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我身边坐着的男人穿着白衬衫,非常精神。难得的没有中年发福的大肚腩。刚才听石巧介绍过,好像是某个国企的高管,叫高经理。

    高经理一直让我叫他高大哥。他的年纪是我的翻倍都不止,不过考虑到石巧的存在,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高大哥对我说了这个公司破产的原因:

    不是因为经营不善,相反这个公司的核心产品非常有竞争力。做得好的话,一年赚个三五千万完全不成问题。

    那这么好的公司,破产的原因在哪里呢?

    在于老板好赌,输掉的钱足足有两点五亿。我旁边的老大哥表示肯定不止这么一个数字,这是通报出来的数字,实际只可能更多。

    大陆几乎没有能赌得这么大的场子,钱几乎都输在了境外的赌场。

    只是赌也就算了,他的核心产业在这里,经营能力也不算差。就算几亿负债也没什么关系。大家一起吃利息还不是美滋滋?

    而且现在社会上的行情普遍是欠了大钱的人反而会非常潇洒,因为银行和债主会怕他跑路,反而不敢逼得太紧。

    如果不是这位大哥闹出另外一档子事情,现在公司的控制权应该还在他的手上。他也依然能继续逍遥快活。

    另外一件事是这样的:这位大哥去越南的赌场赌钱,赌博也就算了,更带劲的是嫖。

    我听到这里觉得有些不对劲。黄赌毒不分家,喜欢赌的人嫖一嫖不是很正常吗?有钱人管不住自己的老二,出去找小姐包二奶不是常有的事情吗?

    高大哥对我说:“你说他嫖就算了,偏偏玩越南的雏妓。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雏妓”这个词语太生僻,我一下子居然没反应过来,后来高大哥小声解释了一下我才明白怎么一回事:这位老兄叫了两个十一岁的小女孩陪他双飞。

    简直丧心病狂。

    不过高大哥对我说,这种事情在东南亚很多,只能算这位老兄倒霉。国内很多有钱人去东南亚除了赌钱,剩下的乐子就在这里了。

    可这位老兄偏偏不走运。被越南的警察抓了一个现行。这种事情不管在地球上哪个国家都是重罪,十年往上走,有的国家甚至要化学阉割。

    没了他的实际控制,公司马上申请了破产。

    其实破产只是第一步,没有第一步的话,就不好吃下这个公司。

    我算是明白了,这一家公司现在等于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肥肉。石巧叫了这么多人过来就是为了讨论吃下这块大肥肉。

    不管在什么地方,吃独食总归是让人忌惮的事情。我觉得石巧这么做很有必要。只要确定入局的人,剩下的利益分配问题都是可以商量的事情。

    不过他们怎么商量都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对洋酒没什么兴趣,虽然这些酒真的很贵。

    我又将手机拿了出来,玩我的手机游戏。

    石巧他们谈得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一直闹腾到了晚上十一点,终于到了要散场的时候了。

    我的手机都快没电了,说实话今天晚上真的挺无聊的。如果石巧下次叫我出来还是这样的应酬,我就不出来了。家里的长辈我都不大喜欢搭理,何况是这些没关系的人呢。

    不过戏总归是要唱完的。我和石巧一起将客人送到门口,有几个不要脸的男人几乎当着我的面拉住石巧的手告别,石巧直接抽出手来和我牵在一起,让这些想占便宜的人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

    看来石巧带我来的意义就在这里了。我想没女人会喜欢这种大腹便便、满身酒气还色眯眯的中年男人。直接推开又太不礼貌了,所以需要一个挡箭牌。

    今天晚上我的作用就是挡箭牌。

    我不喜欢做石巧的挡箭牌。但是想必石巧也会对我有所报答,不会让我这个晚上完全消耗在空空的等待上。

    等到送走了所有人,我和石巧又回到了包厢里面,石巧拿起放在吧台上的包包后双手搂住了我的手臂,一对胸紧紧地凑了过来,贴住我的身体。

    她对我笑起来,同时露出洁白的牙齿,显得十分阳光,我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也随之消散掉了。

    石巧问:“今天晚上我们去哪里呢?”

    我回答说:“你说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我都听你的安排。”

    “那去酒店吧。”

    我和石巧来到了那间她名下的五星级酒店。我今天才知道石巧长期为自己保留的是总统套房,一个晚上的房费就是两万块起步。

    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到了房间里面,石巧从酒架上取下了一瓶红酒打开之后对我说:“让我们一起庆祝今天晚上的胜利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石巧今天晚上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她已经和几个非常有实力的玩家达成了共识,唯一剩下的只有细节而已。

    等到细节都搞定了,这一家公司就等于石巧的囊中之物了。

    我问:“可是庆祝的话不应该开香槟吗?”

    石巧对我摆摆手:“我这里可没有香槟,只好要这瓶奥比昂酒庄的葡萄酒来将就一下了。”

    石巧倒了两杯红酒在高脚杯里面之后,将酒杯放在玻璃桌子上,慢慢地朝着我走过来。

    “有钱才会又至高的享受。”石巧一边在我的耳边说话,一边朝着我的耳朵里面吹气,弄得我的耳朵里面酥酥麻麻的。

    石巧说的话我已经体会到了,金钱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魔力的东西。

    似乎有钱就能呼风唤雨,能为所欲为。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我之前其实对金钱没有多么强烈的**,但是和安安、石巧出来这些回,见识过所谓的大场面之后,已经彻底折服在金钱的面前了。

    难怪那些官员会拼命地攫取金钱,如果没有钱的话,哪里来这么多人间极致的享受呢。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石巧给的压迫感太强烈了。在两性关系上我还是喜欢自己是占据上风的那一个。哪怕这个占据上风不过是女人为了哄我开心而演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