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周舟被我刺激的不轻,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说:“老娘今天和你没完呢!”

    “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小美的家里吧,我去拿一下作业。”我闪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看到花瑶正坐在我的床上,满脸期待地看着我,她这一股期待让我很难受,不想辜负偏偏又……

    我走过去轻轻在她唇上一吻,说:“对不起,我现在要出门。”

    花瑶的眼神变得黯淡起来,不过随后马上明亮,“我在这里等你,等多久我都等今天,不行等到明天,明天不行,我等到后天。”

    “你又不是望夫石。”我轻轻拍拍花瑶的脸颊,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等下饿了的话就自己出去买东西吃,然后晚上给我打电话,晚上我觉得会有时间的。”

    我坏笑着看花瑶。

    “好吧。”花瑶答应我之后我马上选择了出门。

    张小美和周舟应该没有看到什么异常才对。

    到了张小美家里之后做作业,我也是没有什么精神。周舟就更别提了,看了一会儿英语试卷,直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只有张小美一直在认真的学习,张小美最近的改观真的很大,我怀疑期末考试张小美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张小美最近给我的感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就像是传说中的秀外慧中的大小姐一样,如果再有一手绣花绝活,就真的和以前那些名门大小姐没什么区别了。

    张小美的心境似乎也变得慢了下来,很多方面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的,毫无疑问变得更好了。怎么我就不会有这方面好的转变了?

    看周舟睡着了,我可在我慢慢站起来和张小美打kiss。

    张小美也非常热情地回应了,只有在这种偷情的时候,张小美才会变得和以前一样热烈。

    周舟应该睡的是的确非常熟了,我凑过去双手握住了张小美的胸部,花瑶的胸部就算再怎么变得丰满和张小美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张小美说:“你不要这样,表姐还在这里呢!”

    我嘿嘿地笑起来,“小美,我们是不是很久没那个了?”

    张小美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正好大姨妈来了……”

    “怎么这么倒霉?”

    这时候周舟终于醒来,看到我和张小美坐在一块,而且双手捧住张小美的胸部,怒斥道:“所以你这个大流氓又在干嘛?”

    “写作业呀!”

    ‘写什么作业,用得着用手捂胸部?“

    “生理卫生的作业。”

    “滚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在周舟的怒斥之下下,我只好回到了原位。

    晚上我回到家里,花瑶过居然还做在我的房间里,好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满脸委屈,看到我回来之后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

    “你就一直坐着。”

    “我在等你回来……”

    “不会吧?你晚上饭也没吃?”

    “没有。”花瑶摇头。

    “那我给你做饭吧。”我这么一说,花瑶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你是傻瓜吗?都不知道看看电视什么的,家里也有零食呀。”我也有些忍不住。

    “我就坐在床上等你,我们说好了的。”花瑶她的样子简直像一个小媳妇。

    我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错了,我是逢场作戏,而花瑶是玩真的。我一开始就不该听萧月宸的蛊惑的,现在真的是覆水难收了,要怎么办?

    我问:“喂,你不会裹脚了吧?”

    花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说的是裹脚的小媳妇,你现在真的像以前那种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

    画友这才轻轻捶打了我一下,“你讨厌!和小美怎么样?”

    “在一起写作业呀?小美最近好像变得很爱学习似的,自从我和她说什么要一起考同样的大学,然后以后一直在一起之后……”我说这话是希望花瑶知难而退的。

    花瑶的脸果然变得黯然起来,“你们这样可真好,什么时候要你要对我这么好就好了……”

    很明显我的希望落空了,萧月宸的洗脑**真是天下无敌。这下花瑶算是对我死心塌地了。

    “那个……我去给你做饭吧。”我来到厨房里面给花瑶做蛋炒饭。

    花瑶一直站在我的背后,“你的手法这么娴熟……哇塞!”

    其实我只是切葱而已,这有什么要求?长长短短差不多就行了。

    一碗蛋炒饭很快端到了花瑶的面前,花瑶香喷喷地吃起来。

    明明只是一碗蛋炒饭,她却吃得非常开心,我说不够的话,锅里还有。

    “我吃不了那么多。”花瑶小声回答。

    “是我做的不好吃吗?”

    “那我全部吃完好了。”花瑶认真地说。

    “算了算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花瑶其实也不错,我真是不知道萧月宸对她施了什么魔法?我看她们的聊天记录也有许多看不懂的地方,她们聊的东西都太文艺了,我这种人和文艺天生就是绝缘体,怎么可能会明白她们聊的什么东西呢?

    或许我应该拜萧月宸为老师,现在还是不必了吧,我现在要面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大勾搭七八个妞,除非我会分身术,否则肯定应付不过来,到时候绿帽子还不是一顶接着一顶。何必给自己自寻烦恼呢?

    吃完饭之后,花瑶一直看着我,我说:“好了,不用担心了,今天晚上我不会赶你回去的。”

    “我们一起睡啊?太好了!花瑶激动地站起来,”哥哥,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哥哥做饭也好吃,哥哥什么都好!”

    花瑶叫我哥哥的时候总给我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萧月宸这个人真是tmd恶趣味,居然会然花瑶叫她哥哥,或许正是因为叫了哥哥,才会把对哥哥那一份不正常的爱恋转移到我的身上吧?

    萧月宸是心理学的大师,我不是。

    我对女孩子的心理到现在也只是一知半解,有些方面弄的很明白,但大部分还是两眼一抹黑,只能够猜测而已。

    吃过饭之后,我让花瑶先洗了一个澡,然后我才去洗澡,为什么不一起洗澡呢?我怕在洗澡的时候就忍不住把花瑶吃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