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我奇怪地看着俞蓉:“那你什么时候不是处女的?”

    俞蓉无所谓地说:“十二岁还十三岁吧?”

    “那么小?!和你**不是犯罪吗?”

    俞蓉无所谓地说:“是我的一个表哥给我的饮料里面下了药……”

    “然后你报警了了吗?”我问。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三观尽毁。

    “这种事情你觉得我说得出口吗?还报警……”

    “那他不是一直逍遥法外?”

    “过年的时候还纠缠着我呢?”俞蓉无所谓的口气让我觉得心疼无比。

    “这种人渣,我恨不得杀了他才好,或许我又可以帮你报仇?”

    “是吗?”俞蓉看着我,“你有这么厉害吗?”

    俞蓉的话让我冷静了下来,我虽然同情她,但是没有必要揽到自己身上去。

    俞蓉无所谓地问我:“我们现在开始吗?还是先洗一个澡?”

    “洗澡。”

    我的答案没什么用处,俞蓉早就构思好了,“洗澡多没意思,我就喜欢原味的。”

    俞蓉在我面前趴下来,将我的裤子解开之后,开始用力地嗅起我的老二,我今天上完体育课连裤子都没换过,里面的味道肯定非常酸爽。

    可是俞蓉却很享受的样子说:“啊,这就是男人的味道,我最喜欢这个味道了,一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面而来,只是闻着有味道,我下面就好湿了。”

    俞蓉说话一直都没有什么顾忌,也不会害羞,我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俞蓉说:“我下面水比较多,如果把沙发弄脏了就不好了,不如去床上吧。”

    俞蓉的房间布置得和我的房间差不多,都比较简单,几乎看不出来是女孩子的房间。

    真的不洗澡吗?要知道如果不洗澡的话张小美几乎是不让我碰她的。

    俞蓉说:“洗过澡再舔的话,那就没有味道了。”

    果然,俞蓉一开始舔的姿态就非常贪婪,几乎和我认识的几个熟女差不多,真是难以想象,等俞蓉到了三四十岁,**处于一生之中最巅峰的时候会变成一个怎样的痴女?

    俞蓉是家里挂着她父母的结婚照,就是结婚照片下面,俞蓉贪婪地含住了我的老二,开始疯狂地输出。

    俞蓉很喜欢老二的味道,但是却不喜欢精液的味道,随后她将那些乳白色的液体全部吐在卫生纸上。

    然后这才拉着我进了浴室。

    “我们洗澡吧,洗完澡再开始。”

    “你刚才不是说喜欢原味的吗?可是原味的很多细菌呀,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得妇科病的。”

    的确如此,女人一旦开始性生活,几乎和妇科病从此相伴一生。

    注重卫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

    我和俞蓉在浴室里面一起洗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俞蓉很喜欢我帮她搓背的感觉,她告诉我,日本动漫里面都是这么搓背的。喜欢的男女通过这样亲密的行为拉近距离。

    “那你喜欢我吗?”我问。

    俞蓉认真地回答:“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要说喜欢也是喜欢你下面那一个,你下面那一个真的太带劲了,是我玩过最威猛的那一条。”

    俞蓉这个答案在我的意料之中,但不免还是让我有些失望,我总是希望女人都能无可救药地爱上我,可能这就是十几岁男孩最天真的梦想吧。

    不过俞蓉否定的答案也不至于让我太过伤心,我说:“你的胸部怎么这么小?”

    “讨厌,你如果喜欢大胸揉你家的张小美不就好了,干嘛来这里找我!”

    看来就算是俞蓉,在这种事情上也是有脾气的。

    “可是你下面很紧呀!”

    “比张小美还要紧吗?”

    “我和小美可没发生过关系。”

    俞蓉逼视地说:”少来了,你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吗?你这么娴熟的手法,她早就被你拿下了!,估计屁眼你都干过了。”

    “你被干过屁眼吗?”

    “滚,不要打我菊花的主意!”不过俞蓉否定的答案也不至于让我太过伤心,用手捂住了下面,根本不给我可趁之机。

    我将俞蓉的小手强行扳开,一只手指抵住了那里,“这里还是第一次用过吗?”

    俞蓉的脸变得很红,“你要干也可以,但是至少给我一点准备是吧,要是如果干出屎来了怎么办?”

    “这里不是肥皂水吗?我们可以稍微洗一下。”

    “喂,你和张小美果然弄过这种事情对不对!”

    “弄是弄过一次,好像比前面还要爽哇,你要不要试试。”我蛊惑俞蓉说。

    “你好变态,你以后可能会变成一个同性恋!烂基佬。”

    我在俞蓉的屁股拍打了一下,“再胡说,马上就把你吃掉!”

    “吃就吃,我怕你?”俞蓉直接将屁股翘了起来,顺便还用手捂住了菊花,生怕我对她那里进行侵犯。

    我说:“你那里真的还有第一次吗?”

    “是的,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变态吗?不过……如果把我干爽了,说不定我愿意把第一次送给你,反正你们男人最喜欢的就是第一次,不是吗?”

    我不免得意起来。

    俞蓉说:“处女情结是最肤浅的东西,你真是低级。”

    ’我可不这么认为,至少女人总是会忘不了她第一个男人,还至于其他和她上床的人,说不定以后就会忘掉了。“

    俞蓉说:“我记忆好的很,和我上过床的男人什么性格,丁丁是什么尺寸,什么特征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才不会忘记呢。”

    “那是你处于记忆力最好的年纪,等你到了二十七、三十七岁还是一样会忘记,但是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男人。”

    “我当然不会忘记,我现在都恨不得杀了他那种疼痛,好像被刀切开眼的疼痛!”

    我真是个傻瓜,已经忘记了俞蓉刚才和我说过的第一次经验了,对俞蓉来说,那肯定是难以回首的屈辱。

    我抱住了俞蓉,俞蓉反而说:“你不用安慰我,反正我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

    “你这样堕落是为了惩罚自己吗?”

    俞蓉没有否认:“也有这样的心理吧,不过和你**真的特别爽,学习压力那么大,不找一个**大的朋友挥洒一下压抑的心情,怎么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