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吃完饭之后,赵旭东还有些恋恋不舍,但是我已经想要和这个小鹿说拜拜了,哎,做了一天的保姆,我真是有够累的,石巧那边我觉得已经可以应付过去了,只要将她送回酒店就好了,但小鹿还是发疯,说什么要看夜景。

    我只好说:“今天星期天,明天星期一我们俩要上学了,晚上回去还要做作业。”

    小鹿她摸摸我的头,就像是知心大姐姐,“你还要做作业啊?我忘记了你是小朋友,我们大学生都不用做作业喽。”

    她讲话的语气十分之幼稚,让我怀疑她简直只有三岁,而不是20岁。我懒得和她在这种问题上做什么争辩,说:“既然这样,那你就自己回去吧。”

    “哎,你不送我回去吗?你这样很不绅士。”

    “对不起,小鹿姐姐,我只是一个小朋友,我不送你了。”

    我不送自然有人自告奋勇,赵旭东要送她回去,真好,赵旭东喜欢就让他去追吧,反正这个小鹿我是没什么兴趣。

    搞一搞还行,如果是谈恋爱的话那就算了,大家差距这么大,还是不要做这样无聊的事情比较好。

    回到家里先给自己冲了一杯茶水,喝了糖水之后,才勉强恢复了一点精神,看着书包里面的作业,我只觉得头无比的痛。

    ……

    星期一早上按照惯例进行升旗仪式,可是星期一的早上没有看到王校长,李主任代替进行了发言,李主任读了几个处罚条例,高一的谁谁和谁谁打架,两个人都记大过处分。

    这个星期真是风平浪静,一个开除的人都没有。这让我的心里有一些小失望。

    王校长为什么没出现呢?我有些不明白,而单柔居然站在周娜的身边,连升旗仪式也来出席了,单柔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不仅我们班,连隔壁的那个男生都开始蠢蠢欲动。

    这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单柔的真实面目罢了,但她们知道单柔的真实面目,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和我一样直接吐出来,再也不会对单柔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单柔饶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们的目光接触之后,单柔一直冲着我笑。笑得我心里发麻,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单柔将我看做王校长之后第二个猎物了吗?

    我绝不会像王校长那么简单屈服在她的脚下,如果单柔对我有什么想法,那大家最后只能玉石俱焚,谁也讨不到好处。

    吃早饭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王校长,王校长的脸上贴着胶带,鼻青脸肿的样子,看来单柔打的都是他的脸,一点面子都不给王校长留。

    王校长看上去一如既往,除了形象比较狼狈之外。倒也看不出特别苦逼。

    萧月宸一整个上午都没什么表示,弄得我有些疑惑,她没和我说话,也没有表现出对单柔特别的兴趣,甚至在语文课上也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

    她失去对单柔的兴趣了吗?我不知道,但她们的烂事我一点都不想管了。

    中午的时候张小美找了我,隐晦地表示愿意和我在小树林里面来一发。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野战过了!”这是张小美的原话,我知道学校乱七八糟的地方都是摄像头,我才没有现场直播给王校长或者萧月宸看的打算。

    此外我知道科研楼的顶层,那是一片世外桃源,可一想到王校长和单柔在那里做的事情,我就不想带张小美过去,那里真是倒胃口。

    我一直想在和周娜的关系上回一波血,没想到周娜居然主动找了我。对我说:“放学之后跟我回去。”

    这句话几乎可以说是我和周娜之间的暗号,只要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周娜的**来了。

    唔……看来周娜已经克制不住**了,我只是怀着这样简单的想法,跟着周娜回到了。

    到了周娜的家里之后,周娜居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就在换鞋的地方站着哭,弄得我有时莫名其妙。

    “你干嘛哭呀?”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周娜越说越气,哭的也越来越带劲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难道是和其他女孩子之间的关系被周娜发现了吗?

    周娜说:“你已经多久没有碰过我了,你知道吧?”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事情而哭吗?”

    周娜说:“是不是我不主动找你,你就会彻底忘记我,是不是我年纪大了,你就不喜欢我!不对,你还有那个李主任,李主任和你是不是经常在一起?我想到你们在一起的样子就觉得特别恶心!她那么肥那么胖,你居然还会喜欢,你到底是有多变态?”

    我靠,我看周娜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才叫变态,我拍拍她的屁股,“好了,不要闹了。”

    “我就要!”

    “我拿鞭子抽你喽!”

    周娜听到鞭子这两个字,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我看着周娜,知道她内心的**已经开始调动起来了。

    不过周娜还是站在了原地,“就算你打我我也不去!”

    我觉得周娜在死要面子,不过我根本不想管她要的是什么面子,我只知道一件事,周娜必须听我的话,她是我的奴隶。,我咬住了周娜的耳朵说:“告诉我谁是你的主人?”

    周娜呜咽了半天,最后才瘫倒在我的怀里说:“你是我的主人,可是主人一直都不管我,我觉得好寂寞的,我昨天晚上还做了噩梦,吓得都不敢睡觉。”

    “我错了,周娜娜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吗?如果下次做噩梦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可是是半夜3点,我哪里敢给你打电话!”周娜小心翼翼地说。

    “半夜3点凭什么不能给我打电话?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都可以安慰你。”

    “真的吗?”周娜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我帮周娜擦干眼泪,然后把她抱起来,周娜的体重很轻,我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周娜放到沙发上面,然后继续帮她擦眼泪。

    “好啦,是我冷落了你,就真的对不起,这段时间我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道歉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