美对赵旭东说:“你这样绝对是不行的,如果再来一次好话,别说秦诗诗了,就是我都恨不得要杀了你。”

    赵旭东奇怪地问:“女孩子不都是喜欢被人瞩目的感觉吗?”

    “喜欢被人瞩目,但也没人喜欢被人当动物园的猴子呀。”

    赵旭东茫然地看着张小美,我觉得赵旭东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到了这种事情上就犯糊涂了?他这样对待秦诗诗,我想就算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都会受不了,完全已经把人家正常的生活打给打乱了,这时候我看到秦诗诗出现在了我的教室门口。

    秦诗诗来了,我们我班上的同学也非常的期待赵起来。

    旭东甚至直接站了起来,现在很激动的样子。

    我觉得赵旭东最好还是不要出去为好,秦诗诗在生气的时候会非常暴力,如果赵旭东现在出去的话,我觉得凶多吉少。这种事情我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所以我不会对秦诗诗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过去一下也好,这种事情总归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

    但赵旭东明显没有被秦诗诗教育过,他搓着双手,很激动的样子。赵旭东热情洋溢地冲了出去,他已经认定了,秦诗诗是织女,他是牛郎。

    他们是来鹊桥相会的。

    赵旭东完全搞不清楚等待着他的会是巨大的危险,

    秦诗诗看到赵旭东之后,一愤怒的表情,赵旭东却将秦诗诗这愤怒的表情当作了是在耍小脾气,从错误的认识决定的了赵旭东等一下厂会很惨。

    秦诗诗对赵旭东突然露出了微笑,这是怒极反笑,一种不正常的情绪,也只有愤怒到了极点,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秦诗诗说:&ot;你现在弄得我很难堪,知道吗?&ot;

    赵旭东嗫喏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其实我喜……”

    秦诗诗突然抬起腿,用膝盖在赵旭东的老二那里狠狠地顶了一下。赵旭东的表白一下子变成了惨叫。深情告白也变成了高音表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