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吃完宵夜之后,我们又回到家里。

    张小美很想在我的家里留宿,但是周舟要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

    张小美委婉地表示了周舟也一样可以在我家里留宿,张小美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周舟可以睡在我的房间,然后我和张小美睡在嫂子的房间。

    但是周舟没有同意,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换我也不同意呀,凭什么你们双宿双飞,我就要孤家寡人?

    所以,就算张小美再舍不得也必须回家。

    在我的家里磨蹭到了晚上十二点半之后,张小美才恋恋不舍地跟周舟一起下楼回家。最后还搭上了我,一定要我送她回家。

    张小美弄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别说我了,就是周舟都快受不了了,说我们太腻歪了,她刚才坐在我们的旁边一身都是鸡皮疙瘩。

    其实主要是张小美缠着我说话撒娇而已,我只是应付张小美而已。

    周舟不说我还没察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张小美的相处变成这种模式了。好像现在是张小美更离不开我。

    在男女关系里面,只要更离不开对方,那你就会处于下风。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变成了更强势的一方吗。

    将张小美和周舟送回了张小美的家里之后,又恢复了一个人的状态。

    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喝一瓶可乐。

    人懒洋洋的,眼睛也迷迷蒙蒙地有些睁不开。电视里面放的内容其实很无聊,不过我根本不算是在看电视,我只是享受这样一个放松的过程。

    我突然发,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至少给了身心一个放松的机会。要应付的女人太多的话,我也会吃不消的。毕竟铁杵磨成绣花针。

    我本来已经迷迷蒙蒙地在沙发上睡着了,但是两点半的时候却被一个电话吵醒。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花瑶。我本来不想接的,但是她还真是有毅力,我要是不接,她就一直打。

    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接了花瑶的电话,“喂……干嘛?”

    我本来还迷迷糊糊的,但是我听到花瑶在电话里面小声地啜泣一直不说话,马上就清醒了……我和花瑶搞过两次,她还和她那个没什么卵用的男朋友分手了,现在她该不会是要我负责吧?不会对我说她已经怀孕了吧?

    一想到这里,我的头脑马上清醒了过来,变得睡意全无了。

    “那个……花瑶,你怎么了?是不是和你的哥哥吵架了?”我小声地询问,尽量不去刺激花瑶。因为如果刺激到她的话,选择什么玉石俱焚的事情大家的脸上恐怕都不好看。

    “曹立!你就是一个渣男!”

    “你是不是喝酒了?”我觉得花瑶的语气有一点不对劲,激动得有点过头了。

    花瑶在电话那边语气带着明显的哭腔:“我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情!你不是躲着不愿意见我吗?”

    “我哪里有!”虽然花瑶说的明显是事实,但我还是要为自己争辩一下,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男人吧。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语,编出精巧的谎言,只为了弥补上一个谎言。

    这种套路虽然老气,但是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笨女人。

    “你还说你没有!你明明就有!你为什么做了还不敢承认!”花瑶说话的哭腔已经更加明显了。我的脑海里面已经不由自主地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一个少女在酒吧里面借酒消愁,喝醉之后开始趴在吧台上放声大哭的场景。

    “好吧,你说我有那我就有,行了吧?”

    “你终于承认了!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我努力不和花瑶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纠缠,直接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一个人还是和朋友在一起?”

    “你不是躲着我吗?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去管你的张小美吧!”

    花瑶这么说完之后我们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我是在组织语言,而花瑶却则似乎在等我说话。看来她刚才说的不过是气话,不然的话她早就应该挂掉电话了。

    我压低了声音:“已经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是很安全,我有点担心你,如果你觉得这担心没有必要的话,那就……”

    我觉得花瑶平时的时候已经够难搞定了,现在又是半醉半醒的状态,简直比平时还要难缠。

    但她听我这么说之后又在电话里面小声地啜泣起来:“你还是关心我的吗?”

    “是……吧?”这种事情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

    “那你为什么要删除我的qq号呢?我们之间的联系不就只剩下这个了吗?如果不是你删除了我的qq号,我也不会出来喝酒。”

    真是见了他妈的活鬼!

    一直以来都是萧月宸在qq上和花瑶聊天的,我只负责见面之后干炮。萧月宸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欲擒故纵?

    做这种事情好歹也要知会我一声吧,现在全是烂摊子,还不是只能我去收拾?

    “qq吗?我最近清理好友,可能不小心吧……你放心,我马上就加回来。真的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电话那头传来花瑶惊喜的声音:“真的是这样吗?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的!”

    这笨女人还真是好骗。

    我问:“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一个人吗?”

    我倒是希望花瑶有人陪,不过电话那边花瑶给出了我最不希望的答案,她有非常委屈的语气说:“我现在是一个人,在酒吧……还有几个人缠着我……好烦……”

    她已经喝得七七八八了,对于那些饿狼来说毫无疑问是一块大大的美肉。

    就算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任花瑶不管。

    我一边和花瑶说话,一边穿上鞋袜,准备出门。

    她在酒吧距离我的家不是很远,大约只有两千米的距离。我不挂电话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怕一旦挂了电话,花瑶昏睡过去,然后被别人“捡尸体”。

    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人还真是麻烦精。大半夜不睡觉给我整这么一出戏来。

    我赶到的时候果然发现花瑶的左右都是男人,还正在邀请她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