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我们进去之后我才想起来一个事情。

    “萧月宸,你不是黑了学校里面的监控吗?我们随时可以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为什么还要翻墙进来?”

    萧月宸理直气壮地回答:“监控是有死角的,我就是想要看她们在死角到底做了什么?”

    晚上的教学楼就像一座座蛰伏在大地上的怪物,好像要吞没所有活物。

    夜风吹过,我感到不寒而栗。

    晚上的学校里面非常冷清。而且不断有落叶被风扫过,更产生一种萧瑟的感觉。

    我为什么要陪萧月宸来这里我真是自己都想不明白。

    萧月宸拉着我的手上了科研楼,一口气上到顶楼。

    里面一片黑暗,王校长和单柔也没有出现。

    我问萧月宸:“如果晚上他们不来怎么办?我们在这里白白蹲一个晚上吗?”

    萧月宸说:“你刚才给了我提示,所以单柔一定会来的。”

    “可就算单柔会来,如果她发现我们藏在这里了,我们要怎么解释呢?”

    “解释?应该解是她释才对吧?还是说你怕了?曹立,你是不是胆子很小,从来不敢看恐怖片?”萧月宸问我。

    “我的确不怎么看恐怖片,因为怕里面的音乐而已,如果恐怖片是静音的话,我绝对不会害怕了。”

    萧月宸显得很看不起我的样子:“你怕就是怕,怎么还有那么多多余的话?”

    我和萧月宸蹲在走廊的尽头。

    一开始的恐惧的心理渐渐淡去,我实在无聊就开始玩起了手机游戏。

    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在无人的学校里面蹲守,到底王校长和单手会不会来呢?

    我的手机被萧月宸弄成了静音。

    突然之间,萧月宸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刚想要问萧月宸干嘛,但是却被她捂住了嘴巴。

    萧月宸用极细微的声音说:“你跟我来。”

    接着我们闪身进入了洗手间里面,我屏住呼吸,盯着萧月宸,用眼神询问她是不是有人来了?

    萧月宸冲着我点点头,我能感受到她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看来萧月宸也变得紧张起来了,我努力深呼吸了几次,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的心简直快要跳出胸膛了。

    接着我听到微妙的声音,好像是铁链的声音。

    萧月宸的听力未免也太好了一点,我刚才可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王校长和单柔终于来了吗?

    萧月宸刚才告诉过我这顶层是没有装监控设备的,因为王校长经常会拉着女老师来这里打炮,王校长也不希望自己打炮的样子被拍在监控里面,所以这是唯一的净土。

    萧月宸说好戏要上演了,我只是看她的口型,大约猜到她说的意思。并没有听到声音。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男人呜咽的声音,又是一顿抽打的声音,王校长似乎在被单柔鞭打,看着他们玩的很开呀!我和萧月宸对视看了许久,萧月宸将耳朵贴在了门上面。

    其实我觉得这样非常危险,如果单柔拖着王校长进洗手间的话,那我们一定会发现。我觉得还是躲到隔间里面比较安全,但是躲在隔间里面的话,恐怕就听不到外面到底在发生什么了。

    王校长开始哭诉起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刚才我还有些不确定,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这就王校长的声音。因为王校长是公鸭嗓,声音十分有辨识度,我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听错。

    看来萧月宸的推断是正确的,王校长的确是被单柔胁迫着玩这种游戏的。

    然后我又听到单柔兴奋的声音:“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身体吗?让你舔你为什么不舔呢?”

    跟着又是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可能是王校长正在舔单柔的身体。

    单柔忍不住发出了好几声娇喘,这几声肆无忌惮。

    我听得无比清晰。他们在做的事情也几乎有画面感呈现在我的脑海里面——

    王校长跪在地上,被单柔按住脑袋捂在双腿之间。

    可能对于单柔来说,王校长不过只是一个玩具而已,接着又是几声鞭打的声音,我听之后下面已经发硬了。

    不由自主地看向萧月宸,她是绝对的美少女,但我却不敢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萧月宸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大约也发现了我身体上的变化,不过她没有理会我。

    接着我又听到王校长开始求饶起来,说:“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

    接着是单柔用和平时完全不同的语气说:“如果你让我开心,我就放了你,现在开始喝我的尿。”

    不是吧?又要玩这种变态的游戏?

    萧月宸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兴奋起来,而我又听到了铁链牵动的声音。

    单柔牵着王校长正慢慢朝我们这边靠过来。

    我的心跳变得更快了!

    如果他们进来这里的话,那不是撞一个正着?

    我觉得我们必须藏起来,我拉了萧月宸的手腕一下,可萧月宸根本没有理会我,她已经变得无比兴奋,是那种病态的兴奋。

    可能就在一扇门的三米之外,王校长和单柔停住了。

    接着我听到一阵水声,可能是单柔正在小便,然后王校长马上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我不用看也知道单柔正毫无顾忌地尿在王校长的脸上……

    王校长在那些女老师的身上作威作福的时候,肯定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接着我听到一阵干呕的声音,王校长可能吐了。

    又听王校长说:“单柔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能不能放过我,算我求求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我听到单柔的嘲讽的笑声:“我要那么多钱干嘛,我要的是快乐呀。”

    单柔的声音非常病态,而我终于明白,汽水的特点是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单柔是一个大变态,大变态的特别就是变态。什么样恶心、违反伦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只要这件事能让她感到快乐的话。

    所谓的利益在绝对的快感面前根本无足轻重。

    我的目光陡然停留在了萧月宸的脸上,我面前的她,会不会和单柔也是同一类大变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